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慘賠上億變手搖飲帝國 六角國際贏在快狠準

一杯台灣珍奶 賣到全球上百個城市
文 / 陳承璋    攝影 / 賴永祥
2018-03-30
瀏覽數 72,900+
慘賠上億變手搖飲帝國 六角國際贏在快狠準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一杯珍奶銅板價格,卻賣到上櫃,全世界上百個城市都喝得到。王耀輝創辦六角國際,一度曾慘賠上億元,如今已準備好衝刺下個高峰。

每年年初是台灣尾牙旺季。企業為提振軍心,老闆不免在台上宣布年終獎金月份。

以賣一杯杯手搖珍珠奶茶起家的餐飲集團六角國際,今年卻格外搶眼,原因是董事長王耀輝在台上慷慨宣布,「績效好的員工,將拿到最高12個月的年終獎金。」

此話一出,簡直驚豔四座,當天被邀請參加尾牙宴的媒體,無不倒抽口氣,很快的,消息就在網路上傳開,也讓台灣人充滿訝異,「賣珍奶,原來可以那麼賺。」

隔天,日報以六角發出高額年終為頭版頭條。38歲的集團管理處協理李珮如,是公司第四號員工,因上台領這12個月年終,意外成為頭版「封面人物」。2017年六角全球拓點達35個國家,茶飲品牌「日出茶太」總店數全球近2000間,她,就是重要功臣之一。

正因六角在國際間快速攻城掠地,去年營收與獲利雙創新高,營收達24.97億元,年增近兩成,稅後淨利1.65億元,年增一成,每股盈餘5.02元,今年目標2500間店,將成為全世界最大的手搖茶飲集團。

出了國門 價位媲美星巴克

目前,在全球上百個城市,都看得到日出茶太的身影,包括印尼、馬來西亞、日本、澳洲、美國等,甚至在法國租金動輒天價的羅浮宮,都能喝到一杯道地的台灣珍奶。

去年六角更推出全球「環島」計畫。只要是世界知名觀光度假勝地,都要插旗。例如一來到熱帶潛水聖地馬爾地夫,會撞見日出茶太的紫色招牌,而在小小的關島也開了五間,讓觀光客在小小的關島任意活動,都看得到日出茶太的身影。

其實,很多台灣人不知道,我們每天約花50元喝到的珍珠奶茶,只要出了台灣國門,馬上跟星巴克咖啡的價位,平起平坐。

日出茶太珍奶,在台灣一杯50元,「到了海外,平均定價,大都是3美元起跳,甚至賣到180元台幣的價位,稀鬆平常,」王耀輝說。

不管在大陸,還是國民所得比台灣低的東南亞,珍奶價位都比台灣貴,向星巴克看齊。訴諸價值、而非價格,珍奶愈貴,排隊人潮愈長,如馬爾地夫日出茶太,每天開門都迎來排隊人潮。

2004年才創立的六角國際,一開始有六個創辦人,因此公司取名六角。而珍奶名稱日出茶太,就是希望只要有日出的地方,都能喝得到的意思。

只是初期經營困難,其他創辦人陸續退出,只剩下王耀輝夫婦苦心經營。13年後,這個從新竹單一店面起家的珍奶,卻成為今日的茶飲日不落帝國,全靠王耀輝敢衝、敢拚、敢給的人格特質,進而打造六角快狠準的企業文化。

嚴控品管 成為競爭核心

六角國際年資八年的產品研發副總經理王漢彬回憶,當初進入六角,本來頗瞧不起茶飲界,搞不懂飲料店為什麼要聘請食品管理人員,「真的不是在拍馬屁,這實在太有遠見,如今品管已成為六角的競爭核心,」服務過全台食品大廠的他早已改觀。

員工口中有遠見的王耀輝,出身竹科工程師,創業時年僅34歲。當時年薪已百萬的他,因聽了一場創業演講,講師分享35歲前若不創業,那就沒機會了,眼看大限只剩一年,所以跟太太王麗玉雙雙辭職,不留後路。

「有後路,就沒辦法毅然決然往前衝刺,」王麗玉選擇與王耀輝同進退。王麗玉原本也是在竹科從事金融服務業,辭掉工作之前,正巧成交一張4億元大單,頗受老闆器重,但,她相信老公做的決定,從4億元的單子,穿起圍裙,改賣一杯40元的飲料。都是高薪的夫妻倆突然不幹了,跑去開飲料店,難免引來周遭親友側目,尤其是王耀輝的老丈人更不諒解,常質疑為什麼要讓她的寶貝女兒受苦?

其實,王麗玉起初也難以調適,由於飲料店就開在竹科附近,有日,她的前客戶竟光顧店鋪,站在店鋪前遠遠看見客戶漸漸靠近,她立刻羞恥心爆發而蹲下,躲到櫃台後,不敢現身。

一旁的王耀輝對她說:「如果你今天選擇蹲下,你就蹲到店倒掉為止。」王麗玉這才慢慢起身,她與客戶四目相對時,空氣簡直凍結。

新竹中華科技大學畢業的李珮如,那時才大三,是店裡的工讀生,她回想以前外送時,老闆都開BMW,客人見狀還不敢靠近拿飲料,因為與印象中騎著摩托車外送的飲料店員差太多。

開間飲料店進入門檻其實不高,任何人只要有本錢都能做,這也是親友當時對王耀輝質疑的原因,但具有工程師背景的他,內心策畫的是,如何把高科技產業與茶飲業相互結合,做不一樣的茶飲業,其中關鍵是科技業一向遵循的標準化流程。

台灣手搖飲料文化向來知名,每年都有新品牌投入市場,然而,能長期經營的卻寥寥無幾,不少品牌最後走向凋零,能進軍國際的更是少之又少,癥結點都在於標準化。

泡茶機簡化 輕鬆推向海外

2009年,一頭霧水被找進公司專職研發品管的王漢彬,最重要任務有二,一是輔導供應廠商通過衛生品質檢測,二是把手搖飲的操作,做到最簡化。

才剛進公司沒多久,王漢彬很快被指派視察原物料供應商,但與其說供應商,不如說是小攤商,他說,好比珍珠,很多攤商都做得很好吃,可是衛生條件都不及格,每批貨的品質又良莠不齊,今天好吃,明天可能口感味道又全不一樣。

因此,他逐一輔導廠商將生產設備規格化,改善製作環境,多年下來,共輔導百餘家傳統供應商通過衛福部核准,不少廠商因此做大,有能力將原物料出口到其他國家。

此外,出貨給六角的所有貨品,每批貨都要通過品管室檢驗,除了生菌檢驗外,茶葉、奶精粉、調味糖漿,都要批批經過品管員的試喝試吃。

一來到六角國際總部內的品管室,能看到一桶桶茶桶,品管員就得每桶試喝,味道不對,必須要求供應商改進,從早喝到晚,員工們笑說,「職業傷害就是茶喝太多容易失眠。」「許多茶飲業最缺的就是中央品管,一個品牌超過30間分店,若沒有成立品管室,品質很容易荒腔走板,」王漢彬點出關鍵。

把手搖飲的步驟簡化,更是重點。手搖飲是台灣獨有文化,外國人根本不懂茶要怎麼沖泡、糖要加多少,步驟太複雜,就難以複製到其他國家。

王漢彬解釋,光是紅茶要用95度的水溫沖泡,向外國籍員工解釋就得花半天,因此,六角研發專屬的泡茶機,茶葉倒進機器,按個鈕就會自動沖泡完成,另外,也研發泡茶咖啡機,茶葉定量,也同樣是自動化,不必費太多唇舌教育訓練,也防止每間店的口味有差別。

這都是王耀輝創業起初,早就擘劃好的藍圖。六角才剛成立,他就想靠著標準化將船開向國際,因為他認為,台灣有太多好喝的手搖飲,今天想出一款爆紅款,沒幾天就有更好喝的產品問世,所以他所想的是,把品質做到最穩定,每間店喝起來都相同,「麥當勞、星巴克,都不是最好吃好喝的,但每個國家的味道幾乎都差不多,品質穩定才能做到最大,」這是他築高進入障礙的創業心法。

看好王耀輝的企圖心與商業模式,很快在2008年,王耀輝拿到第一筆約7500萬台幣創投資金,國際化船帆終於打開,朝著上海、香港、馬來西亞等駛進。

但俗話說,少年得志是人生大不幸,公司成立才僅僅四年,舵手又過於年輕,船開得太快,六角拿到資金後,卻差點翻船。

剛拿到資金的王耀輝彷彿勝券在握,一口氣到上海開了30幾家直營店,快速展店,顯示缺乏嚴謹市調,導致出師不利。在地做生意的潛規則接不上地氣,店租惡意遭哄抬,生意又不好,營運成本大增,慘賠一億多元台幣。

賠錢外,這次他還見識到大陸的「江湖」。

「上海公司要收掉,上海幹部帶著員工到辦公室圍堵我,從早上圍到晚上,恐嚇我,不讓我踏出半步,」被堵的王耀輝,最後找幹部進去私下協商,如果願意讓外頭的員工解散,就加倍給幹部遣散費,這才化解危機。

王麗玉當時最怕接到王耀輝調頭寸的電話,由於資金燒光,連房子都拿去抵押借錢,「已經不是抵押了!我們都已經借到第三胎了!」王麗玉雙眼瞪大說,杯子、設備,能借錢的東西都拿去借,甚至還去地下錢莊借高利貸,「真的慘到不知道該怎麼形容,」王耀輝苦笑。

即便已經過多年,不少資深員工想到當時慘況,還會忍不住落淚。因為資金燒光,公司必須趕快從上海抽身,把目標轉往香港、馬來西亞,才能創造足夠現金流,讓營運繼續走下去。

第四號員工李珮如,那時才28歲,是第一批被派去香港找加盟主拓點的員工,因為經費有限,香港的辦公地點就是員工宿舍,20幾個員工晚上就塞在15坪大小的空間,肩挨著肩,腳挨著對方的頭睡覺,沒有辦公室,只好到有興趣的加盟主洽商。

流程標準化 大賺授權財

「真的很崩潰,公司狀況不好,我們先遣部隊必須馬拉松式,從早到晚與業主談合作,趕快帶錢進公司,」李珮如對當時的慘景刻骨銘心,她還記得,因為臨時被派到香港,大家不會說廣東話,每日都看賽馬轉播刻苦練習。

這堂一億元的課,讓六角後來大舉轉往東南亞發展,且改變經營模式,改以授權代理方式,與各國有興趣的業者合作。

靠著夫妻倆的拚勁,六角與印尼五金賣場大王ACE合作,在當地100個通路布局;在菲律賓,則與知名連鎖餐飲The French Baker合作,漸漸把合作模式建立起來。

至今,與其說六角國際是一個餐飲集團,倒不如說他們是貿易出口商或IP(智慧財產權intellectual property)授權商,由於六角嚴格要求標準化流程,因此,全球近2000間店的原物料與設備,都要從六角台灣出貨,且每售出一杯飲料,六角平均能抽3%的授權金。

為了掌控所有分店的品質,六角進一步將組織獨立出兩大部門,分別為IBD(International Business Development)與IBM(International Business Management),負責國際業務拓展與國際業務營運管理。王耀輝說,這兩大部門的合作,讓六角在國際加盟的優勢,足足領先業界至少六年。

收購牛肉麵 再闖小吃市場

難就難在六角集團新竹總部兩大部門的人力,管理全球2000多間店的營運,都靠這兩個部門長年的經驗才能辦到。

與六角曾接觸過的商業發展研究院副院長王建彬分析,六角已發展成熟的資通訊系統,透過POS系統、營運系統,能很清楚知道每天在全球賣出多少杯飲料,銷貨量、庫存多寡都可以快速得知,是目前台灣業界少有的能力。

2017年初,六角國際爆發與馬來西亞代理商代理糾紛,總部決議與原代理商解約,等同一口氣少了當地165間加盟店,主因也是六角透過銷售進貨數據發現,馬來西亞代理商私自改用其他原物料,經協商規勸仍無改善,因此忍痛解約。

李珮如說,「走到解約這一步也是迫不得已,合作那麼久大家感情都很深,每次去馬來西亞都是住代理商的家,但如果放任馬來西亞違規,那是否其他國家的代理商也能有樣學樣?」可見六角透過一套管理系統,讓全球加盟店軍紀嚴明。

也因他們發展出完整的全球加盟體系,現在六角除了做日出茶太之外,進一步的將集團定位成「台灣平民小吃的發展平台」。王耀輝有更高的企圖心,希望把缺乏管理與標準化的台灣小吃,套上集團經驗,推到國外去。

其中,他認為最有機會國際化的台灣小吃,就是牛肉麵。因此他拿下新竹知名的「段純貞牛肉麵」,極力進行品質標準化研發,很可能將是下一個王牌。

從谷底爬到現有的成績,當初跟著六角一路成長的員工,都已經位居要職,原本是工讀生的李珮如現在已是集團協理,曾在六角澳洲加盟店打工的黃崇弼現在也是國際營運經理,集團內員工只要表現好,很快都會被拔擢,無論出身高低,人人都有機會,這使得員工都對王耀輝不離不棄。

王漢彬眼中的王耀輝,總是有目標有眼光,他才進公司沒多久,王耀輝就與他說,公司未來要IPO,所以請他編好部門財務,他笑說,當時根本聽不懂IPO是什麼,小姨子還笑他,只有一個人的部門,是要編什麼財務?沒過多久,六角就成了全台第一間靠著賣珍奶上櫃的企業。

平日,王麗玉的穿著都頗為時尚,採訪當天,穿著一雙大金色的鞋子在辦公室走動。她的父親幾年前過世,如果看到王麗玉如今有自信,且神采奕奕的模樣,肯定會對他當年如此反對兩夫妻開珍奶店,感到寬心了吧。

本文出自 2018 / 04 月號

夾縫求生!1000個台師變陸師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經濟國際財經傳產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