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沒了董狐筆,誰來維持公義?

把脈社會
文 / 洪蘭    
2017-03-29
瀏覽數 23,500+
沒了董狐筆,誰來維持公義?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這個新聞著實令人驚訝,學生自己有錯,不去反省,還敢去告老師,這是什麼世界?自從太陽花學運之後,台灣的社會好像沒有了真理,變成隨人編派,誰的聲音大、吵得兇,誰就是對。君不見行政院對攻進立法院的學生撤告,但那些依法執行任務的員警卻仍是「殺人未遂」的被告在等著開庭?

看起來,台灣的老師真是不能做了。教書要說話,說話時,進入大腦的氧氣只有原來的24%(所以言多必失),若是家有隔宿糧,誰要去做猢孫王?肯去做猢孫,主要是靠熱情,但是現在政府任意拿老師開刀,加上學生這種無理投訴,真是再有熱情也教不下去了。

過去學生程度不好,我們怪老師「教不嚴師之惰」;但在現行制度之下,老師哪敢嚴厲?台灣的學生可以評鑑老師,國外學生雖然也評鑑老師,但是那個評鑑只作參考用,不像台灣明訂為占升遷的20%以上(比例依各校不同),處理不當,飯碗不保。在這種情況下,師即使不惰也不敢嚴了。

進無禮、退無義,則天下亂

台灣表面上保留了中國傳統的文化,事實上,知識分子是很不被尊重的,連中研院的副院長都會被立法委員叫到國會去羞辱,遑論窮酸臭的老師?

目前台灣的確沒人敢講真話,因為一出聲,便被圍剿,累及祖宗八代。例如美國同意釣魚台是日本的,因為政府親日,便沒有人敢出聲抗議;台大那位已經被調查委員會認定論文造假的教授,不但不必退還國科會給他的一億多元獎助金,台大還要「繼續」發給他第三年的250萬元獎助金。大家看在眼裡、悶在心中,卻敢怒而不敢言。

這是一個危險的現象,因為知識分子是社會的良心,他們如噤若寒蟬,社會便沒有公義,沒有了董狐筆,上位者便可為所欲為了。

平定太平天國之亂的清朝水師提督彭玉麟說:「士大夫之出處進退,關乎風俗之盛衰,天下之亂不在盜賊之未平,而在士大夫進無禮、退無義」。

好個「進無禮、退無義」,老百姓是上行下效的,目前台灣之亂就在於此。難怪顧炎武說「士大夫之無恥,是為國恥」!

教育是國家的根本,學生程度不好,國家就沒有競爭力,但是一個不尊重老師的國家,它的學生程度又怎麼可能好得起來?

本文出自 2017 / 04 月號

VR/AR激戰 最強台灣隊來了!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