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山董事長停職兩年、罰款5460萬元、投資型保單停售

沒有杜英宗的南山人壽 面臨三大嚴峻挑戰

文 / 林讓均   攝影 / 蘇義傑、董旭官、賴永祥   2019-09-18

沒有杜英宗的南山人壽  面臨三大嚴峻挑戰


南山人壽董事長杜英宗遭金管會停職、南山人壽也被重罰3600萬元!禍首就是甫上路滿一週年、花百億元投資的南山新資訊系統「境界成就」。

這套系統平台在去年9月10日上線後陸續出現錯誤,被稱為「境界之亂」。原本金管會下最後通牒、要求南山在六月底之前解決所有問題,但期限到了、又拖了兩個半月,金管會終於在昨天(9月17日)開鍘。

開鍘理由列了六大張,保險局長施瓊華還親自宣布說明。其中,最引人注目的,莫過於杜英宗,金管會表示,杜英宗要負決策失當、未善盡督導南山人壽辦理「境界成就計畫專案」之責,因為此案嚴重影響保戶權益及公司正常營運,有礙公司健全經營。

歸納起來,杜英宗有三層失職,造成境界專案從啟動、執行,甚至是最後的改善修補,所有流程連環失控。

圖/南山人壽董事長杜英宗遭金管會停職、南山人壽也被重罰3600萬元。

這三點,造成南山人壽連環失控

其一是,啟動階段的失控。境界專案2014年4月就啟動,但進度嚴重落後,且追加預算金額龐大,從最早公布的37億元,到金管會裁罰文上的101億元,四年半來預算漲了近兩倍。

金管會認為,主因之一就是杜英宗在重新議約、調整合作模式時,「未尋求外部專家意見並審慎評估,決策顯有失當」。

其二是,上路階段的失控。去年8月29日,南山停止舊資訊系統後,隨即在9月10日上線境界新系統,並非新舊雙軌並行測試,因此在新系統出現問題後,嚴重影響運作的穩定性,導致後續失效、停扣或墊繳的保單累計超過15萬張。

其三是,後續修補階段的失控。今年四月爆出15萬張保單出問題後,金管會、南山人壽與南山工會在4月24日、5月10日連開兩次協調會。據悉,席間金管會主管對南山無法善後感到錯愕,當場抱怨「保險局才幾個人,每天處理境界問題就好了!」

圖/今年5月,南山保戶、業務員揮舞著各種出包保單,400多人擠爆行政院前廣場。

其實,第二次會議前,杜英宗曾提出具體改善規劃,允諾在六月底前穩定運作。沒想到,七月底第三方認證機構查核驗證後,仍有錯帳、扣不到錢、系統失靈等問題,金管會只好做出杜英宗停職兩年的決定。

今年72歲的杜英宗在被停職的這兩年,南山人壽將不能支付或給予任何形式的報酬與福利。這也意味著,他將無法再參與公司的決策。

其實,昨天被金管會處分的,還包括南山人壽前總稽核楊玠青,被調降三成薪酬為期一年,並且三年內不得再任總稽核,裁罰理由是沒有落實第三道内稽防線機制,未善盡執行內部稽核制度。

至於前南山人壽總經理許妙靜,今年4月已被停職,10月回不回得來還未定,目前,南山的高管階層只剩代理總經理范文偉撐盤。

歷經人事大地震的南山人壽,今年已吞下七張金管會罰單、罰金高達4860萬元,再加上昨天,南山產險被罰的600萬元,整體罰金達到5460萬元,占比超過保險局今年罰鍰的55%。

不只董總停職、罰金高築,這個總資產超過四兆的壽險帝國,至少還存在三大挑戰。

還有三大挑戰等著南山

首先是,「境界之亂」何時終止。金管會雖訂立「一個保戶的權益都不能少」的最高原則,但南山的舊系統已經回不去了,連新舊並行都不可能,只剩下新的境界系統。

斥資百億的新系統,原是台灣最大的FinTech投資案,目標是將南山56年來近百套舊系統整合成單一平台,可彙整南山623萬個保戶、1100萬筆的保單資料。

意即可一條龍串聯前端的需求分析、建議書、保單申請、核保、契約履行,以及各種理賠服務,再連結到諸如投資、財會與績效管理等系統,可說是全球獨一無二的保險IT系統,被視為南山人壽應付「會計界大魔王」國際會計制度IFRS17的秘密武器。

但獨一無二,就是沒人做過。這個杜英宗形容為「big bang」(大爆炸)的境界系統,去年9月上路後,爆發錯帳、停扣、資料誤植、調不到保單等事件。本刊也曾報導過有保戶帳戶憑空匯入100萬,竟然是其他保戶的理賠金。

「境界系統像一個黑洞!我們不知道還有多少保單藏著未爆彈!」南山業務員、工會理事廖素珠說,金管會已經裁罰了,但對業務員和保戶來說,要的是一個穩定的系統。擔心保險業最重要的資產「客戶信任」,正在流失。

圖/杜英宗被停職後,南山下一步會如何走?如何贏回623萬保戶的心?

第二個挑戰則是投資型保單也在昨天被金管會停售,必須等到投資型商品的資訊系統改善完成,並經第三方專業機構查核驗證、金管會認可後,才能再度銷售。

為什麼只禁投資型保單?南山工會理事長嚴慶龍解釋,因為投資型保單涉及單位數、單位淨值與報酬率等數字連動,一個錯就會連環錯,屆時就很難算出正確數字。

其實,早在今年7月底,就傳出南山的投資型保單將在8月停售,當初南山還發聲明稿澄清,沒想到現在真的停售,對南山來說不啻少了一隻小金雞。今年上半年南山的初年度保費收入,投資型保單貢獻453億元、占了近45%;上半年的總保費收入則逾兩成。現在少了這顆成長引擎,儘管今年上半年大賺222.13億元(稅後獲利)、成為壽險獲利王的南山人壽,看來下半年業績並不樂觀。

第三個挑戰是,南山人壽的上市之路,更加遙遙無期。2011年,尹衍樑集資639億元投資南山人壽,並承諾金管會「南山至少10年不賣」,他延攬有「投銀教父」稱號的杜英宗,此舉被外界解讀是為了推動南山人壽的上市之路。

現在距離「10年之約」僅兩年時間。其實,去年6月,南山人壽即申請興櫃,沒想到金管會開始擬定保險業申請IPO的新版標準,南山因為淨值比、重大勞資爭議等因素被打回票。

新審查準則規定,申請IPO必須近三年未受主管機關重大處分、或罰緩新台幣100萬元以上。今年以來,南山已接到七張罰單,還違反「適法性」指標。除非「違反情況已改正並經主管機關認可」,否則,南山至少三年內無法再提IPO申請,對大股東來說,上市之夢愈來愈遙不可及。

56年的南山人壽面臨「境界」風暴,南山人壽也發聲明表示,會盡快規劃董事長代理人選、盡快改善投資型商品資訊系統,並且強調「營運一切正常,保戶權益不受影響」。

杜英宗被停職後,南山下一步會如何走?如何贏回623萬保戶的心?各界都在等答案。

關鍵字: 投資理財金融

延伸閱讀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