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反叛價值觀,30世代發酵

文 / 新井一二三    
2007-02-01
瀏覽數 400+
反叛價值觀,30世代發酵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2007年初的日本各大報,多數以30世代為歲首連載報導的主題。今年的日本,「團塊世代」(1947~1949年出生的嬰兒潮一代)開始大量從職場退休,整個社會在預感世代交替的時刻即將到來。

「失落的一代」對世局悲觀

《朝日新聞》有這樣的連載報導,主題是「Lost Generation:25~35歲」,顯然取自第一次世界大戰以後出現於歐美各國,對世局悲觀失望的「失落的一代」。21世紀初,日本25歲到35歲這一代人,雖然時代環境不一樣,也確實對世局抱著相當悲觀失望的心情。2007年頭一天1月1日的大標題是「徬徨的兩千萬人」,在三個小標題「腳搭子世代」、「跳槽世代」、「反叛世代」下面,分別介紹了屬於各類型的青年個案。

「腳搭子世代」的代表,是一名在影印機廠打工的26歲男性。他自從18歲離開了北海道老家後,至今八年,總共搬過三十多次家,全是為了短期工作。在札幌專門學院畢業時,找不到正式職位,只好到人才派遣公司掛名去。

他被派去打工的第一個地方是日本海邊富山縣的工廠;然後每隔幾個月(最短則一個星期)就收到人才公司來電,要求他換到下一個地方去做事。

鳥取縣、愛知縣、長野縣...日本每個地方,他幾乎都待過了。一會兒在汽車廠裝車身、一會兒在拉鏈廠檢查產品質量,豐田、佳能、YKK、五十鈴...他打工的很多是聞名全球的大企業下面的工廠,商品經常出口到海外而暢銷,但是為了節約勞務費,公司不肯直接雇用工人。比如說,位於九州大分縣的佳能數位相機廠,總共五千名工人中,正式職員只有兩成而已。他的月薪扣掉了房租雜費後,只留下10到15萬日圓(約合台幣3到4萬),同事裡多的是外國人;難怪他說:「我覺得自己好比在本國當上了個外勞」。日文「腳搭子」的含義,就不外是老被人糟蹋的東西了。

屬於「跳槽世代」, 正滿30歲的乙部綾子在日本小有名氣。她20歲做了日本一家航空公司的客艙乘務員後(短期合約),曾跳槽到外資航空公司,又到高級餐廳擔任接待員, 也在外資科技企業當過秘書。兩年前,在Live Door網路公司擔任公關主任時,該公司有旭日東升之勢,當時的總經理堀江貴文還被捧為時代寵兒,常上媒體的乙部也成了紅人。後來,堀江因經濟案件被捕,公司的名氣大大下降,乙部則匆匆離職,目前在藝人經理公司擔任電視旅遊節目的監製業務。

不滿固有體制,思想反叛

「反叛世代」的代表是32歲的松本哉。去年聖誕節晚上,在東京新宿車站南口外廣場,他和伙伴們被大約二十名警察包圍起來命令離開。原來他們是在舉辦「粉碎聖誕節集會」,就是露天擺起被爐,大家一起吃火鍋,並且以街頭戲劇的手段,批判彌漫日本社會的消費主義風潮。

松本原來也是「腳搭子世代」,但是對於老被人糟蹋的生活厭倦透了,於是一年多前來到東京高圓寺商店街,租下老商店開間名為「素人之亂」的舊衣鋪,翻成中文是「外行起義」。後來他的伙伴們陸續在附近開了幾家舊衣鋪和咖啡館,全用同一個字號。顯而易見,他們對大企業壟斷的日本社會深感不滿,想提出基於另類價值觀的新一套商業方式。

松本自己的收入,每月才14萬日圓而已,但是自己租間四張半塌塌米的小公寓住(房租2萬3千日圓),吃飯購物主要在朋友的鋪子裡完成的話,基本生活也能維持。高圓寺商店街的老闆們,很多都到了退休年齡也沒有接班人,年輕一代帶來新鮮活力,當地老居民也很歡迎。

過去十年, 日本職場發生的兩大變化是:終身雇傭制結束,非正式職員增加。這時期出社會的今日30世代,搞不好就成為老被人利用的「腳搭子世代」,但也有人不停地跳槽而逐漸爬上階梯,也有人用自己的方法表示抗議。正如20世紀初的「Lost Generation」有海明威、費茲介路等才子輩出,說不定21世紀日本「失落的一代」也將要輩出劃時代的人物或思想。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新趨勢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