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在教育體制高牆上打洞,讓學生探頭看見世界

熱血教師的公民課
文 / 李雅筑    攝影 / 蘇義傑
2015-05-15
瀏覽數 12,550+
在教育體制高牆上打洞,讓學生探頭看見世界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妳說,教育的目的,究竟是什麼?」一個陽光午後,眼前這名理著平頭、張著大眼睛,講話起來鏗鏘有力的老師,拋出這樣的問題。

「是要讓學生理解自己和世界,成為更好的人嗎?」一時被受訪者問問題,給出了一個籠統的答案。他抖抖肩膀回應:「有這麼好的事?我教書這幾年才意識到,原來過往的教育目的,是要大家學會服從、學會不思考!」

接著他從袋子裡拿出一本書,「寫這本書,是因為我要做一次全面的革命!」書名是《思辨:熱血教師的十堂公民課》,封面上,他身著黑色西裝,胸口別上黃色絲帶,象徵著向香港革命致敬。他手裡拿著黑色看板,上頭寫著「從高中課堂出發,十場關於公平正義的思辨對話」

他是黃益中,今年36歲,政大東亞所畢業,現為台北市大直高中公民與社會科教師,教書11年的他,另一個身分是台灣居住正義協會理事長,「巢運」發起人之一,被大家稱為是「不在課堂,就在街頭的熱血教師」。

最近,他的影響力更向政策端延伸。勞動局長賴香伶決定,未來高中生必須得認識勞動權益與法令等知識,黃益中被選為課程設計人,預計規劃三小時教材,將在北市的26所高中和41所高職全面推行。

但事實上,他也曾對社會議題無感,抱著看熱鬧的心態參與遊行,「我從來就不是一個正義的人,」直到2010年底,工作多年的他決定買房成家,看了上百間房,卻發現買不起,自己竟也成了不公不義體制下的受害者。

不甘心的他積極投書媒體,甚至寫信給總統府,但皆無力扭轉。「這一刻,我才理解到社會運動的偉大、街頭抗議的心酸。」

於是他決定挺身而出,現在社會運動總少不了他的身影,不過他堅持不帶學生一起,也從不邀請學生上街頭。黃益中認為,學生是獨立個體,有權力選擇自己關心公共事務的方式,重點是,他們是如何看待這些事、又是如何理解。

在教學現場多年,他坦言,過往的教育目的就是要塑造出一批服膺體制、順從政權的好國民,「這讓學生只專注在自己,對社會上發生的事情一概不知,甚至是有所誤解,」他開始明白,若是要改變,一切得要先向下扎根。

「教育的目的應該是要塑造學生的品格,讓他切身感受和理解不同群體的處境,並反思如何達到真正的公平正義。」

一股責任感油然而生,在課堂上,他力求呈現真實社會事件樣貌,透過一次次的提問和反思,撞擊學生的心。他要求學生閱讀經典著作,像是《正義:一場思辨之旅》《斷臂上的花朵》等,並連結到台灣時事議題,許多學生反應,上黃益中的課,腦子沒停過,也沒想過學校的公民課,能成為自己與社會事件連結的重要窗口。

像是「多元文化」課程,黃益中以近年台北車站面對外籍移工聚集在一樓大廳的事件為例,以此帶出文化位階、我族中心主義和多元文化主義等概念。他在後記寫下:「如果受教育的結果只是養出一批會讀書會賺錢的菁英階層,或是嘴巴上老愛掛著有愛心的偽善知識分子,這就是教育的絕對失敗。」

除了課堂改變,黃益中更希望往後推動全台校園的改革。他舉例,許多學校推廣性別平等教育時,找來輔導老師來演講,他質疑,有些根本是做半套,「很多都是假的啦!」他說,自己在五月底就請一對交往30年的同性戀情侶來學現身說法,「當事人聊這些年的心路歷程,這才是真正的教育!」

台灣綠色酷兒協會秘書長王鐘銘在書上巧妙形容,黃益中就像是「國王的新衣」故事中哈哈大笑的小孩一樣,敢說真話,一針見血的言論,背後是簡單又純真的信念,一心一意想建構公與義社會。

「他是在體制高牆上打幾個洞,讓青春小毛頭有機會鑽過去看新視野。」這波課堂革命還在延燒,從點燃每個人心中的小宇宙開始。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人物專訪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