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做一個勇敢飛向太陽的伊卡洛斯

全球大數據權威》麥爾荀伯格
文 / 成章瑜    攝影 / 關立衡
2014-06-30
瀏覽數 4,800+
做一個勇敢飛向太陽的伊卡洛斯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Trying beyond what you can do !」他不止一次這樣說。

滿腦子自由,無所不知,知識之於他就像一顆紅通通的太陽,在他炙熱的話語中,好像說了一整個浩瀚宇宙的故事;細緻精湛的金絲框眼鏡,完全藏不住渴切的靈魂,怎麼有人可以對這個世界如此好奇,像和宇宙宣戰的心跳聲如此地狂妄劇烈,「beyond beyond beyond......」不斷超越,幾近一種信仰,誰都阻擋不了他!

他,是全球大數據權威—麥爾‧荀伯格(Viktor Mayer-Schönberger)。1966 年出生在奧地利偏遠山城的他,14 歲就製作了第一個程式;18 歲就和夥伴發現了第一個電腦病毒;20 歲創業,成立了與希臘神話同名的防毒軟體公司Ikarus,他不但擁有薩爾茨堡法學碩士,並攻讀哈佛法學院,同時也在倫敦政經學院經濟碩士,目前任職於英國牛津大學網路研究所教授。

當Google 大神每天處理24PB 資料( 1 PB=1000 TB ),相當於美國國會圖書館所有紙本資料量的數千倍;臉書一家10 年前還不存在的公司,現在每小時就有使用者上傳1000 萬張新照片,每天FB 上按讚或留言超過30 億次;Twitter 的訊息量也以每年200%的速度成長。

「未來10 年世界的核心,就在Big Data 大數據上,」荀伯格說。

從10 年前的「數位革命」進入「數據革命」,世界好像突然裂開的天空,這些不可思議的天文數字,像宇宙飛星一樣,快速飛進了大數據資料庫,你完全想不到,足足花了10 年時間全力投入的人類基因DNA 定序,現在1 天就可以完成;而美國股市每天成交70 億股,其中2/3 用電腦模型自動交易,讓整個世界天旋地轉。

要認識荀伯格,要認識數位天空裂開掉下來的大數據,你得先認識「Ikarus」這個字。

伊卡洛斯的選擇

因為在荀伯格身上,天生就有Ikarus 自由冒險,為理想不計代價的血液。

什麼是Ikarus?

這是一個希臘神話傳說中的故事。伊卡洛斯(Ikarus)是希臘建築師兼發明家代達羅斯(Daedalus)的兒子,代達羅斯替克里特島的國王米諾斯(Minos)建造一座路線設計非常巧妙的迷宮,用來關住米諾斯牛頭人身的兒子彌諾陶洛斯(Minotar)。但國王擔心迷宮祕密走漏,下令將代達羅斯父子關進迷宮高塔。

雖然國王封鎖了水陸,但怎麼能擋得住父子追求自由的心?代達羅斯想除了水陸之外,天空是暢行無阻的,為了逃出迷宮高塔,他開始設計一雙飛行翼。飛行翼是以蠟結合鳥羽一根根製成。

雙翼完成,終於等到了這一天,父子從島上石塔準備展翅飛翔,但是蠟翼不能耐高熱,代達羅斯在飛行前特別告誡兒子:「 如果飛行高度過低,蠟翼會因霧氣潮濕而使飛行速度受阻;而飛行高度過高,則會因強烈陽光照射的高熱而灼燒,造成蠟翼融化。」

年輕的伊卡洛斯因初次飛行,十分喜悅,完全忘記父親的叮嚀,情不自禁地愈飛愈高,不知不覺因太接近太陽而使蠟翼融化,最後墜海身亡。父親目睹此景,悲傷的飛回家鄉,並將自己的那對蠟翼懸掛在奧林帕斯山阿波羅神殿裡,不再飛翔。

這麼一個大悲劇,怎麼會用Ikarus 做為一個20 歲年輕人新創公司的名字?所有人看見的是伊卡洛斯的墜落,但荀伯格看見的是一個勇敢飛向太陽、追求自由不受限的伊卡洛斯,大膽地「trying beyond what you can do !」

荀伯格出生於奧地利一個距薩爾茨堡還有2 小時車程的小鎮Zell am See,父親是地方政治人物,也是稅務律師,母親經營小型電影院、花店和連鎖店,所以他天生就有創業家的血統,從小,荀伯格幾乎可以說是在電影院長大的。

外祖父雖然是當地的鞋匠,在1920 年那個年代,卻先進到想要做個科技人,所以他買下了當時最酷炫的電影院,因為電影院空間很大,後來荀伯格一家人和阿姨表兄弟一家人都住在戲院裡。

荀伯格的母親是電影院的接班人,很嚴格,同學可以買票看電影,但小麥爾卻被嚴格禁足。「why ?why ?why me?」這讓好奇心十足的他非常沮喪。不過,因為銀幕一牆之後就是他的房間,雖然看不到電影畫面,他決定發明「聽」電影,舉凡60 年代各種經典名片,像《大白鯊》,所有台詞到現在他都可以琅琅上口。

不只如此,小麥爾很小就透過小耳朵,聽科學節目,也是他最早的科學啟蒙,奠定日後他對物理及電腦科學的興趣,甚至得到世界奧林匹克物理獎和奧地利傑出青年獎。

但是不管他的科學表現再怎麼傑出,父親堅持他就是要讀法律,接手家業。這個爭執長達數10年,從薩爾茨堡到哈佛法學院,父子產生無盡的衝突,就像代達羅斯精巧建造的迷宮,困住了父子兩人,直到父親離世前。

荀伯格20歲建立的Ikarus防毒軟體公司,不但暢銷也讓他獲得奧地利傑出軟體家,雖然父子的爭執沒有停過,但也從沒有一刻阻擋荀伯格飛向太陽的心,一如伊卡洛斯。

困頓、窒息又深深的愛,在奧地利山谷中回響,至今這個遺憾一直存在他心中,說起Ikarus希臘悲劇,可以看見他的落寞。

人究竟要義無反顧的飛翔,還是做個聽話身陷迷宮的人?荀伯格明顯地勇敢選擇做Ikarus,才有今天全球大數據權威的誕生。

數位時代被遺忘的美德

荀伯格不僅受過嚴謹的法學訓練,也在倫敦政經學院學習他喜愛的經濟學及資訊法,他不僅在Big Data上表現傑出,在數位時代裡,他也是一個深具人文洞察的關懷者。

當數位天空裂開掉下了愈來愈多的大數據,Amazon開始監視我們所有購物喜好,Google開始監視我們的瀏覽習慣,Twitter會知道我們在想什麼,facebook開始監視我們的社交關係,甚至電信公司完全知道我們在跟誰講話,「你不覺得這就像喬治‧歐威爾(George Orwell)那本經典小說《1984》,老大哥隨時都在看著你(big bother always watching you),」他說。

「這個世界永遠有光明,就有黑暗,」荀伯格說。大數據如果運用不得宜,就會像伊卡洛斯一樣,飛行高度超過失控,不但造成資訊霸權,侵犯隱私權,最後蠟翼融化以致墜海。

很多人都知道荀伯格的Big Data,其實他還有一本知名的著作叫《刪除:數位時代被遺忘的美德》(Delete:e Virtue of Forgetting in the Digital Age),人類的世界永遠是有記憶,也有被遺忘,但是進入數據時代,很多被記憶貼上標籤,無法刪除,形成另一個弔詭的道德問題。

說到湯姆克魯斯在電影《關鍵報告》的場景,是荀伯格最擔心之處,電影情節相當荒謬,因為那個被稱之為「犯人」的人,其實什麼都還沒做,因資料推論他會做就必須要被抓起來。一旦資料霸權踰越道德界線,會產生嚴重的道德風險。

雖然是大數據的權威,但他說,人類最偉大的地方,就是無法資料化的特質—人性,「重點不再是『有』,而是『無』—是人類的非理性,是人行道上的裂縫,是未說出口的話,沒想到的概念⋯⋯。」

如果有天我們必須和機器競爭,「相信我,我們一定會贏」,相對於理性的大數據資料分析,人性中非理性的部分彌足珍貴,「這也代表了我們在使用大數據時,必須懷有更多的謙卑⋯⋯以及更多的人性。」

他要年輕人記得,Ikarus精神代表的是:「永保好奇心、永遠大智若愚、大膽行事(Stay curious, stay foolish, be bold)」。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潮人物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