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雕欄玉砌應猶在

北京紫禁城Beijing>4
文 / 陳柏蓉    攝影 / 裴凡強
2005-06-01
瀏覽數 350+
雕欄玉砌應猶在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大陸電視劇《雍正王朝》風靡全台的時候,就連我這種不讀歷史的人,都看了五、六回,對北京內心著實起了不少嚮往,老希望有一天能造訪當地,探尋古人昔日的足跡。所以後來初到北京真是興奮極了,當天立馬就趕著要好好瞧瞧故宮紫禁城。

故人身影幢幢

那是一個陽光燦爛、萬里無雲的下午,我站在東華門外,細聽著烏鴉漫天的鳴叫。牠們無關快樂與否的歌聲, 千百年來,伴隨著多少皇親國戚、達官貴人、後宮佳麗甚至是洒掃挑糞的太監,在這奢華的地標──紫禁城裡,起居燕遊,品嘗青春幻影。推開厚重的宮門,沿著東筒子直街,走向長廊,彷彿再見那群曾經在無數個黑夜白天,繞過你身,抬起你腳,為你浣洗凌亂流言的太監宮女。他們有時在主子面前膜拜心中一層層慾望之翼,幾乎是這般靠近了,卻仍不免徬徨。只要一聲吆喝,那唱給自己的夢,瞬間就飛逝得只剩萬重煙波。而那謹小慎微的氣勢,雖然始終遠遠不及老將心靈之窗開向萬千思維的主子,但小立於風中,呢喃遠方鼓聲的本事,恐怕令人望塵莫及。有時候我甚至會想像他們的身影, 與台灣詩人蘇紹連的〈地上霜〉有點神似:「你提了一盞燭燈走著血路,一步於窗下,照出花的聲音,三步於階上,照出廊的冗長,五步於鏡中,照出臉的冰冷,七步於牀前,竟照見一地的霜。」

宮闈處處天威

想到這兒,我不禁朝著東筒子直街一直往裡探。這條街西為內廷東側的宮城, 東為寧壽宮東側的宮牆。城內許多宮殿如乾清宮、養心殿等,都是我們耳熟能詳的地方,目前只開放某些宮殿供遊客欣賞、憑弔,其雄偉壯觀自不在話下。

與宮女息息相關的儲秀宮,曾是她們生活的開始,慈禧進住以後,開始尊貴起來,內部建築精巧華麗,美侖美奐,同治皇帝載淳就是在這裡出生。如今內部陳設灰塵滿佈,令我十分意外。但還是足以讓我想像《我在慈禧身邊的日子》一書裡所描述的一切,包括當年宮女們正式當差前經過的訓練,如「許打不許罵,不許打臉,睡臥姿勢,衣服打扮,不許識字」等。還有絕對禁止在宮裡大聲喧嘩,以及宮女們之間如何傳遞信號等等。除此之外,談到慈禧的起居生活,包括從臥榻, 到宮女如何在她身邊「值夜, 梳頭, 叫起, 看奏摺,備膳,傳膳」等,更是形容得繪聲繪影,栩栩如生。

紫禁城內如今已經失去了當年皇權對臣人百姓的威懾力量了,展現在我們面前的是一片金碧輝煌,及古代工匠在建築與文明上,無比的智慧與創造力。至今令我遺憾的是,那年去北京,因為是暖冬,四進紫禁城始終沒遇過下雪天,心裡一直懸念著將來一定要舊地重遊,好好體會當年康熙的太子胤礽被廢時,說不出離開的冷感,以及朝野上下在漫長的雪冬等待春風的心情。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新趨勢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