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不是錢的問題,是壓力

難念父母經:
文 / 楊倩蓉    攝影 / 吳毅平
2005-09-01
瀏覽數 800+
不是錢的問題,是壓力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從來沒有想到孩子的誕生竟然會帶給生活許多改變。淡江大學保險系專任助理教授曾妙慧今年35歲,台大財金系畢業後留學日本,拿到日本東北大學經濟博士學位的她,人生一直過得很順遂。

回憶過去在日本七年的留學生活,除了按表念書,還可以額外安排學插花的時間,生活秩序都在既定軌道上穩定前進。

時間與精力才是壓力

29歲回國,32歲結婚,對於生育,婚前就與另一半討論又遲疑,今年2月生了一個可愛寶寶的她,已經體驗太多因生育而帶來的改變。懷孕後,為了日後坐月子要請假,就開始找代課老師,結果找了大半年還是找不到,最後多虧一位同樣也是媽媽的外校老師,因同理她的處境而答應代課。

孩子出生後,為了銜接保母托育時間,下了班提了公事包就趕著去接孩子。起初,她還會把待辦文件與一大堆的閱讀資料帶回家去,後來不得不放棄這種天真的做法,因為下班後,育兒佔去她所有的體力與時間。

「你看我身上多了八公斤!」曾妙慧無奈地說,為了這多出來的八公斤,她還得額外再花時間去健身房運動,個人時間相對又縮短了一些。

曾妙慧感嘆地說:「養育小孩子的真正壓力不是金錢,反而是看不到的部分。」

有一次開車經過鄉間,忽然從窗外看到現在到處可見的白漆大字──「徵外傭、新娘、監護工」,她心想,這幾個字實在太經典了,完全表達出現代女性不願結婚生育的問題。

日本經驗是殷鑑

從1992到1998年這段留日期間,當時日本剛從「1989年shock」(生育率驟降到1.57)少子化現象驚醒,曾妙慧比台灣人更早一步體會到日本社會不婚不育不立的現象。

研究社會政策的曾妙慧指出,日本女性已經開始覺得,結婚只是一項制度,最重要的還是實質關係,所以日本流行「事實婚」(同居);此外,不立的現象也普遍,由於生活費高昂,一個人在外獨居備嘗辛苦,年輕世代選擇繼續住在父母家中,把省下的房租及基本開銷拿去買名牌、出國旅行。

最近生育率一直不見起色的日本,也針對職業婦女推出「新天使計畫」,除了允許父母有較長的育嬰假外,更想辦法延長托兒所托育時間,讓6、7點才下班的職業婦女不必再轉托孩子給另一家專收夜間照護的托兒所,以及打破不接受生病幼童的規矩。

養小孩是負選擇?

回國後,正好碰上台灣社會也開始出現不婚不育現象,曾妙慧認為這些現象都不是問題,真正有問題的是既有制度結構,因為整個社會都在改變,新舊價值觀在交替,「但是新的社會制度卻還沒有誕生,就業婦女變多,養育環境卻未見改善。」曾妙慧說。

「既然生了,就要負責。」這是曾妙慧在選擇生育之後的決定,所以她拒絕把孩子交給遠在中部的父母,堅持親自照顧;只是她發現每天早上把孩子送給保母時,竟然是微微地鬆了口氣,因為接下來是她個人工作時間,可以不必為孩子而分心。孩子所造成的壓力讓她不得不猶疑:「我還要再生一個嗎?」

不過,她覺得當媽媽唯一的安慰就是親子間的感情,但是這部分對於尚未有小孩的30世代而言,沒辦法先感受到,所以對於生育問題,他們只能從物化的角度去思考要,或者不要,「老實說,如果純粹用物化的角度去考慮的話,生養小孩花錢又費時間,當然是負選擇。」曾妙慧說。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輕生活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