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找回遺落二十年的名字

更生人阿得〉 通緝重犯轉身傳道
文 / 瞿欣怡    攝影 / 蔡仁譯
2007-09-01
瀏覽數 950+
找回遺落二十年的名字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阿得(王勝得)曾經是被下了格殺令的通緝犯,台中黑道甚至稱呼他「地下皇帝」,他壞事做盡,有揮霍不完的金錢,但他好羨慕平凡人,羨慕他們可以結婚生子交朋友。他故意讓自己被關,也期待與父親和解,然而,悔改談何容易,他跌了好幾跤,他已經不能再錯。

躲家暴,墮入黑道淵藪

家裡開自助餐店的阿得,曾經是個品學兼優的好學生,國中畢業時還拿了市長獎,在父母姊姊的心中,他是個本質很好的孩子,放學後就待在家裡唸書。

高中那年,家裡開始有了暴力陰影,父母不斷為錢爭吵,父親總是因為一些小事就對母親拳打腳踢,母親在挨揍後常跟他哭訴,他也無力抵抗父親。有次,他親眼看見父親對母親動手,他決定離家出走,躲開家人,躲開暴力與眼淚。

家裡沒有溫暖,他就躲到外面找溫暖,至少那裡不會有父親的拳頭。跟幫派混上後,要錢有錢,還有人保護他。18歲的阿得混得有聲有色,同學們還在騎機車,他已經開名車;別人晚上補習,他上酒店找小姐。但這樣的日子過不了幾年他就感到空虛,他開始羨慕同學考大學,平平凡凡地工作、結婚生子。但他已經沒有回頭路。他沒有未來,也見不得光。

才20歲他就成為通緝犯,有七、八年的時間,他夜不成眠,一有風吹草動就以為警察來了,他同時準備六個地方可以躲,最長住半年,最短剛放下行李就得翹頭。就在這時候,道上的朋友教他吸食海洛英,告訴他:「吸了可以睡覺。」沒想到一夜好眠卻換來接下來十年的痛苦。

阿得也失去了自己的名字。在黑社會,你犯下的案子愈大,就愈不能透露真實姓名,否則會被賣了。連他女朋友們都不知道他是誰,沒有人知道他的職業,也從來不知道他的名字。他用王八機,一隻手機裡有一百個號碼,交錯著用才不會被警察發現。

他也沒有朋友。黑社會的義氣都是假的,相殺是義務,這回我幫你砍人,下次就換你替我挨刀子。每頓晚餐都像鴻門宴,檯面上喝酒說笑,下一秒就反咬你一口,他無時無刻不保持警覺,防警察,也防仇家。

他們集團講求「盜亦有道」,不搶平民,專搶賭場,他講究以黑制黑,台中的黑道甚至稱呼他「黑道皇帝」。他不是沒有心軟過,他曾經帶著4、5個人去搶一間有二十幾個人的賭場,當小弟用刀子架人,甚至砍人流血時,他剎那間感到不安,有錢有什麼用?那些都是靠欺負人得來的。

然而,要混黑道就不能心軟。在阿得最瘋狂的時候,火力至少可以裝滿兩台小客車,比現在警方的維安配備還猛;他玩簽賭不是賭運氣,而是拿槍決定賭局。有次,他將老大托付的一百多萬寄放在哥哥那裡,沒想到嗜賭的哥哥把錢給花光,擺明了:「要錢沒有,要命一條!」阿得一怒,就要朝哥哥開槍,爸爸衝出來把槍搶了,拿槍指著自己的心臟,眼見兄弟相殘,老父親情何以堪。

曾經最疼愛他的姊姊,哭著對他說:「你乾脆燒炭自殺,這樣你死了,我還可以替你收全屍,不然你在外面被亂槍打死,我都不知道要去哪裡找。」阿得聽了很絕望,他想:「我的生命真的這麼沒有價值嗎?」

試回頭,更生路起步難

第一次被抓,阿得是故意的,他真的厭倦逃亡生活。一個沒名沒姓,要靠毒品才能入睡的人生,過下去還有什麼意義?那時候他已經是集團副首腦,他知道太多秘密,無法離開,唯有進監牢才能離開集團。被抓到的那一刻,他覺得終於解脫,可以見光了。

第一次出獄後,他到姊姊經營的貿易公司上班,老大放過他,他也順利戒毒要重新來過。然而,當同事們發現他的過去以後,漸漸疏遠他,下班後大家相約聚餐,整群人從他身邊走過,卻連招呼也不打,那樣的冷漠讓他無法承受。很久之後才有同事對他說,曾經看過混黑道時的他,翻臉跟翻書一樣,打麻將不順就當著父母的面前翻桌子,這樣的惡子,誰敢接近?

吸毒的朋友卻在此時出現,他把海洛英遞給阿得,說:「吸了會好一點。」有了第一口,自然會有接下來的無數口毒。他一邊打海洛英一邊哭,他真的想回到現實社會,但他找不到出口,他心裡想著:「只有海洛英了解我。」他毒癮最大的時候,每六個小時就要施打一次海洛英。

第二次入獄後,阿得又試著戒毒,出獄後去當業務員,與同事相處愉快,大家一起翹班喝下午茶,但當他們看到他全身的刺青,知道他的過去後,他又落得孤單一人。他只好找回他的老朋友,海洛英。

求重生,親情喚回新生

第三次入監前,阿得的父親告訴他:「好好去坐牢,等你出獄後,我們一起生活,重新來過。」原來在阿得高中時,父親又因為細故要揍母親,阿得衝上前阻擋,父親一怒,拿了把武士刀要砍他,他也毫不客氣抓起一把武士刀跟父親對砍!父親氣得破口大罵阿得不孝,兩父子從此砍出一道鴻溝,漸行漸遠。

入監後父親常來探望他,給他希望,可是在他出獄前的兩個月,父親突然停止探望他。出獄當天,他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打電話給父親,沒想到電話已經停用,原來父親已經在兩個月前過世。

這次,他下定決心痛改前非。他到台北獨居,遠離以前的人際網路,最後更搬到「趕路的雁」。他每天跟弟兄們一起讀經、工作、唱詩歌。

他也開始以本名跟人交朋友,他笑說第一次跟人家講自己名字的時候,還真是不習慣。他也體會到想睡就睡,才是最大的平安喜樂。他跟著劉哥、劉姊上電視談話節目「美人晚點名」做見證,他穿著西裝,神情嚴肅地談論自己的過去,也很大方地告訴大家:「我是王勝得。」他煮的咖啡,姊姊笑說:「喝在嘴裡是苦的,但心裡很甜。」

阿得認真讀聖經,他靦腆地承認想考神學院,又說如果考不上,也要去傳道。他哽咽地說:「我曾經答應我父親,會為我們家戴一頂方帽子,就因為這句話,他從來沒有放棄我,他走了,我還是想努力做到。」父親來不及看他悔改,也等不到他盡孝道,但阿得要用餘生來做好人,實踐對父親的承諾,也彌補那把武士刀砍下的鴻溝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輕生活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