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事件過後,媒體該給生還者、罹難者家屬的空間

【空難省思】
文 / 魯皓平    
2015-02-06
瀏覽數 18,950+
事件過後,媒體該給生還者、罹難者家屬的空間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從去年7月到今年2月,復興航空連續兩場重大的飛安事故,造成了至少90位民眾死亡、20人受傷的悲劇。數十個家庭就此家破人亡,幸福美滿的人生,因為一場場空難而支離破碎。

透過電視畫面的播送,家屬哀戚、悲慟欲絕的神情令人心碎,他們的眼淚,訴說了無盡的悲傷。天人永隔的生離死別、白髮人送黑髮人的遺憾,都是一般人無法想像的沉重與噩夢。

只不過,在這個身心俱疲、心力交瘁的痛苦中,我們卻還是看到有許多媒體,不斷的在醫院、招魂現場圍繞著生還者、罹難者家屬,追問他們的心情與感受,或每天在新聞上播放罹難者的照片,讓家屬再次受到二次傷害,這無疑是在傷口上灑鹽的作為。

在認知上、問題上與輕重程度的拿捏上,媒體應該掌握的恰到好處,而不是為了追求收視率而侵擾受害者家屬。以下5點,是台灣媒體在災難事變後經常犯的錯,如果能省思避免,會對遇難家屬有更多的尊重與關懷。

事件過後,媒體該給生還者、罹難者家屬的空間

1、採訪家屬不緊迫盯人

每一位罹難者家屬都不是公眾人物,他們沒有面對過媒體,更不希望第一次面對媒體時,是詢問痛失至親後的感受。發生重大變故時,家屬要處理情緒,也許無法承受現實、也無法相信親人已喪生。但當記者與攝影機不斷圍繞家屬拍攝時,只是給他們更大的壓力與難堪。

正確的方式,應當是要等家屬理好情緒後,適可而止的關心訪問,並徵詢可能需要的社會幫助,留給家屬更多的時間與空間。

2、不詢問無腦問題

「你很難過嗎?」、「你會痛嗎?」、「你現在的心情怎麼樣?」都是我們經常會在災難後聽到記者所發問的問題,這種問題不僅彰顯了記者的不專業,也是讓死傷者家屬無言的問題。雖然說,電視台記者這麼問通常都是因為畫面需要,但也該設身處地想,如果自己失去了家人,被記者問「會難過嗎?」,有何感受?

事件過後,媒體該給生還者、罹難者家屬的空間

3、不過度報導生還者心情

一場災難,不可避免會有不少的罹難者,但也有些許有福份的民眾,會逃過這場災難性的死劫。有生還者當然令人開心,也自然會成為媒體追逐的焦點,包含如何逃生、怎麼做到逆境生存,以及英勇救人的事蹟等,這些故事自然都應當被宣揚,但如果毫無節制的播送,只是對罹難者家屬更大的傷害。

罹難者家屬會想,為什麼生還的不是我家人?為什麼老天爺要這樣對我?為什麼我家人要受到如此沉重的折磨?如果媒體不斷的曝光生還者家屬訪問畫面,不僅有違家屬的本意,也是讓罹難者家屬再次受傷。

就像是這起復航空難唯一一家三口都生還的林明威,因媒體太過關注、將他捧成了英雄,壓力大到決定取消原定要在今日召開的記者會。

事件過後,媒體該給生還者、罹難者家屬的空間

4、避免拍攝死傷者特寫畫面

為了聳動、震撼的畫面所達到的收視率,某些媒體會無所不用其極的拍下罹難者遺體的畫面,只用少數的馬賽克將臉部特徵製作模糊,但血腥的畫面,除了是讓社會更加恐慌,也是在「消費」最應當受人尊重的死者,這種行為極其不道德。

5、了解真相前不該隨便臆測

在飛安調查的真相真正出爐前,媒體都不應該私自臆測可能的失事原因,或在調查報告真正明朗之前,將責任歸咎於某人。輿論的力量,能夠輕易的毀了一個完整的家庭,不實的報導不僅輕率、導致無辜的人受冤枉,也容影響檢方的辦案方向。

媒體們應當學著災難事變後的自律,給予生還者與罹難者家屬更多的空間,畢竟,喪親之痛何其沉重,媒體不該再以任何一種方式,讓家屬受到二次傷害。

事件過後,媒體該給生還者、罹難者家屬的空間

(圖片來源:新聞畫面截圖)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產業綜合全球焦點政治傳產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