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許涼涼》作家李維菁走了 她曾說:有自覺才有愛情

文 / 劉子寧   攝影 / 鄭名娟   2018-11-14
《我是許涼涼》作家李維菁走了 她曾說:有自覺才有愛情


編按:《我是許涼涼》、《老派約會之必要》作者李維菁,13日凌晨1時因癌症於臺大醫院病逝,享年49歲。李維菁2010年出版的我是許涼涼,曾被選為台北書展文學大獎。擔任過藝文線記者,中國時報文化副刊中心主任。以下是她於2015年接受《30雜誌》採訪時的報導:

李維菁:有自覺才有愛情

什麼是男人?什麼是女人?又什麼是完美的男女關係?

21世紀的今天,有許多舊價值被翻轉,尤其對女性角色的期待轉變,更在媒體、大螢幕及文學作品的強化下,讓「追求自我、事業成功」這些字眼漸漸成為新時代成功女性的新標籤。但在標籤背後,兩性關係有在同一時間調適過來嗎?

有事業必定犧牲家庭,有家庭就難以大展身手。於是女人自問:我有沒有可能在自我實踐與婚姻中獲得雙贏?

性別的剝削當然存在,職場天花板、對妻子角色的期待,都讓女性在追求自我的過程中面臨更多的挑戰。甚受歡迎的作家李維菁認為,要求雙贏也許是太過童話式的美好,撇除掉性別,我們應該把所有良好關係都建立在「自覺」上。

李維菁道盡女人心事,新作《生活是甜蜜》寫著主角如何在一次次以假亂真、以真亂假的幸福與自我欺騙後,終於發現自我實踐的欲望太強烈,又聰明到太能看透世事,反而得不到那份傳統價值中女性嚮往的家庭關係。

自覺,必須有自知之明:我要的人生長什麼樣子?她說你要認識自己的欲望,認真活自己的命運,不要因為別人的影響、文化的不鼓勵,就不去做你自己。

擺脫受害者的想法

現代女性的矛盾之處,在於想要追求自我,卻又無法捨棄傳統價值中被男性寵愛的權利;想在事業中大鳴大放,卻在失意的時候隨時想躲回婚姻的懷抱。

李維菁說,不少高學歷、能力好的女生,到了30幾歲在職場上碰到困境,疲憊感產生時就會萌生結婚的念頭,這樣的情形聽起來像是抱怨,但女人骨子裡未必是犧牲者,若是藉由結婚去解決自己的疲憊或不安,更要對自己誠實。

「雙方都不站在對方角度思考,只想到剝削,但女性能不能回過頭來,在爭取自己權益的時候,也意識到男性的角色以及社會結構問題?」李維菁反問。

當女性意識抬頭,不只是男生不知道怎麼在關係裡做調整,其實女生也不知道。能力上好像是一個長大的女人,但就個人的情感、精神卻未必是,也不知道該怎麼辦。

與其將性別框架和自我實踐綁在一起,不如重回人的本質。每個人都是不同的,不應該規格化相處的模式,今天女性自我意識抬頭了,不代表就改變了「好女人的條件」、「好男人的條件」,要談好關係,這個東西要先丟掉。

愛自己才能愛他人

佛洛伊德說:「愛他人的程度其實取決於你愛自己多少」,愛自己,意味著理解自己、能夠跟自己相處。如果你自己都不願意跟自己相處,別人為什麼要跟你相處?

自我發展具足,內外的焦慮就不會那麼痛苦,即便社會價值觀再怎麼變,都不會覺得在這個世界上站不住腳。「因為你清楚你可以跟自己好好相處,你一定要挽留的、一定要妥協的,跟你覺得可以放手的,都是依照自己的靈魂跟情感狀況或本質來決定,」李維菁說。

但做自己的結果很可能是孤單的,很多人怕孤單所以逃避,「我認識一個太太,每天都跟我抱怨她因為結婚放棄很多事。但她什麼事都沒有為自己做,連去想自己喜歡什麼都不願意,因為想會痛苦,會意識到自己連喜歡什麼都不知道。」

李維菁說。

每一個決定都是取捨,想要同時兼得浪漫旖旎的愛情、揮灑自如的自我追求其實是一種奢望,人生無法避免偶爾委曲求全,但重要的是一定要有自覺,知道自己站在哪裡,就會知道怎麼與他人相處。

關鍵字: 時事人物專訪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