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新加坡第一的祕密

GDP成長第一‧競爭力第一‧移民第一選擇
文 / 世界新聞小編    
2013-02-06
瀏覽數 13,150+
新加坡第一的祕密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衝!衝!衝!新加坡連下三項世界第一!

結算2010年,這個偏居東南亞的蕞爾小國不但搶下經濟成長率世界第一、國家競爭力世界第一,更榮登「最想移民的國家」榜首。

何以有如此成就?最顯而易見的,是今年甫開幕的兩座綜合育樂中心(IR)所帶來的人潮與錢潮──包括世界最貴、最性感的酒店「濱海灣金沙」,以及環球影城進駐的「聖淘沙名勝世界」。然而,新加坡的企圖還不僅於此……。

對台「星」威脅〉新加坡地很小,但野心很大。政府為招商引資做了很多他國做不到、不敢做的事:為石化填海造陸、為科技製造劃專區、為生醫大開尺度。估計在2010年15%的經濟成長率中,製造業貢獻近半。在台星正熱烈洽簽自由貿易協定(FTA)的此時,新加坡的開放、積極,值得台灣借鏡。

精英「星」據點〉

新加坡人很少,卻極具魅力。為了充實國家競爭力,積極打造高等教育以及移民政策,吸引來自中國、印度、東南亞等國際精英人才為之效力,甘願來新加坡共同打造第二個故鄉。

結算2010年,可望奪3個世界第一

東協之星:博弈雙「沙」領軍成長

2010年進入尾聲。回顧金融海嘯後這一年,哪個國家表現顯眼?除了兩大新興國家中國與印度外,還有一個國家令人不敢忽視。那就是新加坡。

2010年,新加坡可望奪下至少三個世界第一。

首先是GDP經濟成長率在主要經濟體中世界第一,達13%~15%,甚至超過中國、印度。

再來是於瑞士洛桑管理學院(IMD)國家競爭力評比中,從2009的第二名再升一級,擠下香港,首度成為世界第一。美國蓋洛普民調「2010年最想移民的國家調查」,新加坡同樣拿下第一。

除了三個世界第一,若再問,亞洲2010年最轟動的新旅遊景點在哪裡?新加坡的兩座綜合娛樂中心(IR, Intergrated Resorts),也鐵定名列前茅。

其中,又以占IR面積不到5%的兩座新賭場,最具話題性。因為這兩座賭場受歡迎程度,遠超過各方的預期,為一向較拘謹的新加坡帶進來的收入也超乎預期,已成為新加坡的新面貌。

打造奢華觀光,吸引亞洲新富甘願一擲千金

來到4月開幕的濱海灣金沙(Marina Bay Sands)賭場裡,600張賭桌、1500個吃角子老虎機集中在一、二樓密密布排,一輛黃色蓮花跑車(Lotus)大剌剌地當獎品展示著。專注緊張的氛圍有如暴風雨前沉悶的氣壓,偶然被幾處爆發出的大叫聲切破一道口。

角落有處高籌碼賭客的專區,一把不到五分鐘就見真章的「百家樂」撲克牌局,一注賭金下限是200新加坡幣(以下簡稱星幣,約新台幣4800元),上限為7.5萬星幣(177萬台幣)。百家樂由莊家和玩家對賭,賭客兩邊都可以押。

百家樂是最受歡迎的牌局,某一團十多人的中國豪賭客正圍住一桌下注,由一位戴眼鏡的斯文中年人領頭,他押「莊家」或「玩家」,其他人也跟著押,每人經常一把就將一疊10多個、面額都是100星幣的籌碼推進押注區。也就是一場五分鐘的賭局,每個人的輸贏以10萬~20萬台幣計算。

「兄弟,我今天贏了10多萬(星幣,約200萬~300萬台幣),不錯,要收了。」「怎麼這麼沒膽,手氣正順呢。」偶然的對話,點綴在high得不得了的現場。坐著、站著共10多人的中國豪賭客團,盯著這張賭桌已好幾個小時。

濱海灣金沙造價高達57億美元,賭場正中央40公尺高的屋頂,懸掛著世界上最大的水晶吊燈,以知名品牌施華洛世奇(Swarovski)水晶做成,鑲上13.2萬顆水晶,使用6.6萬顆LED燈,共6.4公尺高、7.1噸重。

濱海灣金沙總裁兼首席執行官湯瑪斯.阿瑞斯(Thomas Arasi)表示,在數字及經濟效益之外,濱海灣金沙扮演的重要角色是:為新加坡帶來全新吸引力及話題,而且是國際級的,「我們很高興在其間扮演了關鍵角色」。

從4月開幕至9月,已有超過500萬遊客來到濱海灣金沙。三棟連棟大樓矗立在最繁華的濱海灣邊,獨特的造型,重劃了新加坡天際線。「新的濱海灣將重新定義新加坡,有如上海灘定義了上海,」新加坡總理李顯龍的公開談話,點出濱海灣一帶種種再造大工程對新加坡的意義。

成功定位1〉架起東南亞溝通橋樑的亞洲之心

不只是旅遊方面改變了面貌,一向給世人拘謹嚴肅印象的新加坡,其實真的變得又不太一樣了。

兩座綜合娛樂中心就真的讓它變得好玩些。已經簽署15個自由貿易協定(FTA),居東南亞最多。近幾年周旋於中國、印度、中東國家間,新加坡對本身在亞洲扮演的角色更有信心。同時新加坡仍持續過去多年來的吸引人才政策,持續積極吸納國際人才、跨國企業,超速度地加深國際化程度。

首先,在亞洲國家崛起之際,近幾年來新加坡努力成為亞洲的橋樑國家,企圖心顯著。

「新加坡要做『亞洲之心』,」新加坡駐台北商務辦事處代表羅家良,以一個詞歸結新加坡的定位。

「新加坡只是地圖上的一個小紅點,什麼都沒有,我們必須開放,大量簽FTA,成為國際進入東南亞、中國找尋機會的門戶(gateway of opportunity),」新加坡國際事務學院高級研究員謝秀瑜分析,這已讓新加坡直接和台灣、香港競爭。因為台灣與香港也都希望成為其他世界進入大陸市場的窗口。

善與眾多友邦交好,更積極爭取龍象資原

融會華人與西方文化的新加坡,儘管距離大陸遠一些,但做為東南亞的唯一已開發國家,在亞洲扮演的角色愈來愈重要,早與中國、中東、印度三個最熱門的三大亞洲新興國家、區域建立關係。

例如印度已有3000多家企業在新加坡設點。新加坡與中國也是愈靠愈近。與中國簽的FTA運作已一年多,2010年前三季,與中國的貿易增加30%。

2009年,中國國家主席胡錦濤到新加坡拜訪資政李光耀;2010年,李光耀到中國拜訪了中國國務院副總理李克強及前中國國家主席江澤民。李光耀親自考察,以示對中國的重視。

2010年9月,李顯龍總理走訪中國上海、長沙、重慶、武漢及蘇州五個城市,當時接受《21世紀經濟報導》採訪時指出,中國內陸城市逐漸發展起來,他認為,未來新加坡和中國合作是有潛能的,如果找對長期投資對象,三、五年內可以看到成果。

中國則在學習新加坡,如何一邊開放經濟、一邊維持一黨專政的做法。

「新加坡萬一國家可用的法寶都用完了,最後的法寶是向中國靠攏,掌握中國經濟崛起的機會,這一吃有30年機會,」到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學擔任訪問學者、成大政治經濟學研究所特聘教授宋鎮照,如此觀察新加坡的戰略。 新加坡甚至早已成為中國的文官訓練所。宋鎮照指出,南洋理工大學設有中國事務處,開辦「大陸市長班」已很多年,影響很大,短期一個月的大陸文官培訓,來的都是市委書記、省委書記、市長來上課;另外也有一年的學位課程,要寫論文,這些大陸領導人畢業後個個都具備了「新加坡經驗」,對於新加坡與中國關係的未來發展極有助益。

成功定位2〉以居留權利換取人才腦力

除了積極定位為亞洲的橋樑國家外,一直以來新加坡就是跨國人才、跨國企業群集的「亞洲的聯合國」。這種現象近幾年來更是愈來愈明顯。

當計程車司機周先生,載著《遠見》記者到新加坡小印度區的路上,他像導遊般解說:「新加坡還有小泰國、小緬甸、小菲律賓,都可以去看看。」

事實上,小韓國也正在形成中。在丹容巴葛區已有10多家韓國餐廳,250家韓國企業要求在這一帶開公司;2009年,有13.5萬韓國人住在新加坡,比2006年成長80%。

世界知名的蓋洛普調查機構,從2007至2010年大型執行跨國的移民意願調查,訪問了148個國家、總共35萬人,新加坡更是各國人民最想移民的國家(台灣排名第91)。如果新加坡全數接納這些有意願的移民,人口總數將是目前的三倍,達到1500多萬人。

事實上積極引進國際人才,新加坡有不得不的理由,因為當地婦女生育率只有1.2,和台灣一樣屬全球倒數的國家群,迅速老化中。

因此新加坡政府從2004年開始採取寬鬆的新移民政策,大量吸納有專業知識及有資產的國外精英,給予永久居留權(PR,permanent resident)、甚至公民證。據傳言,中國知名影星鞏俐、李連杰均已取得新加坡的永久居留權。

台灣也有不少精英變成新加坡人。最轟動的是拿下世界撞球錦標賽冠軍、史上最年輕的球王吳珈慶。新加坡從2008年開始熱情挖角,到2009年終於拍板定案,新加坡開出的條件是,一年給5萬新加坡幣薪水(約台幣118萬),外加出國機票、食宿全額補助,以及免服兵役,其中光是出國參賽經費每年就可以省下約70萬~80萬台幣。

 運動選手、影星、專業白領、高階主管,教授、學生、醫生……,新加坡缺什麼樣的人才,就從國際吸引什麼樣的人才。

2005~2009年間,取得新加坡永久居留權外籍人士的數量,以平均6%的速度成長。截至今年6月最新資料,已有54萬人拿到永久居留權,占新加坡所有人口(含短期工作者)的11%。

這個方法除了可引進世界精英幫新加坡提升競爭力外,也可成功減緩新加坡老化的速度。

據2010年6月統計,新加坡取得永久居留人口的扶養老人比率(15~64歲人口比65歲以上老人)為8.2,公民的扶老比,則只有7.2。

對高階人才大開門戶,直接提升本地競爭力

除了引進精英白領,新加坡並引進大量短期外來工作者,低階的如佣人、建築雜工,來自東南亞及中國,薪水低到只有2萬台幣出頭,並不給予PR身分。

10月間訪問新加坡期間,認識了陳天瑞和Sumy兩個馬來西亞人,他們天天通勤到新加坡建築工地。「我每天5點半起床,騎摩托車到工地,不堵車1個小時可以到,堵車加半個小時,」趁短暫的休息時間,陳天瑞抽著菸敘述家裡狀況,他是數十萬名新加坡的外勞之一。

至於高階的白領則來自全球各地,每月薪水至少近15萬到20萬台幣起跳,新加坡政府希望他們藉短期工作瞭解新加坡,並進一步申請PR。

以IBM做例子,頗能說明國際人才聚集的現象。在新成立的IBM科技園區中,一看就能辨識是來自不同國家、族裔的工程師們,正忙著組裝、測試一台台高階伺服器。

IBM新加坡總經理李良煌指出,這裡的科技部門有55%是新加坡人,45%是外國人,來自愛爾蘭、印度、中國、印尼等國。「到新加坡的都是各國精英,他們可以快速帶動新加坡本地人才的能力,」李良煌說。

1990年,短期工作人口比住民人口(含公民及PR)的比例是1:10,到2010年升到1:3,增加速度很快。

政府服務「隨插即用」,讓外商更樂於投產

外籍白領人才是否入住,其實與外商、外國投資是掛鉤的。當外國企業紛紛選擇新加坡設點時,所需的人才就會跟著被吸引來。

據統計,目前有7000家外商企業在新加坡設點。又根據加拿大研究機構OVUM的資料,全球員工人數超過7000人的大型跨國企業中,有六成將亞太的營運總部放在新加坡。

9月,知名的德國家電Bosch、法國家電Thomson,就決定將東南亞總部設在新加坡;Bosch表示,在歐洲以外最大投資就放在新加坡,因為要布局未來高成長的東南亞市場。

「新加坡提供外商『隨插即用型』的產業服務配套,政府把房子蓋好、裝璜弄好,外商只要帶個行李箱進來住就好,」拓墣產業研究所資深經理張瑞華,如此比喻外商在新加坡設點的便利度。

2006年,台灣吸引的外商投資金額是新加坡的1.3倍;但是從2007~2009年,國土只有台灣1∕50的新加坡,所吸引的外資已是台灣的1.5到2.3倍。

外資群集的效應產生很大的影響力,快速提升新加坡的競爭力。

成功定位3〉以F1、IR催生人造觀光大國

產業方面,新加坡已是亞洲的煉油中心與製藥中心之一。例如石化產業最具指標性的乙烯產能,新加坡從1994年的47萬噸,增加到2010年的262萬噸,成長6倍;同期台灣達405萬噸,成長僅4倍。以人均乙烯產能來看,新加坡2010年為558公斤∕人,是台灣的3倍。

新加坡目前正如法炮製,發展起高附加價值的綠色產業、生技、數位娛樂業等。近幾年來新加坡還努力成為「人造觀光大國」。沒有太多值得稱道的自然景觀、人文景觀,那就以想像力和人工創造出國際級的景點,這正是新加坡的新作為。F1賽車、兩座綜合娛樂中心是最新代表作。

另一個也在2010年開幕的綜合娛樂中心「聖淘沙名勝世界」,裡面有賭場、旅館、飯店及亞洲第一座環球影城(Universal Studio)。聖淘沙名勝世界企業傳播副總監林順華表示,每天可以接待8000名旅次,3月開幕以來到8月,到環球影城的旅客人數已破百萬,今年全年目標是破300萬人,應該可以達成。

聖淘沙內還有亞洲最大糖果店、亞洲第一間性感內衣名牌「維多利亞的祕密」(Victoria’s Secret)專賣店、全球第一個史瑞克城堡、馬達加斯加專館等。

「我們就是不斷提供世界一個來新加坡的新理由,」新加坡旅遊局中國華東地區處長黃元敬指出。

屢建「世界第一」話題,更是會展首選之地

推動觀光的成效很驚人。最新統計,到新加坡的旅客,七成是觀光客,三成是商務客,顯示為觀光前來的才是多數。

新加坡過去每年觀光客數量在900萬~1000萬人次之間,但2010年拜綜合娛樂中心之賜,數量將一舉突破1200萬。7月單月破百萬人,更創下史上第一次。

新加坡也努力打造自已成為「活動王國」。根據官方統計,新加坡在2009年共舉辦了689個各式國際會議,並連續三年被國際會議組織UIA評為「世界最佳會議城市」第二名,僅次於美國。

2010年8月,新加坡舉辦世界首次的青年奧運會,有5000位國際運動員及家屬前來。辦F1,新加坡政府要花1.5億星幣,但賽事只能帶進1億星幣的觀光收入。然而,經濟效益並非新加坡的唯一考慮,而是為打響「國家品牌」。

黃元敬指出:「我們把F1擴大了,賽事是三天,但我們把活動拉成十天,當做節慶來辦。」比賽結束當晚10點,美國知名天后瑪利亞.凱莉(Mariah Carey)在政府大廈大草場上,唱至午夜才結束,現場有300位藝人踩高翹。還有其他的演唱會,找來亞洲天王天后級的張學友、張惠妹在濱海灣金沙演唱,此外也辦展覽,整個活動就像個嘉年華會。

新加坡以「人定勝天」精神創造出的「世界第一、亞洲第一」觀光景點還真不少,包括世界最大的鳥園「裕廊飛禽公園」、世界最大的觀光摩天觀景輪(Singapore Flyer)等。

接下來,黃元敬指出,2011、2012年還有新的項目,包括國際郵輪中心、新的體育館、濱海灣國家植物園(會有世界最大的海事博物館)及斥資43億台幣興建、全球第一個以河流環境為賣點的河川生態園,會有全球最完整的淡水野生動物。

購物方面,新加坡主要購物街烏節路花了4000萬星幣重新改造,長達三公里,一下子蛻變為亞洲最長的購物街,數十個購物中心群聚。新加坡政府並鼓勵各購物中心將入口做成開放式的,讓遊客更容易接近,有的地鐵站出口可以直接進入商場。

亞洲之心、跨國企業及人才聚集地、人造觀光大國……,新加坡政府為維持高成長,採取的手段及方式是全球少見的積極。

貧與富、強與弱,對立日益顯著

內在挑戰:急速成長的副作用

只是,當新加坡快速成長時,也產生一些副作用,成為當地的新問題。首先是社會風氣和治安問題。

兩座IR開張初期,賭場派出免費專車到各社區載人,即使新加坡政府設下當地人必須付約2400台幣才能進入賭場的限制,前往的民眾依然絡繹不絕,至9月底,已有上百萬人次的新加坡人進入賭場,每天報紙打開都是IR的相關新聞。破財、破產事件頻傳,新加坡政府因而禁止免費專車服務。

10月12日的新加坡當地報紙報導,名列今年《富比士》(Forbes)雜誌評選、新加坡前40大的富豪郭炳福(經營遠洋水產事業),在兩家賭場共輸掉了1億星幣(約2.4億台幣)。同天報紙還指出,某位馬來西亞沙巴州來的木材富豪輸了5000萬星幣(約1.2億台幣)。

精英至上心態,強壓環境保育及底層弱勢

副作用之二,是外來人口增加太快,造成新加坡「原住民」對工作權、環境的不安,及社會基礎建設無法負擔。 新加坡原始公民中,華人占74%,馬來人占13%,印度人占9%,但現在滿街都是多國籍的工作人口及新公民。事實上,計算勞動力,目前每三個工作人口就有一個是外國人。

今年6月最新數字,含短期工作人口的全國平均失業率是3.2%,但原始住民卻達4.5%,遠高於平均數。

新加坡最大華文報《聯合早報》總編輯林任君表示,不僅工作權、居住環境不同於以往,新加坡人對身邊突然出現很多聽不懂的語言感到不安,父母更擔心未來子女的受教權問題。

土生土長的新加坡人隆森,住在政府組屋中,明顯感受到自己的家鄉已變了個樣子,「假日一到,外籍勞工在社區旁邊喧鬧狂歡至凌晨,留下大堆垃圾,找警察巡邏勸導都沒用,」他講起來滿肚子氣。

副作用之三,是當地居民也頗有微詞,是否為了追求高成長,而不惜犧牲自然環境。聖淘沙名勝中心可開發面積為49公頃,等於1∕10個聖淘沙島,哪來這麼大的可用土地?一位當地人表示,那裡原本是自然保育地,應該是不能開發的,但政府竟釋放出來。

新加坡政府也將煉油、石化工業集中在由外海七個小島填成的裕廊島發展,土方來自哪裡? 中華經濟研究院院長蕭代基指出,新加坡政府鏟平了印尼的一個小島,取土填新加坡海,對環境的破壞是無法回復的。連被填平的七個小島的海底生態勢必將遭遇浩劫。

貧富差距與全球本土之爭,恐激化社會對立 副作用之四,是貧富差距持續擴大。2009年聯合國開發組織(UNDP)報告中的貧富差距指標「基尼指數」,在全球經濟發展國家中,香港以0.434排名第一,新加坡以0.425位居第二。

2009年,新加坡人均GDP為3.7萬美元(每個月約9.7萬台幣),而人民月收入中位數是2400星幣(約5.7萬台幣),顯示出財富創造與財富分配上落差很大。

「我每個月賺星幣2000~2500元(約4萬到5萬台幣),隔壁賺4萬(約95萬台幣),收入這麼低和收入高的人一起算,這樣的平均數沒有意義,」常聽到外國人稱讚新加坡的高人均GDP,吳先生如此冷冷回應。

新加坡人有八成住在政府所蓋、方正規矩的大型組屋中,價格約20萬~40萬星幣(472萬~944萬台幣),但有錢人住的私人住宅,價格動輒上百萬星幣。

花旗銀行10月中在新加坡推出為富豪打造的終極信用卡(Ultima Card),條件是必須擁有受託管理資金達500萬星幣(約1.2億台幣),新加坡是亞洲第一個被美國總部授權可以銷售的國家。

據今年美林發表的「世界財富報告」,新加坡擁有百萬資產家庭的數量比去年增加了35%,達12.2萬戶。

副作用之五,是強者與弱者的不平衡。尤其是政府和人民、外國企業和本土企業的差距愈拉愈大。

新加坡政府的能力,舉世有名,但對公民社會的形成,卻造成一定程度的障礙。舉一個例子說明新加坡政府的作風:在已通車的捷運紫線上,每站都停就是不停「Woodleigh」站,都已蓋好卻不啟用,據當地人民私下反映,是因為這區人民把票投給了反對黨。

「政府愈來愈強,人民就愈來愈弱,不聽話的會遭到處罰,」一位當地的知識分子表示,新加坡人民在追求穩定或追求自由中掙扎,創新能力和自主意識都受到壓抑。

經濟發展上,新加坡政府以吸引外商為產業發展政策,結果也可能造成本土企業普遍疲弱不振。

新加坡的電子及零組件產值達台灣的一半,然而,本土大型的企業只有一家Creative,上市公司,做MP3等電腦周邊產品,最近還被蘋果電腦的iPod打得很慘。

新加坡是亞洲製藥中心,國際一級藥廠齊聚,然而,新加坡本土最大的藥廠,卻是以製造「虎標萬金油」聞名的虎豹公司,技術層次差很多。

這個位於馬來半島最南方的小國,作為很像海灘常見的招潮蟹:身體很小,卻有著大小極懸殊的一對螯,一隻甚至比身體大的巨螯,擋在胸前像盾牌,可用以嚇阻敵人,也用以求偶。

新加坡很小,靠大螯讓自己看起來很大;但是政府與民間、外商與本土、富與貧,落差也如同一對螯。然而,招潮蟹的大螯總是不斷向海揮舞,希望招來外商大潮。如何均衡各種落差,可能是新加坡在創造三個世界第一、在復甦與高成長外,不能忽視的新挑戰。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全球焦點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