alexa
置頂

走入鐘錶藝術的長流 百達翡麗打造沉浸式藝術展

文 / 劉子寧    
2019-10-01
瀏覽數 6,250+
走入鐘錶藝術的長流 百達翡麗打造沉浸式藝術展
(圖說:2019年新加坡鐘錶藝術大型展覽 Reception and Singapore Room。)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繼 2012 年的杜拜、2013 年的慕尼黑、2015 年的倫敦,以及 2017 年的紐約之後,百達翡麗首次將其鐘錶藝術大型展覽移師亞洲,於 9 月 28 日至 10 月 13 日在新加坡開展。同時,此次展覽也將成為同類型鐘錶展中,有史以來規模最大的藝術盛宴。

有別於一般的鐘錶展,百達翡麗為了打造出品鑑藝術鐘錶作品的沉浸式體驗,將 1800平方公尺的展示空間劃分為 10 個特色主題展廳。這一秒,觀者似乎身處隆河大街上、充滿歷史韻味的百達翡麗日內瓦沙龍;下一秒,又彷若站在百達翡麗的高級製錶工坊之中,深刻體驗製錶工藝之美;再一個轉身,則可完全沉浸在日內瓦百達翡麗博物館中,享受珍稀工藝的氛圍並盡情觀賞難得一見的古董時計。

不僅如此,「2019年新加坡鐘錶藝術大型展覽」在經典場景之外,也專程為新加坡等亞洲周邊地區開設特別主題展廳,精選一系列以東南亞為主題的時計作品,打造具有亞洲特色的空前絕後鐘錶藝術盛宴。

走入鐘錶藝術的長流 百達翡麗打造沉浸式藝術展(圖說:Calibre 89,超過25 年來一直是全世界最複雜的可擕式機械錶。)

重現百達翡麗博物館經典之作

2001年,百達翡麗博物館於日內瓦開幕,是全世界最重要的鐘錶博物館之一,收藏大量珍貴的鐘錶展品。而此次新加坡鐘錶藝術大型展覽,百達翡麗博物館首次將如此大量的館藏移離日內瓦湖畔,遠赴海外展出,讓亞洲的鑑賞家不必遠渡重洋,就有機會近距離品鑑博物館內珍藏的眾多曠世珍品。

 一如百達翡麗博物館的設計,此次展覽也區分為「古董時計典藏區」與「百達翡麗典藏區」,前者以全景呈現鐘錶工藝的發展歷史,包括最早的可擕式時計,如 1548 年在紐倫堡精心打造的鼓形懷錶,以及琺瑯懷錶、自動音樂裝置等,全為當時歐洲最具天賦的製錶大師傾心打造的工藝時計。

走入鐘錶藝術的長流 百達翡麗打造沉浸式藝術展(圖說:P-1 1842 年百達先生 Antoine Norbert de Patek 在30 歲生日當天所收到的懷錶。)

而在「百達翡麗典藏區」,最引人注目的收藏莫過於 1842 年百達先生 Antoine Norbert de Patek 在 30 歲生日當天所收到的懷錶;以及首枚瑞士腕錶(P-49/1868)、首枚具有萬年曆功能的腕錶(P-72/1925),還有全世界最複雜的可擕式機械錶 Calibre 89,以及具有21項複雜功能的 Star Caliber 2000。

精心打造亞洲展區  重現百年風華

今年適逢新加坡開埠 200 周年,百達翡麗特別設立主題展廳,向其致敬。百達翡麗此次為了令鑑賞家飽覽豐富多彩的歷史、文化與藝術,精選了一系列以東南亞為主題的時計作品,更從各大博物館以及私人收藏家蒐羅其典藏的珍貴古董時計,成功打造一場空前絕後的鐘錶藝術盛宴。

走入鐘錶藝術的長流 百達翡麗打造沉浸式藝術展(圖說:Ref.20074M 百達翡麗圓頂座鐘。)

在眾多極富歷史意義的展品中,一款描繪廣州港口忙碌場景的日內瓦懷錶(S-112),是於 1830 年左右以微縮琺瑯彩繪工藝、專為中國市場而打造;另一座百達翡麗圓頂座鐘(Ref.20074M),則飾以掐絲琺瑯工藝打造的泰式裝飾圖案,並鑲嵌銀色亮片,獨特的展現泰國在建築裝飾和傳統織物上的審美風格;另外,還有一對桃形掛錶(S-303A-B),也是日內瓦在 1810 年前後為中國市場打造,演繹出東方動植物的獨特風貌。

除了上述收藏,展場中還展出了兩只暹羅國王拉瑪五世的心愛之物──百達翡麗懷錶(P-1457),彷彿重現當時泰國皇室的風情。另一座近代製作的圓頂座鐘(Ref.1677M)則是製作於 2015 年,是為了紀念新加坡建國 50 周年而打造,上頭以生動形象描繪了充滿活力的東南亞,同時展示了著名的新加坡濱海藝術中心。

走入鐘錶藝術的長流 百達翡麗打造沉浸式藝術展(圖說:P - 1457 King of Siam。)

向公眾開放的曠世盛宴

「2019 年新加坡鐘錶藝術大型展覽」將於 9 月 28 日至 10 月 13 日在新加坡著名的濱海灣金沙大劇院(Marina Bay Sands Theater)舉行。此次展覽免費向公眾開放,是千載難逢能一睹稀世珍寶與鐘錶藝術藏品的絕佳機會。

→如欲前往,請提前預訂免費門票以保留參訪時段。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時尚設計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