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蘇麗媚把不會的事,當築夢的墊腳石

三立偶像劇的夢想推手
文 / 瞿欣怡    攝影 / 李芸霈
2007-12-01
瀏覽數 850+
蘇麗媚把不會的事,當築夢的墊腳石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蘇麗媚走進會議室時,跟想像中的不一樣。她一頭黑亮長髮簡單束在腦後,簡單的淡妝遮掩不住大眼睛,她眼睛咕嚕咕嚕轉,打量著我們,嘴角還帶著笑容。她一點也不像個電視台的「執行副總經理」,更不像明星,她沒有客套,只是笑著嚷嚷︰「我等下就要進棚上工啦!」

領我們穿過走廊時,她忍不住帶著俏皮的微笑轉進辦公室,得意地指著牆上的畫說︰「看!我的畫!」當然不是她畫的,而是從紐約拍賣場買回來的,奈良美智的畫,畫中斜眼看人的小女孩瞪著無辜大眼,手裡還拿著跳繩,蘇麗媚調皮地笑說︰「你不覺得那個小女孩的邪惡是假的嗎?她內心其實很溫暖。」

「碰到不會的事情是福氣,原來還有這麼多可以學!」

蘇麗媚人生經歷很多高低起伏,卻仍保有一種讓人感動的天真。只有對自己的人生很努力的人,才能愈活愈天真,因為她們認真領受一路上的美好與辛苦。

蘇麗媚十幾歲就出道,她沒有明星夢,一雙靈動大眼卻讓她被被星探發掘拍了廣告。蘇家有五個女兒,家境小康,但蘇爸爸卻訓練他們上高中後要打工賺學費,提早學會獨立。拍廣告對蘇麗媚來說,是「拍兩天,就可以賺到一個月學雜費」的好康事!

拍了幾支廣告後,有人找她拍戲,她沒多想就踏入演藝圈。但她一點都不想當明星,她討厭宣傳,痛恨拍照,她大笑︰「我就是宣傳眼中最難搞的那種藝人啦!」剛滿18歲她就被告上法院,理由是違約,法庭上她沒有請辯護律師,只是很委屈地低著頭說︰「都是我的錯,但是我真的很不喜歡這個工作。」最後法庭判罰她一塊錢。

不做藝人後,她可以做的事更多,她曾經擔任演唱會企畫,學習如何統籌團隊、如何醞釀觀眾的情緒;也參與過輔選,從成立競選總部到舉辦造勢晚會,負責擬定行銷策略。她甚至代理過服飾品牌,負責到米蘭為每季新裝下單,一年當中有半年都待在米蘭。走下螢光幕之後,蘇麗媚一路經歷高壓與快速成長,但她笑著說︰「每次碰到不會的事情,我都覺得是種福氣,又有新的事情可以學了!」

30歲是她人生重要的分水嶺。當時她在知名的「KK Disco」擔任企畫,張榮華邀請她到三立協助開台,她的另一個選擇是到IBM任職。她選擇了三立電視台,走上另一個充滿挑戰的人生路。

「不變動的生命不夠精采,若一直成功,那成功就變得不可愛了!」

到三立工作初期,很多人等著看好戲,冷箭不停射來,她說︰「如果你不覺得痛,久了,他們就不會再射了!」她也不在乎挫折,反而聳肩說︰「不變動的生命不夠精采。事情只有成功不可愛!如果一直成功,接下來還要追求什麼呢?」

人們問她要如何管理員工?她簡單地回答:「只要誠意被看見就夠了。」她用十年來證明自己的誠意。

她總是用最大的誠意,邀請最好的人才加入三立。八年前,三立「台灣地理雜誌系列」成立,開拍「在台灣的故事」、「用心看台灣」等節目,她把這些節目當成寶貝,因為在她心中,台灣最美好的就是濃濃的人情味,以及散落在各地的故事;三立都會台也開發「世界地理雜誌系列」「冒險王」節目,連續兩個主持人──明道與阿步都由此出道,更先後獲得金鐘獎最佳主持人獎的榮耀。

民國88年,921之後,「在台灣的故事」為了搶拍節目,編導夏永琨被落石擊中喪命,成為蘇麗媚心中的痛,每當颱風來襲,她一定親自打電話給每一組工作人員,急切地催促:「我警告你們趕快收工!不准再拍了!否則我就開除你!」直到確定每一位工作人員平安,她才能安心睡覺。

「在台灣的故事」製作人謝岳龍提起一件「小事」,某次他在剪接室忙到半夜3點,卻在走廊上遇到蘇麗媚,他忍不住問蘇麗媚︰「副總,你怎麼還在?」蘇麗媚卻說︰「你也還在啊!」第二天上午10點,蘇麗媚更準時出現在會議室中,與大家一同動腦。「奇怪,副總都不用睡覺吃飯休息嗎?」謝岳龍笑笑的說。

「要知道自己為什麼工作!沒有夢想,路就走不遠。」

她待人誠意十足,對工作,卻十分嚴格,偶像團體5566的成員孫協志拍攝第一部偶像劇「MVP情人」,蘇麗媚檢視初次拍攝的帶子時,發現孫協志飾演的富家少爺說服力不夠,於是她親自教戲,要求所有孫拹志已經拍攝完成的畫面,全部重拍。當時同戲的女演員被換角,孫協志心想︰「完了,我會不會也被換角?」蘇麗媚告訴他︰「我要你重拍,是為了讓你更好,不是覺得你很糟。」

蘇麗媚最無法忍受員工「搞不清楚自己在幹嘛!」她說:「不要只是來上班,卻不知道自己為什麼要做這些事!沒有夢想,路就走不遠。」她會激勵屬下一起打拚,告訴他們舞台準備好了,要不要一起拚?

只要員工肯拚,蘇麗媚會把其他壓力,一肩扛下。2001年「草地狀元」獲得金鐘獎的肯定,所有團隊都欣喜若狂,大老闆卻把蘇麗媚給叫了去,不知所以地罵她︰「這是什麼節目!明天就停掉!」蘇麗媚回到辦公室後,忍不住哭了,哭完,她理性地把為什麼需要「草地狀元」講清楚,然後堅定地說︰「無論如何,我明天都不會停掉這個節目!」

最後,節目在她的堅持下繼續發光,在中南部也有堅定的支持者。她瞪大了眼說:「必要時,我就是母雞,要捍衛小雞!」

大麻案紛紛擾擾,三立都會台「國光幫幫忙」節目的兩名主持人庹仲康跟屈中恆吸食大麻被勒戒,蘇麗媚沒有換人,反而力挺,很多人都笑她笨,她卻說:「那時候,最重要的是給他們溫暖,不是搶救收視率!」她更自豪電視台從上到下都跟她有一樣的心情。

從不知是否有明日的新公司起家,到2006年為止,蘇麗媚操盤十一部偶像劇,為三立帶進9億4000萬營收獲益達5億7000萬元,獲益率超過60%。當年不看好她的人,不得不承認他對三立的重要。十年過去,三立的員工已經將近一千人,蘇麗媚談管理還是老話一句︰「誠意被看見,就夠了。」

「我相信製作節目,只要有誠意,觀眾一定能感受得到。」

她說來輕描淡寫,但在這條堅持「誠意」的路上,蘇麗媚走得並不輕鬆,因為堅持給觀眾原創產品的誠意,三立都會台從第一部偶像劇就採取自製,買日劇韓劇成本低,又輕鬆,何需自創?蘇麗媚卻堅持唯有原創,才能讓台灣的創意人才有舞台,她認為台灣有很棒的偶像劇人才,但製作、行銷、海外發行的架構不夠完整,她想利用三立的結構創造舞台,讓人才走出去。她不服氣地說:「為什麼我們做不到?」

從第一部偶像劇她就參與編劇、親自進剪接室、甚至帶領後製行銷團隊擬定策略。她的家中有滿牆的書,書架上還擺滿日本偶像劇的DVD,回家後也努力做功課。為了開拍新戲「鬥牛,要不要」,她找了許多熱愛鬥牛的年輕人一起聊天,親自做採訪。

三立電視台在民國91年成立「創作中心」,對外招考編劇,每位編劇都有底薪,她說:「給底薪是讓編劇衣食無缺,不然他們的父母不會答應讓他們做編劇的。」「創作中心」在電視台是創舉,為了這個中心,她再度被人笑「傻」,她卻不以為意,反而開心地說:「可以做些好玩的事情,是最快樂的事!」

她坦承「台灣霹靂火」、「台灣龍捲風」系列,為了扛收視率,有些不適當的示範,但只要有機會,她願意改過。接檔的「天下第一味」及「我一定要成功」,少了暴力腥羶,多了勵志向上,她說︰「觀眾一定能感受到我願意改變的誠意。」

最近蘇麗媚又開了一條新路,主動找導演王小棣合作,她想要證明三立都會台有能力做出不同以往的節目,她們兩個討論了很多想法,最後王小棣提出新戲「波麗士大人」,拍台灣警察的故事,蘇麗媚二話不說就答應,哪怕回到公司後,會議上同仁開始提出質疑:「警察的警徽滿街跑,大陸版權根本不能賣!」蘇麗媚只好一再擋子彈。該劇的製作人黃黎明收到蘇麗媚看過的劇本,也深受感動,蘇麗媚不是應付了事,而是密密麻麻地寫了很多筆記,「她真的很用心,」黃黎明說。

「我不做收視率分析,但我知道觀眾失落的美好是什麼。」

別人講起如何創造高收視率,總是煞有介事地準備一堆報表數字,蘇麗媚卻說:「那都是假的。我編劇可以感動人,不是因為那些數字,而是我知道人們失落的美好。」她心裡一直有種焦慮,當社會失去信任,人與人已經無法單純相信彼此,蘇麗媚急著要用自己的影響力做好事。她對節目部的同仁說:「我們去買棒槌,把每個人的冰冷都敲掉吧!」又說:「做電視節目的人,就是握有棒槌的人!」

她也找導演梁修身合作,當她聽梁修身說戲時,兩個人眼眶都紅了。在三立入圍金鐘獎的慶功宴上,她看著節目部的人,心中充滿感動,她感性地說:「我最想告訴他們,你們儘管去拚吧!我當你們的肩膀!」說著說著,她眼眶又紅了,忍不住自嘲:「我很傻喔?」

她笑自己「哭點很低」。前陣子三立舉辦了台內徵文,讓「地理雜誌」系列的工作人員寫一個題目:「台灣在哪裡?」她看完所有文章後,大半夜打電話給監製王淑娟邊哭邊分享,她感動自己對台灣的夢想與熱情,工作人員都感受到了,她說:「節目的企畫跟我不會一起工作,但是他們想的跟我想的,都是一樣的,我們都想把溫暖跟美好傳遞出去。我這麼平凡,卻好幸運,有這麼多寶貝。」

在一些人眼中,蘇麗媚或許嚴厲,但他們沒看見的,是蘇麗媚感性的眼淚。蘇麗媚的夢想大得有點嚇人,她希望人才都能來到三立,希望創意人不要受苦,希望讓他們在世界發光。她不服氣地說︰「誰說我們做不到!」

蘇麗媚

◎1994年進入三立電視台,目前為三立電視台執行副總經理,曾經成功打造「鐵獅玉玲瓏」,捧紅三立偶像劇系列,包括「薰衣草」、「海豚灣戀人」、「格鬥天王」等劇。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潮人物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