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旅人的投資學

文 / 褚士瑩    
2006-09-01
瀏覽數 500+
旅人的投資學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其實旅行有時候跟投資一樣,講求的無非都是一種風情。懂得投資的人,無論到哪裡做什麼,都可以起碼賺上一成,所以無論是買點股票、投資一點房地產、選幾顆寶石原礦,甚至帶幾個名牌手提包,幾隻手錶,沒什麼太大意外,都能賺上一小筆。緬甸傳統就有一個說法,就是人出外的時候,別忘了「順便尋找海龜蛋」。

當然,這只是種說法,不是真的要人千里迢迢帶海龜蛋回家,而是提醒隨時留意沿途的好東西,別忘了在遊山玩水之餘,還可以賤買貴賣。

小小的世界之窗

乘坐一趟西伯利亞鐵路,從北京一路到莫斯科,經過無垠的西伯利亞,就特別能夠感受到箇中三味。來自中國的小商販,買了便宜的塑料拖鞋、尼龍風衣、摺疊雨傘、運動長褲、樟腦薄荷,與鍋碗瓢盆,只要每駛進一個月台,就有無數西伯利亞人等待著,沒有任何從車窗裡懸掛出來的東西,不是立即賣掉的。

等到火車到了終站莫斯科,這些小販們,已經有著鼓鼓的一疊鈔票在口袋裡,等著下車以後,再到假日街頭市集去辦貨,順便把沿途還沒賣完的一些東西,也順手賣掉變現。

辦完了貨以後,搭上原班火車,又浩浩蕩蕩花上一個星期,駛過西伯利亞,這回沿途買家換成是車上的人,各種乾貨、動物毛皮、乾肉乾魚,和醃漬的食物,又逐漸像小山那樣堆滿了座位頂上的行李架,甚至滿到走道中央,等著回去賣這些來自俄羅斯的新鮮南北貨。

雖然我們一般人旅行,沒有如此搏命演出,但是免不了多年下來,家裡不知不覺也成了個小小的世界之窗:擁有一對來自印度的長頸銀壺,書桌底下有來自伊朗的波斯地毯,牆上掛著郵輪上拍賣得標的米羅小幅原畫作;使用的皮夾是義大利買的,手機鍊子來自東京的秋葉原,萬寶隆的鋼珠筆,則是生日那天在曼谷機場的免稅商店挑選送給自己的,茶壺裡沏著的是從雲南帶回來的上好普洱,冰箱裡還有瑞士買的整團起司。

更別說那引以為傲的酒櫃,裡頭還有十多支1999年Belle Provinence的上好紅酒,當時每瓶只要30塊歐元,現在如果到米其林三星餐廳去,恐怕連碰都碰不得。

沿途的尋寶過程

所以其實在旅行的時候,我們就已經不知不覺地用投資的觀點,在享受異國風情了。旅行到中低度開發國家的時候,我們各自看待世界的方式各異,尤其明顯。就好像看到半杯水,悲觀的人看到杯中空到只剩下一半,但是樂觀的人卻看到還有半滿;同樣看到貧窮的景象,有些人看到落後不便,有些人卻立刻看到商機處處。

既然旅行免不了就是尋找海龜蛋的尋寶過程,那麼南亞海嘯過後到普吉島海邊,便忍不住動了想買間心儀的度假別墅的心;或是在即將加入歐元的克羅埃西亞鄉間,覺得不如買下一間童年夢想中的古堡,未來當作傳家之用;又或是到緬甸看了金碧輝煌的大金塔上號稱七十六克拉的大鑽石後,一口氣跟當地少數民族買下一整口袋的藍寶石。

從巴西參加完嘉年華會回來,想到里約海濱日以繼夜的旺盛生命力,還有街頭蓬勃的朝氣,回家後決定打個電話,請理財顧問買一點巴西的基金,也就是像旅行當中找到的海龜蛋,因為親眼在里約看到空氣中一種讓人興奮的希望,相信這是個向上的市場,就是一種美好的風情。

我雖不是個賭徒,也沒有啣著銀湯匙出世,但是在旅行的過程中,時常也忍不住像遊客購買紀念品般,經過泰國街頭的號子,轉進去開了個戶頭;從庫頁島航海回來後,選了些俄羅斯跟東歐的基金;或是走了趟吉隆坡後,相信馬來西亞的銀行股將終於會被發掘。

看來瘋狂,但是似乎又很符合常識邏輯,旅人的手上,有幾個海龜蛋,總是件想來就讓人開心的事。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潮人物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