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對未來,我們很期待!

靜宜大學企管所好友聚首
文 / 瞿欣怡    攝影 / 李芸霈
2006-08-01
瀏覽數 800+
對未來,我們很期待!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廖宏盛 29歲DHL專案經理

期待大家十年後的樣子

我在學校時就很篤定會走實務界,我靜不下來,總是不停衝刺。研究所畢業之後,我到美國賓州印第安那大學拿了第二個企管碩士,主要是修跟財務有關的科目,大家都跌破眼鏡,老是取笑我說︰「你怎麼坐得住!」可是我很清楚,那些付出可以讓自己加分。而且在賓州求學讓我認識不同國籍的人,除了一圓留學夢,還讓我擁有國際競爭力,是很棒的投資。

雖然我學的是行銷,但一入社會沒多久就轉任業務,原因很簡單, 在一般企業裡最高決策者除了工程師, 就是業務,我有行銷的專業背景,又接受過業務的磨練, 在職場上不斷拓展人脈,以後機會一定更多。念博士班的吳偉立說他念書是「站在巨人的肩膀上學習」,我也是啊,我是跟著老前輩學習,是進步最快的方法。另外,我花那麼多心血學習統計,幫助我更深入了解客戶的狀況,他們是因為我的專業而跟我談。如果不夠專業,就只好玩價格戰了。但我寧願加強自己的專業,讓客戶用合理的價錢,得到更多服務。

不過我也不是只顧著向前衝,等到做出成績後,我希望可以到處走走,世界這麼大,每個文化都很吸引我,北極跟埃及對我來說都一樣有意思,也許不久以後,我可以到那裡旅行!增廣見聞跟衝刺人生一樣重要,不是嗎?

我也希望我們這群老同學十五年後再聚首,現在的我們都在事業的磨合期,跟我們父兄輩不同的是,他們可能很早就找到人生的方向, 30歲時人生就定下來了。但我們的摸索期延長,雖然我很喜歡在DHL工作,它讓我接觸到不同的客戶,我也投注我所有的熱情,但十年後我會在哪裡誰也說不準,當我們的人生走到更穩定的階段, 大家會變成什麼樣子?我非常期待。

陳立秦 29歲中油企劃控制師

就等生個小寶寶了!

我的人生宗旨是:「人生以快樂為目標!」連我老公都說我活得比較像人,許多人則活得像很忙碌的螞蟻。

當初會進中國石油公司是因為我老公要找工作,我們一起投履歷,結果卻是我進了中油,他去念博士班了。不過在進中油之前,我本來要去「生命線」從事與人力資源相關的工作,畢竟我的碩士論文是「員工協助方案與工作壓力之關聯性研究」,講白話一點,就是員工的心理健康與企業競爭力,到生命線工作是本業,但工作也是種機緣,沒想到我會在中油工作。

中油雖是國營事業,但也分許多事業群,我在油品行銷事業部,國內所有油品銷售,從燃油、汽油到材料油,不管是路上跑的天上飛的,包括加油站也是歸我們單位管。我在CEO室擔任幕僚,當事業部的CEO要跟總公司報告績效,例如當月銷售量、市占率以及每日油價變化時,就由營業處提供資料、我們作窗口來彙整,在這個單位會對利益跟盈餘比較敏感。

我在中油受到很多人照顧,因為我們很少招聘,所以在我之前已經許多年沒有新進員工,同事們都是大哥大姊。中油還有「中油企業大學」,上完課會發證書給你,只要工作安排得宜,主管們通常都鼓勵進修。我從來沒想過我會上有關「柴油」的課程,真的去上了之後,發現那是另一個奧妙世界。而且千萬別小看中油的同事,那些已屆中年的同事們都有第二專長,潛水、跳傘、搞藝術,都難不倒他們!在進修機會高的企業工作,大家都暗藏十八般武藝,害我也跟著想要多學點東西。

在事業上我也很想要有些挑戰,做幕僚久了,我很想到現場實做,幕僚室看的是事情的廣度與績效,現場卻是直接面對客戶,如果有機會,我也想要負責銷售,跟大客戶互動,訓練自己具有全面性的經驗與能力。

不過我的人生到現在也算夢想實現,工作與生活取得平衡,剩下來的夢想,就是生個小寶寶囉!

莊文隆 30歲艾克爾國際科技公司管理師

總算找到適合的路

我曾經在幾個不同的公司工作,第一份工作是在某電腦公司人力資源室,負責計算全公司的薪水與出勤,工作內容與所學有差異,且下班時間常常延後許多,所以才做半年便離職。第二個工作是擔任教育訓練, 除了規畫課程外,還需要背負業績壓力, 我不是個適合做業務的人,最後又決定離開。

到了現在的公司,我才找到自己的路,發揮我的特長。我的工作是協助公司找到適合的人才,工作流程是上104篩選適合的履歷,轉寄給主管部門後,等待回覆,然後進行第一關面談。通常我會針對求職者的人格特質、基本態度、基本學經歷來挑選,「誠懇」最重要,如果一份履歷寫得七零八落,來面試時態度高傲或者心不在焉,就很難通過。當然,第一關過了之後,會由主管單位再次確認求職者的專業能力,畢竟每個單位用人需求不同。

其實從面試人數也可以看出經濟消長與人力的流動,兩年前當我們要招募作業員時,平均每天要面試四十到五十人,但現在只剩下十到二十人了。以前我們只有高中職畢業的學生來應徵作業員,現在竟然有大學生也來搶飯碗,不過大學生在應徵業務員時並不會占到便宜,因為他們有更多機會找到其它的工作,沒多久就跑掉了。

我自己的求學路比較曲折,從花蓮高商、崇佑企專、雲林科技大學,最後才到靜宜大學企研所,求職時也換到第三個工作才算找到穩定的方向,所以我誠心建議求職者,不是要找「最工作,同樣的,當我在面試求職者時,一份很有誠意的履歷表,就算對方不是知名大學畢業,只要他的基本學歷符合,還是會有機會。

我們公司畢竟是全球第二大封裝公司,天天有許多求職者來找工作,看著人來人往,我最大的體悟是︰「任何成功都不能彌補家庭的失敗,所以能夠有個穩定的工作,然後回歸家庭,在我看來是最重要的事情。」

吳偉立 28歲暨南國際大學企管所博士候選人

將來組個完美團隊吧!

在靜宜企研所時,我就決定要走學術的路,所以我在學校時就會協助老師做研究,還在國科會當助理,碩士班一畢業我就考上博士班,很幸運也很順利地走向學術圈。我的步調比較慢,廖宏盛笑我是慢郎中,我則笑他是個急驚風,什麼事都沒有經過大腦,我則是深思熟慮的人(大笑)。

因為知道自己慢,所以我從博士班一年級就跟著學長參加研討會,哪怕還在摸索期,跟著去總是好的,可以為未來多做準備。我一向偏好抽象思考,研究的方向從人管、組織行為,漸漸轉移到國際企業管理、策略管理等,我花許多時間看文獻,然後創造出屬於自己的價值,我拿的會是管理哲學博士。

不過剛開始念博士班對我是有點挑戰性,因為我們這一代博士生一定要跟國際接軌,在閱讀論文、國際信件往返,甚至溝通和報告,都需要具備很好的英文能力。博士班念了四年之後,我受到很紮實的訓練,畢竟我們學校自許為「國際大學」,所以關於自己是否國際化,已經不會對我造成困擾。

另外,我也有機會在暨南大學擔任兼任講師,意外發現我喜歡教書。雖然我主要的時間都在做研究,只有少部分時間在兼課,但是教書有時竟然比做研究快樂,我的學生真的很不錯,我對他們的嚴格要求,他們都努力做到,每次帶著他們做專題、看他們上台報告,比我自己的研究有成果還讓我高興。

而教學對我最大的幫助,是讓我對所學有更深入的了解,我目前教授的課程是策略管理、組織企業管理還有組織行為,聽起來像是互不相干,可是透過教學,我可以將三者融合為一體,變成一套很清楚的架構,有時跟企業界老闆聊天會發現,我很容易就進入狀況,這真是意想不到的收穫。

至於未來?我還沒想得那麼遠,我只希望早日拿到博士學位,給女朋友一個承諾,如果可能,未來這些同學可以一起合作,我們各有所長,又彼此了解,應該會是個完美團隊!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輕生活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