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孫協志:現在的低潮,正好能思考未來

跨越偶像風光,從沉潛中壯大自己
文 / 瞿欣怡    攝影 / 蔡仁譯
2008-03-01
瀏覽數 1,500+
孫協志:現在的低潮,正好能思考未來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孫協志出道已經十三年了,但感覺上好像更久。他至少有三種身分交錯,17歲出道,成為「台語小天王」;退伍後找不到舞台,就上遊戲型綜藝節目拚命;加入偶像團體5566之後,與同時出道的F4打對台,因為「不服輸」,搶到一席之地,孫協志也從台語歌手、節目主持人、演員,變身為偶像。

偶像能存活多久?連劉德華都會挨罵:「這麼老還當什麼偶像!」其他的偶像能比劉德華長命嗎?孫協志心裡清楚得很,早在5566舉辦第一場演唱會,他就擔任舞台總監,除了表演外,還得學會控制預算。

他像個大男人,5566成軍時,孫協志對他的兄弟們說:「我們不是男孩團體,而是男人團體!要像男人一樣溝通、一樣有擔當!」

堅強與拳頭對我的意義,遠遠超過教室裡的課本。

曾經他因為不眠不休拍了三天戲,壓抑的疲倦與憤怒終於在片場爆發,踢機器、罵工作人員,導演喊收工,他回家在客廳呆坐到天亮,第二天馬上到現場跟所有人道歉。

道歉,對旁人也許沒什麼了不得,但孫協志以前不是這樣的人,從小學到專科,他的行為準則只有一個:「氣不過!打!」他戲稱自己高中時代的專長只有兩個:「打球跟打架!」從小單親的孫協志,由外公外婆帶大,在什麼都還沒學會前,只能用拳頭保護自己。只要小朋友嘲笑他:「哈哈!你沒有爸爸!」他馬上拳頭伺候。

他從小學五年級開始打架,本來成績是全班前十名,後來成了學校記過排行榜上前十名。他個頭不高,可是照三餐打,偶爾連下午都打上一頓,他戲稱是下午茶,再怎麼不會打,都要成精了。有回,他實在被欺負過頭,就放狠話:「下課頂樓見!」沒想到對方撂了六個高頭大馬的幫手,孫協志二話不說,照打!打得眼淚與血齊噴也不在乎!

國中時他打得更凶,全校每個年級只有二十五個班,按照成績分班,他被分到第二十四班,第二十五班則是特殊教育班。三年內他被記了六支大過,最後靠著排球隊副隊長,在全國大賽得了亞軍的身分,拿到免死金牌才能順利畢業,還因此被保送高雄中學。學校不知道的是,輸球當天晚上,孫協志就帶著隊友,偷偷把冠軍學校晾著的衣服,全丟進臭水溝!

叛逆的他放棄就讀高雄中學的機會,選讀高英工商,一是知道憑自己的爛成績,進了高雄中學必死無疑,二是他打球打架的朋友們,全在高英工商。進了專科學校他進校隊打排球,只有172公分的他,被教練狠狠訓練,連打架的憤怒都磨光,他拚命練習,卻彌補不了身高的缺憾,默默退出校隊。

不打球的日子,每天不是打架就是睡覺,實在太無聊,他就陪朋友參加歌唱比賽。一如其他的老梗,朋友落選,他卻闖了二十關,成為「21世紀新人歌唱排行榜」冠軍,以唱台語歌出道。

練成了十八般武藝,舞台上卻有沒有我的位置

開始跑通告時,他隨身帶著相機,見到偶像就馬上拍照留念,被經紀人臭罵:「一點明星的樣子也沒有!」在高雄長大的他,台灣國語十分嚴重,別人在電台錄自我介紹,只要五分鐘,他卻錄了四個鐘頭,老是講成:「大家好,偶是孫協志,粉高興..」他只好回家苦練,改正說話腔調。

1996年,孫協志18歲,發行《甘願孤單》專輯,打進金曲龍虎榜年度第三名,第一名是孫淑媚、第二名是江蕙,第四名則是洪榮宏,孫協志高興得不得了!1997年發行第三張專輯《傷心無語》後,他就瀟灑當兵去!未來,就算牽掛也使不上力,看著辦吧!

當兵,磨掉他最後的暴躁。從新訓中心之後,他就開始吃苦頭。進入藝工隊情況更慘,被整到半夜都不能睡覺,一個晚上得壓五六百個伏地挺身。連開卡車的上兵,都要整他,原因只有一個:「老子就是看你不爽!」藝工隊隊長只有語重心長地對孫協志說:「慢慢地,你會知道這樣對你是好的。

退伍前,他已經成為藝工隊的舞台監督,負責演出的大小事,年少時狂暴的脾氣,也在上萬個伏地挺身中磨掉了。退伍後,他認為自己練成十八般武藝,等著上舞台表演,沒想到舞台上已經沒有他的位置。

孫協志很肯拚, 既然沒辦法當歌星,他就上「群星會鐵人」節目玩遊戲,跳火圈、吊鋼牙他都二話不說就上場,上節目的半年中,他什麼都沒有,只好用命來搏,卻搏不出名堂。

就在他要放棄時,好運氣降臨,他加入孫德榮的經紀公司,成為喬傑立旗下第一個藝人,當時公司除了他與孫德榮,只有另一名員工,三個人開始闖蕩。

演藝圈,十分耕耘,還要有九分運氣與時機

孫德榮挑兵嚴格,曾經招募了三十人訓練,最後留下的仍然只有孫協志。在等待組團發片的同時,孫協志主持了電視節目「在台灣的故事」,讓他走出棚內,認識台灣形形色色的人。

唯有親身接觸,才能體會到的感動,慢慢累積在孫協志心裡,改變他看世界的眼睛。他長大了,懂得惜福,也明白樂天知命。

2002年1月21日,5566成軍記者會,記者大爺們吵說要趕場,請他們快點站好拍一拍照片就算了,完全不在乎他們苦練多時的秀,那場秀除了舞蹈、唱歌外,還有吞劍、跳火圈、舞大旗等。他在後台對其他人說:「我們要記住今天,今天,別人叫我們什麼時候拍,我們就得聽話,總有一天,我們要記者擺好攝影機等我們出場!」成軍記者會的新聞未如預期熱烈,孫協志不灰心,他領著團員們繼續拚,總有一天,人們會看見5566的努力。

2002年年尾,他們推出首張專輯「First Album」,照例被狂批「台」,但歌迷已經看見5566,專輯狂賣25萬張,奠定他們的偶像地位。在演唱會上,孫協志忍不住哭了。他說:「要經歷多少事情,才能夠有一場演唱會?」

5566走紅五年,漸漸不似往日風光,孫協志也開始在公司培訓新人,對幕後參與甚深。「你以為光憑『喜歡唱歌』四個字,就能當藝人啊?」孫協志在喬傑立為新人上課時,毫不客氣地嗆聲,他說:「只有讓他們提早想清楚自己是不是要當藝人,未來的路才不會白走,演藝圈,其實真的沒那麼好混。」

他形容藝人就跟上班族沒兩樣,都是從小助理、專員、經理往上爬,上班族最後成為董事長,藝人最後成為大哥大張菲。但藝人的成功失敗,觀眾看在眼裡,他說:「你不紅了,還拉得下臉去當業務嗎?沒有調整好心態,就不要進演藝圈!」

我這一生最大的使命,就是讓別人開心

曾經在他體內躁動不安的情緒,因為宗教的慰藉,安靜了,近兩年他虔心修佛,「救自己以前,要先救別人,如果做任何事都只想到自己,只希望自己快樂,怎麼會過得好?人生過得好壞,都是功德迴向。」

孫協志的心也更柔軟,他老實招供自己哭點很低,到現在他都還不敢看《我的野蠻女友》,他大笑:「那種電影會讓我哭死啦!我不敢看!」但他心裡卻有個頂天立地的大男人形象,面對演藝事業走下坡,他不再頹喪,「每五年一個循環,現在的低潮,正好可以思考未來。」關於他是孫德榮接班人的態勢,也愈見明朗。

然而,30歲生日剛過,他最想要的,只是一個家。孫協志出生時,先跑出一隻腳,另一隻腳跟身體都卡在母親身體裡,母親花了十個小時才終於生下他;也許這樣的開始,注定他們成為爭吵不斷的母子。孫媽媽的部落格寫滿對女友丁小芹的不滿,孫協志則永遠做不到母親希望的貼心、親近。這個家,從來就不圓滿。愈得不到的,愈渴望。孫協志在採訪過程中,不停提到他多想有個家,事業財富,拚命就有了;唯獨家庭的溫暖不是拚命就能得到。

他連怎麼養育小孩都想好了,比手畫腳說:「以後我的小孩要玩PS2,我不會說上了國中再買,只要有幫媽媽做家事,就可以買!男孩子的零用錢會比較少,因為他要學會靠自己。他們過年不想回家,想去旅行,我都會答應。

我20歲出頭歲就想結婚耶!」

他愈說愈認真了,我忍不住打斷,問他:「那你30歲的生日願望是什麼?」

「唔?我已經30歲了嗎?」孫協志歪著頭反問。他的表情,就像當年跟人打完架,打得很爽,卻搞不清楚為什麼打架的小男孩,一樣天真。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潮人物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