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用才華 征服中西音樂

周杰倫、方文山》 四手聯彈
文 / 林靜宜    攝影 / 陳志亮
2011-09-01
瀏覽數 800+
用才華 征服中西音樂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當 青花瓷碰上牛仔很忙,對立挑戰對仗,衝突美學,絕對是這個時代華人流行文化最犀利的代表。

「Jay Style」,代表一種時代的裂解,裂解華人音樂、裂解價值、裂解人性。

周杰倫與方文山,兩人四手聯彈出來的「杰氏樂」,桀驁不馴的輕快中國風、西樂混搭古典的現代潮味,不淪為美國流行音樂的口水,讓周杰倫拿下《Fast Company》全球百大創意人,兩人中西合璧之音,既顛覆又唯美,獨領華語流行音樂風騷。

「文武雙杰」,一個作曲、一個作詞,將中國元素、異國情調、西方古典、當代流行巧妙融為一爐,裂解、重組再新生,以視覺敘事創作聽覺音樂,開創出古今融合、中西合併的東方潮流。既是流行音樂的創新,亦是古典音樂的創新。

無國界網路時代, 流行音樂也開始無國界。

他們的影響力遍及華人青少年,歌曲甚至入題,《愛在西元前》成為台灣高中聯招考題,《蝸牛》收錄為上海中學生愛國歌曲100 首,《髮如雪》納入台灣中學語文試題。

裂解、重組與新生

周杰倫說,他的曲沒有方文山的詞,不會中(受歡迎);方文山的詞若沒有他的曲,也不會中。

中,也是他們獨特的語彙,受歡迎,要經過好幾次的層層疊疊,他們把時代、文學、音樂裂解,再蝕刻斷面,重組新生。

他們做音樂,卻像在拍電影,詞曲布局豐富的故事性,用蒙太奇調度畫面性。嘻哈饒舌的節奏配上東方意境的歌詞,古典巴洛克絃樂對上現代搖滾曲風,隔著時空,虛擬了古巴比倫、日本忍者、40 年代舊上海、歐洲古堡、中國武術、中藥鋪子,呈現華麗復古感。

他們題材多元,風格自由,古代辭藻與現代RAP 交集,各式新鮮的聲效混音 ,建構如電玩般的想像王國,一下子青花瓷,一回又變成魔術先生,稀奇古怪的題材都能成為主題,娘子、雙截棍、本草綱目都能變成主旋律。「我不寫別人也會寫的,那不缺我一個,我喜歡寫稀奇古怪的東西,」方文山說。

不同於平鋪直述的市場情歌,潮味十足的「杰氏樂」卻是主攻深厚的內斂情感,就像穿著嘻哈裝的老靈魂。

古典音樂訓練讓周杰倫不但擁有絕對的敏銳音感,更比單薄的靡靡之音多了更多的層次,搭配方文山喜歡運用大量華麗的古典詞彙,以舊題材重新詮釋的強烈文字風格,做足了動人的音樂表情。他們會在「千里之外」談愛,感嘆「說好的幸福呢」表達分手哀傷,還會用「雨下一整晚」來深情思念。

從中也看出兩人的個性,他們情感不外顯,卻是極重江湖情義,只要是他們的朋友,就一定挺到底。

兩人成名前共患難,一起打出流行音樂的江山;功成名就後,呼朋引伴,有福同享,公司的員工有不少是他們認識的親朋好友。方文山笑說兩人也不管對方專長符不符合,就是感情用事,「我跟杰倫本性都很重視朋友,而且喜歡結黨結派。」叛逆背後的兄弟情誼,卻讓「杰氏樂」成為年輕人嚮往的同儕價值。

千錘百鍊永保新意

杰氏樂能成為十年主流,是因為永保新鮮,兩人追求的就是要跟別人不一樣 。

成名十年,幫周杰倫作詞的人多了些,方文山也獨立幫其他歌手操刀,但奇怪的是,只要雙劍合璧,就能創造新意,除了無人取代的默契,新意還是經過千錘百鍊的思考,以及幾乎吹毛求疵的推敲。

方文山曾形容,他跟周杰倫,一個是天才型的創作人,一個是用功型的作詞人。他其實常被好友退貨,當他拿寫好的歌給周杰倫看時,如果當下沒反應,只是靜靜看著歌詞,就知道他不滿意,兩人常邊唱邊修,周杰倫錄音時,90%方文山都在場。

沒出道前,兩人常睡在公司,努力寫歌,不知被退了多少首。成名後,周杰倫一樣認真,像個貪心的藝術家,盡全力把音樂做到最棒,MV 拍到最炫,複雜的舞步也要練到最好,「我有不走別人走過的勇氣,因為就算路走遠了,你還是比其他人都快,也比原來的你快。」方文山也是,至今仍維持在公司規律作詞的習慣,員工下班後,就是方老師的創作時間,「他永遠都不休息,」另一位周杰倫重要作詞人黃俊郎說。

不寫別人會寫的,不走別人走過的,對創意,他們有著一意孤行的態度,以及不隨波逐流的堅持。「做出讓人嚇一跳的音樂,就是我『爽』的地方,」 面對市場跟風,周杰倫說,當別人都在賣豆腐,你不會把自己的百年豆腐老店關了,要想的是如何把不流行變流行,當一旦流行之後,則開創另一個不流行。

周杰倫與方文山,他們顛覆卻重情,他們做時尚新音樂,卻愛古董老東西,就是這樣的反差特質,讓兩人開創十年不退的「文武雙杰」熱潮,而且無人能敵。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潮人物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