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讓自己永遠都夠格

台灣杜邦總裁兼董事長 陳榮二
文 / 林婉蓉    攝影 / 吳毅平
2007-03-01
瀏覽數 1,250+
讓自己永遠都夠格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006年,台灣杜邦全年營收約200億元,較2005年成長30%,並陸續榮獲行政院勞委會的「人力資源創新獎」、經濟部第一屆「投資台灣最佳夥伴獎」。

帶領台灣杜邦締造這項佳績的總裁陳榮二,45歲就受到杜邦全球集團的肯定,成為1997年杜邦重用本土人才以來,最年輕的總裁。

加入杜邦十六年,只有兩年的績效是2,其餘每一年的績效評估都是1。沒有留學背景、學歷並不突出的陳榮二,一切優異的表現都來自於學習不輟。

沒選擇時要自我鼓勵

陳榮二出身於貧困家庭,就像30世代在電影裡看到刻苦的小學生故事,赤腳上下學,鞋子捨不得穿,僅供老師檢查用。他的父母都不識字,卻極注重孩子的教育,「我不曉得為什麼我的父母重視教育,但是他們認為,再怎麼窮,只要你能夠念書,一定要讓你念。」而他的小學同學都是國中畢業就到工廠當工人。

陳榮二很爭氣,高中時以第一名考入台中高工化工科,並以優異的成績,獲得教育部推甄台北工專和師大工教系。或許窮人的孩子早當家,陳榮二很早就思考過自己要怎樣的人生,他覺得自己不適合教書,也不想被師大的公費綁住,於是選擇「比較有想像空間」的台北工專。

念台北工專時,陳榮二半工半讀,一天只能吃兩餐。每年寒暑假,他就設法打工賺取下個學期的學費,例如野柳海洋世界海豚保養館的第一批鋁門窗,就是他打工時跟著土木師傅去裝的。而求學期間的生活費就來自兼家教、擺地攤收入與姊姊的接濟。「這不會辛苦啦,這是一個人生歷練,我知道我需要拿到大專文憑,出社會才能找到好工作。」陳榮二說,在那樣的環境長大,就會深刻地了解「知識就是力量」的意涵

退伍後,陳榮二的哥哥願意提供一筆資金讓他到美國留學,雖然很想出國進修,可是他覺得自己是大人了,實在不該拿哥哥的錢,於是放棄留學的機會。沒辦法去留學的陳榮二感到很挫折,然而他告訴自己:如果我是一個傑出的人,不一定非得留學,我仍然可以把人生經營得很好。「你沒有選擇的時候,就要學習自我鼓勵。」陳榮二強調,一定要學會正面思考,人生有許多道路,沒什麼好後悔的,就像「上帝給你關了一道門,也會為你打開另一扇窗」的道理一樣。

在台北工專時,陳榮二常參觀工廠,他覺得那種又濕又熱的環境,對他來說是種折磨,他沒辦法待得住。他認為自己擁有不錯的人際溝通技巧,比較適合做生意,於是選擇行銷與業務方面的工作。

陳榮二認為,每個人都要找自己喜歡的環境工作,並且在20多歲到30歲出頭時,找到一個認同的環境和公司,建立所需的專業。「有些工作技能你要在35歲以前學到手。」陳榮二表示,35歲左右,大概就能感覺到自己適合走管理路線或專門技術路線。

台灣杜邦是陳榮二正式踏入社會工作的第二家公司,當初他會離開第一家公司,原因是沒有訓練課程。「我沒有學習的機會,感覺上我沒有成長,好像一直被掏空。」學習的機會是陳榮二選擇工作的重要考量,「你一定要追求成長的機會,擁有成長的機會,你的人生才有無限可能。不成長,一點機會都沒有。」

英文書信一封封背誦

然而29歲那年,陳榮二面對轉職相當掙扎,當時他到杜邦工作的薪水不如第一家公司,而且他已經有了第一個兒子,妻子還懷有六個月身孕。妻子問他:「減薪你還要去嗎?」陳榮二覺得,對學化學的人來說,杜邦就是全世界最好的公司,好不容易應徵上,一定要去,妻子最終也支持他的決定。

另一個讓陳榮二動搖的原因是,當時他的英文很差,接到面試通知後,就請在外商工作的朋友錄製了一卷面試模擬錄音帶,他花一個星期的時間把所有題目背起來。可惜正式面試時還是被主考官看出英文不好,他直率地對主考官說,「其實你的英文也不是天生就會,你有環境,而我是個快30歲的年輕人,我需要的是機會。你給我機會學習,如果三到六個月,我的表現不好,我會自動辭職,絕對不會造成你的困擾。」雖然被錄取,陳榮二仍擔心破英文會讓他無法勝任工作。

「我進來杜邦以後才開始學英文。」陳榮二的主管一封封修改他的e-mail,然後他就一封封重抄,回家背下來。此外,每天上午或晚上,他花一個鐘頭念《空中英語教室》,連續念了七年,從未間斷,一直到被外派美國為止。「我的英文是標準的土法煉鋼練出來的。」陳榮二笑說,「我想要在這裡求生存,就必須學會英文這個日常工作的工具,這是一個很強的驅策力。」

杜邦曾調派陳榮二到美國兩年,這不在他的計畫之內。在美國遇到的困難,也非他預先料想得到。「我就像脫了一層皮。」陳榮二形容那種痛苦的感覺。

外派美國再苦也不退

在台灣使用英文溝通已經毫無問題的陳榮二,到美國和說俚語、講話速度飛快的美國人開會,卻無法跟上。剛到美國前四個月,陳榮二沒有笑過,老闆還問他,「你怎麼都沒笑容?

如果不能適應,要不要調回亞洲?」身為該部門首位被外派美國的台灣人,陳榮二知道自己絕不能放棄,否則往後其他同事將喪失到美國歷練的機會,因此再苦他都得熬過去。

尤其陳榮二告訴自己,絕不能沒學到東西就回去。於是,他決定用誠意和美國同事交朋友,利用假日邀請美國同事和同事的家人到家裡做客,而非美式的一大群人一起開個宴會。他的妻子會煮出八到十道菜宴客,吃完飯後,還泡茶給同事喝,最後再送上自己親手綁上蜈蚣中國結的小茶壺做為紀念。那兩年,他宴請了不下二、三十個家庭,日後只要一對一請教,對方都願意傾囊相授。

到杜邦面試時,陳榮二最大的夢想就是退休前,能成為杜邦某個部門的經理。他沒想到,這個原本預計花三十年時間完成的夢想,他三年就達到了。「人的能量能永遠保持在高點嗎? 人一定會有低潮。

但過去十幾年,我的能量都很高,我心情不好大概一、兩個鐘頭就過去,因為我在職場上有夢想,目標會鞭策我,我就有能量。」陳榮二的動能來源並非一份薪水,而是工作上的夢想,他達到面試時設立的夢想後,開始思考,「下一步我該怎麼走?」

這一次,陳榮二沒有以職務做為目標設定,而是思考應如何學習更多能力,讓公司考慮會跟他說,「很抱歉,你的某方面能力不足,不夠資格。」於是他繼續加強英文,並培養溝通技巧、思考邏輯以及拓展人際網絡。

培養跳槽也有用的能力

如果以職務為目標,陳榮二認為思考的方式是,「想想看那個職務需要哪些能力?」千萬不要只學目前公司職務所需的工作技巧,而是應該學習將來若跳槽到其他公司也能運用的能力,才能把所學變成可以帶著走的無形資產。「否則你就會把自己綁在一個機會上而已,這樣對自己太殘忍了。」陳榮二說。

喜歡行銷和業務的陳榮二,向來沒想過擔任管理職,也就是說, 「台灣杜邦總裁兼董事長」這個職務, 完全在他的規畫之外,也從來不是目標之一。「每個人看自己都有盲點,所以人會習慣在自己的舒適區工作。」想到這一點,當公司認為他應該跳離原本的領域培養第二專長,從事管理職,讓看事情的角度更寬廣,他欣然接受。

現在,陳榮二自我期許,在杜邦這樣的國際企業中考驗自己,看看自己還有多少學習的動能、還能發揮多大潛能。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潮人物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