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上海的兩張臉

採訪後記之一
文 / 李康莉‧林婉蓉    攝影 / 吳毅平
2005-12-01
瀏覽數 300+
上海的兩張臉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上海有兩張臉。一張臉,就像走到法租界,法國梧桐下的紹興路,沿街飄著咖啡香的老書店。或是你清晨起身在冷清的街角,偶一轉身,瞥見巷弄內穿著睡衣拖鞋,正在清理尿壺的老人。另一張臉,是坐在十里洋場盡頭的外灘,眺望對岸浦東以東方明珠為首,十幾二十棟比鄰的新興摩天大樓。

到了晚上,到這裡的旅客看到黃浦江岸所投射出,各大品牌巨大的霓虹Logo,一定都會玩一種遊戲:把眼睛矇起來數十秒,再打開,看看你最先認出哪一個品牌的標誌?開玩笑,數十萬人民幣以秒計費的廣告播送,當然要驗收一下,哪一個才能真正打入你的腦海,在你的心中留下記憶。而這些六十層以上的大樓,全是在十五年內從平地而起興建完成,可怕的動力與野心,代表了上海的門面與希望。面對未來,大批的跨國企業高階主管入住在閘北區與浦東新區的高級社區。如果不進入市區,完全不用面對馬路上,從清晨6點就不斷的喇叭聲、一有交通事故就圍觀論斷的人群、永遠灰濛骯髒的空氣、隨時有人吐痰甚至趁著夜晚大小便的事實。

連上海30多歲在外資企業工作的小資,都因為幾年來房地產連續飆漲三倍,早已五子登科,還有餘裕請兩個以上的阿姨──江蘇阿姨負責燒飯,河南阿姨負責帶小孩。只有深入巷弄中才會聽到上海話的耳語,一位做裁縫的阿姨說,因為土地徵收的關係,政府強制搬離,卻完全沒有安排落腳之地,他們真想密謀起來推翻政府。

在上海的每一天都過得特別快,像我們所採訪的全中國最火的廣告土鯊江南春的說話速度一樣,以秒計費,快得嚇人。在這個五光十色的巨型賭場裡,所有的貪心慾望都會被引發。有人迷失,有人豐收,人生故事各有不同。聽說更多的是,因為浦東大樓的霓虹夜色太美了,很多台流,看不清楚置身這花花世界無所不在的黑暗與騙局,像抱著樂透開獎的一線希望,在這個城市裡載浮載沉。機會人人有,個個精打細算 ,我想不變的是,只有本分踏實,認清自己的定位,不貪不惑,才能立於不敗之地,但是談何容易。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輕生活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