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美濃要水,不要水庫?

文 / 許彩雪    
1993-10-15
瀏覽數 20,850+
美濃要水,不要水庫?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九月天,懊熱的中午時分。北台灣正為久旱不雨而大傷腦筋,高屏溪流域的南台灣居民,都因早先下的幾場大雨而暫時鬆了一口氣。然而空氣中似乎另有一股不安的氣氛正在流動。

溯高屏溪上行,不安的氣氛在美濃鎮凝結。擁有五萬多居民,看似平靜的小鎮,一觸及建水庫的話題,一下子就炸開了。

「如持政府非做不可,除非把我們全殺光,否則不會順利。」穿著汗衫的美濃鎮廣林里里長傅榮發揮舞著雙手,用濃重的客家國語傳達全里的決心。計畫中的美濃水庫一蓋,首先就會把整個廣林里所在地淹沒,傅榮發的反應格外激烈。

根據經濟部水資源統一規畫委員會的藍圖,引取高屏溪上游主流著濃溪豐水期餘裕水量的美濃水庫,工程總經費高達近七百億,將來年供水量達四億立方公尺,可供應高雄、屏東約六百八十四萬人口的公共及工業用水,峻工後,南部將不再有水荒。但是對美濃鎮居民來說,水庫都有如一隻巨獸,即將吞噬他們的家園。

身家性命誰來保障?

「說什麼解水荒,做水庫要十年,那裡能救急?不去造林、整治高屏溪,高雄市遲早還是會沒水啦。」國民黨籍的鎮長鍾新財帶頭反對建水庫,傅榮發則說,「鎮長的意見就是我的意見。」跟著鎮長腳步走的不只傅榮發里長一個,今年四月,鍾新財就帶著十九個里長分別到高雄縣政府、立法院抗議。美濃籍作家鍾鐵民、地方刊物月光山雜誌社長林茂芳等人,也組成美濃愛鄉協進會串聯反對行動。

按照水資會的計晝,民國九十年美濃水庫要完工。原本今年七月一日就要展開徵收土地的工作,因為居民反對,行政院已經刪掉原列的十八億經費,要負責單位重新評估。而整個進度暫時擱置,被美濃人視為初步的勝利。

鍾新財舉出三個在美濃興建水庫的疑慮:安全問題、生態環境和究竟誰受益?規模將是全台灣最大的美濃水庫,令將來要生活在它腳底下的美濃人坐立難安。水庫主要工程之一的美濃水壩高一四七公尺,距最近的九弓林庄只有一公里多,「萬一有什麼差錯,緊急措施如何?沒有一個單位敢保證。」傅榮發說他拿這個問題問水資會,後者卻只回答「那時訊號一定會響」。

民國四十六年做大水、田園被衝毀的陰影還留在美濃人腦海裡;而最近大陸青海水壩坍塌的新聞,更讓他們無法稍減對水壩的恐懼。「建翡翠水庫之前,台北市民飽受限水之苦,建好後水荒問題解決了,到現在也沒出過什麼事,」台北的官員用大多數人的利益遊說美濃人,但結果並不樂觀。

遍布樟腦、鐵刀木、蛇、和黃蝶的美濃特殊自然生態環境,一向是當地人自傲的財產,如今他們擔心水庫一來,再也不能維持舊觀。「在這裡搞一個水庫,會被人家笑死啊。」計程車司機載客進入著名的黃蝶翠谷,也是壩址所在,不由得抱怨起來。

廣林里全里四十幾戶人家都在預定的水庫集水區範圍內,水庫一建,居民勢必要全部遷移。在里長傅榮發看來,水庫的水不是給美濃人用,建水庫對他們可一點好處都沒有。

幽靈人口進駐

傅榮發說,四、五年前,美濃人贊成聲音還蠻大的,因為相信建水庫後,居民可以賣些特產給觀光客,為地方帶來繁榮。然而壩址距離太近、蓄水量太大,生命問題驚醒了他們的美夢,情勢跟著大為逆轉。局外人觀察,美濃人真正的不平,來自相對剝削感。從當地居民還不知道要建水庫,美濃就陸續進駐了一批批外來客,在谷底種滿易栽植的芒果樹,準備將來領取徵地補償費,光是廣林里已經多出幾十個戶口,「我都不知道這些人長得什麼樣?」傅榮發嘲弄地說。

一位有親戚是中央政要的美濃人更透露,美濃的許多山頭已經被高雄縣某知名財團買下,而在其中做中間人介紹土地買賣而賺進數千萬元的美濃人,他就認識好幾個。

利益團體幕後操縱之說繪聲繪影,美濃人再也不肯轉圜。同鄉的國民黨社工會主任鍾榮吉、國大代表陳子欽、省議員鍾德珍呼籲投贊成票,也被責罵:「李登輝一請吃飯,回來就轉向推銷水庫,」興建與否,在地方已演變成派系糾葛。

政治力介入,讓事情更複雜。有人以為,鎮長鍾新財先贊成而後反對,與聞到反對民意風向想爭取選票,不無關係。陳子欽和鍾德珍最近表態將參選下屆鎮長。美濃人預測,興建水庫的贊成與反對,將會演變為選戰焦點。

水資會舉辦了一次說明會後,「鎮長就不開門了,」坐在台北辦公室裡,身後掛著一張偌大的美濃水庫興建圖,水資會總工程師林襟江很覺無奈。為了能和美濃人順利溝通,閩南籍的林襟江和水資會主委吳建民都開始學講客家話。他們也嘗試繼續說服美濃人,水庫興建後仍會保持美濃的純樸安詳美麗;生態資源不但受到保護,更將發揚光大;同時保證施工期間維護環境不被破壞。

為了化解阻力,水資會運用政治途徑協調省水利局,在今年六月把流域並不廣的美濃溪提升為主要河川,畫歸中央管轄,這樣一來,「美濃溪就可以優先整治,」林襟江說要做給美濃人看。

同為反對陣營的月光山雜誌社長林茂芳卻指出,他們寧願政府利用明年鄉鎮長選舉的機會,讓全鎮做個公民投票,由居民自已來決定要不要水庫?

台灣要不要再建水庫?是不是一定要在美濃建?當美濃人的生存、生態、生活權利,和外界相牴觸時,執政者如何拿捏?要與不要之間,將會是科學的論辯,抑或政治的角力?在這些問題獲解答前,美濃的門似乎不會開。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