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師鐸獎校長陳清圳:連我也興起棄守念頭!

行政負擔重 小校更有三大難題
文 / 陳芳毓    
2015-10-27
瀏覽數 63,050+
師鐸獎校長陳清圳:連我也興起棄守念頭!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難題1〉

編制少12人,行政量不減

一間編制完整的大校,有教務處、學務處、總務處、輔導處四位主任、12位組長;小校卻只有二位主任(教導、總務)與二位組長(教學、訓導)。少了12個人力,行政量卻沒有相對減少。

陳清圳是雲林縣古坑華南國小校長,也是樟湖生態國中小代理校長。這兩所學校,各年級都只有一班,每年校務評鑑前一個月,華南國小三個組長和主任都是連續一個月凌晨下班。宿舍數量不夠,陳清圳於是讓出宿舍,去睡校長室地板。

即便如此,兼行政職的老師還是告訴他,「一年『服監刑期』滿,我就要離開了!」

偏鄉小校的孩子,高比例來自隔代教養與弱勢家庭,需要更好的教學及額外照顧,彌補崩壞的家庭功能。這些學校靠老師用熱情苦撐,若行政不減量,他們可能滅頂。

去年,樟湖完全中小學十多位老師走掉1/3,得召聘五位新老師。陳清圳心急如焚,終於在9月28日教師節那天,找齊人選。

即使暑假就找到好老師,但是也沒有辦法保證他們不會因其他學校開出更好的條件,而放棄偏鄉。

因此,陳清圳不知何謂「放暑假」,因為每年7、8月他都在到處「拜託」老師參加甄試。

難題2〉

導師兼主任 年年找新人

老師兼行政意願低,有些學校便將代理老師推入「行政火坑」,陳清圳不想這麼做,正式老師只得身兼多職。

華南國小的兩位組長,還身兼導師,只好利用下課或放學後處理行政,填完自己班的資料,再填全校資料。而樟湖生態中小學被縮減一個處室,剩三個主任,卻得做兩個學校的行政量。

因此,這兩個學校就像遲交作業的學生,經常被公布在教育處的公文遲交名單上。陳清圳覺得委屈,「給錢時,是一個學校;交報告,卻要兩份。」

今年5月,又有正式老師申請調校,代理老師的一年聘約也期滿;因為地區偏遠,很難吸引優秀老師主動報考;年復一年地找老師、找行政,即使是學校年年增班、曾獲師鐸獎的超級校長陳清圳,也被壓得喘不過氣。今年7月初,他沮喪地在臉書寫下,「如果連我也興起想棄守的念頭,路,會越來越遠。」驚動教育部長吳思華親自回應。

幸好,因與公益團體「為台灣而教」(Teach For Taiwan)合作,華南國小比往年更早找到老師。不料9月開學前,又來了一道難題,因為廠商嫌學校太遠,不願送營養午餐。

難題3〉

地處偏遠 社區事務一肩扛

可以找社區媽媽,自己買菜、自己煮嗎?答案是幾乎不可能。

根據「學校衛生法」,營養午餐須由營養師監督,還要優先採用中央農業主管機關認證之在地優良農業產品;一般家長並不具備這樣的專業,地方小農也沒錢做相關認證。種種限制,使校方動彈不得。

最後,雲林縣教育處決定補助學校工資及油錢,陳清圳將這個工作機會留給社區居民,讓他定期下山買菜。儘管如此他仍擔心,來回車程超過一小時,萬一食物因缺乏冷藏而酸敗,責任又誰屬?

在學校行政事務外,華南與樟湖兩校還扛下許多社區服務。在陳清圳的理念中,偏鄉小校最重要的功能之一,就是照顧社區。

2006年,華南國小學生人數一度低於30人,瀕臨廢校的邊緣。人口外移造成社區萎縮、老化,學校的問題,就是社區問題的縮影。

為了找回學生,陳清圳從振興社區做起。他募款建立社區醫療站,聘請居民當社區醫療司機,隨時載老人下山看病、載偏遠地區孩子上下學。社區寫「農村再生計畫」、老人填申請表格,也請老師幫忙。

幾年後,學生人數終於逐漸回升,華南國小獲頒「教育部十大經典學校」,還有市區父母將孩子送到山裡來上學。

「我們不做,誰做?」陳清圳憂心忡忡,「小孩靠他們照顧啊!」

小校扛起的,除了學生的未來,還有社區的存亡。如何減少瑣碎行政,讓老師們將精力放在迫切的教育事務上?

本文出自 2015 / 11 月號

你,同學會了沒?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12年國教高等教育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