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我覺得最快樂的是,我什麼都忘記了

角頭音樂創辦人張四十三:
文 / 吳柏學    
2015-02-06
瀏覽數 12,550+
我覺得最快樂的是,我什麼都忘記了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人生很奇妙,有時你不想循著既定道路前進,想要走出新的可能,但是兜兜轉轉,卻意外在十幾年後回到原點,「我們的選擇,塑造了我們的人生」(We are our choices),亞馬遜創辦人貝佐斯這樣說。

角頭音樂創辦人張四十三是音樂圈的傳奇人物,穿著隨興的他,略帶殺氣的犀利眼神卻暗示了他有稜有角的音樂生命態度。大學念的是電影,退伍卻意外進入唱片業,短暫經營過地下電台,1998年他創立獨立音樂品牌「角頭」。「我們遠離了虛妄與浮華,遠離支配的形式,開始尋找台灣縱貫線上那夢中的音樂角頭」,張四十三這樣期許著自己。

張四十三是許多沒沒無聞創作人的伯樂,最知名的是他一手發掘了五月天、脫拉庫、董事長、四分衛等台灣重要搖滾樂團的傳奇,作品從南王部落的原民歌手陳建年、紀曉君、巴奈,到華麗七彩霓虹的夾子大樂隊,風格涵蓋民謠、搖滾、地下樂團、劇場配樂、電影原聲帶,甚至是被認為不登大雅之堂的電台叫賣秀。各種異質多樣的聲音,都記錄了屬於台灣不同時代的樣貌。

十幾年過去,角頭已經成為台灣最具代表性的獨立音樂品牌,但是喜歡挑戰的張四十三並不以此為滿。他在2010年推出多媒體音樂劇《很久沒敬我了你》,創下滿座率近乎百分百的紀錄,2015年更前進大銀幕,擔任電影製片。「過了十幾年才回來做電影,看到『角頭』兩個字出現,眼淚都要流下來。」他的激動,是因為早在角頭成立之初就有的電影夢,居然真的實現了。

 

南王三部曲  追尋生命最完整的夢

 

電影中,藉由台東南王部落的故事,回頭探問我們應該如何認同自己,重視屬於我們的文化根源。張四十三與南王部落的結緣,可以回溯到1997年,他在公館的漂流木原住民餐廳認識了紀曉君,之後更陸續認識了陳建年、昊恩和家家,「『南王』對我而言,不只是地名,因為我跟它有著一份深遠的記憶情感;從30歲到40歲,在我人生最精華的時刻,一路呵護著它。」

張四十三說,做一件事,永遠是為了累積實力去完成下一個夢想。從「沒沒無聞」的南王社區到「很會得獎」的金曲部落,從一隻麥克風進化到一整個交響樂團,從單純的唱片跨界進化成為音樂劇及電影,張四十三最後的夢想,就是將這些音樂重新帶回部落,為南王部落民謠大師陸森寶成立音樂紀念館。在他的想像中,在這裡可以了解歷史、買到所有台東好聲音、喝杯咖啡或小米酒,並在晚上聽現場演出,讓當地居民不再仰賴商業的掠奪,可以驕傲地倚靠自己的文化生存。

音樂不只是音樂,電影也不只是電影,背後承載的是一個個充滿重量的夢想。過往的每一個選擇與決定,現在看來都指向同一個方向。從南王部落的音樂、音樂與劇場、電影的跨界,到未來的陸森寶紀念館,張四十三用將近20年的時間,終於拼出「南王三部曲」的完整概念。「音樂館落成的那一天,就是我對南王部落任務的終結。」作為一個製作人,張四十三一直在等待畫下句點的完滿時刻。

 

 

 

起來2040  重現台灣5團的搖滾傳奇

 

張四十三這次在電影中擔任製片角色,未來他也希望有機會執導,「我以前在學校的畢業製作還拿過學生金獅獎呢!」他驕傲地說,當時他以《台北的另一個名字》8厘米實驗電影,拿下台灣藝術學院第16屆國際學生評審特別金獅獎,是當時台灣唯一得獎的作品。

受到台灣新浪潮電影大師侯孝賢的影賢,張四十三特別喜歡寫實主義的風格,簡單的故事,背後卻蘊藏深刻的人生滋味。而現在他最推薦伊朗導演阿巴斯的作品,例如《櫻桃的滋味》中,描述一心求死的知識分子,在挖好自己埋屍的坑洞後,一路尋找一位適合的人幫他收屍。影片最後,主角獨自躺在大傘一樣的櫻桃樹下,仰望著茫茫夜空,漸漸露出了平靜的微笑。

生命的滋味,就像櫻桃一樣甜美,享受每一個瞬間,化為生命的養分,這也是張四十三的生命哲學。前陣子是角頭創立的16週年,「我覺得最快樂的是,我什麼都忘記了。」張四十三說,人生要追求的是「無」,他的意思並不是追求消極虛妄的解脫,而是用盡全力讓每件事都有最好的安排,「無」意味的是無牽無掛,回首過去,不感到任何缺憾。

現在他正著手創作關於台灣「5團」——五月天、四分衛、董事長、脫拉庫與亂彈等5個樂團,從沒沒無聞到成為國際巨星的故事。過去張四十三和這5個團有一個「5年之約」,不管大家再忙再累,也要每5年就聚首共同演出一次,「因為搖滾的精神就是大家永遠在一起,一路上就算遇到波折,只要回想當時立下的誓約,我們所堅持的信念,就能夠再努力走下去。」他將劇本設定在2040年的未來,這時幾個團員都60多歲了,為了要表演又湊在一起,故事的名字,叫做《起來2040》。

2040年,美國NASA預測將有一個大小約140公尺的慧星撞擊地球,張四十三笑著說,在末日之夕回顧1997年開始的搖滾傳奇,這個只有未來與過去的故事,不是更加有趣嗎?

從年輕時的橫衝直撞,即將進入知天命的年紀,張四十三笑得豁達從容,他從未懷疑過生命的意義,也從不恐懼未知的死亡,因為他很清楚,他所追求的其實就是不讓生命留下任何空白,在人生結束的剎那間,有無數精采畫面在眼前閃過就已足夠。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新趨勢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