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浪漫首相與菜鳥議員如何改變日本?

政權輪替後 民主黨治國策略
文 / 黃浩榮    
2009-10-01
瀏覽數 41,650+
浪漫首相與菜鳥議員如何改變日本?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哪個字詞最能形容當前全球的政治風潮?

「Change(改變)」無疑是唯一答案。

台灣、美國在去年相繼政黨輪替後,日本也在日前完成了「政權交代」(按:日語的政黨輪替之意)。

成軍僅11年的民主黨,在總席次480名的眾議員選舉中取得308席次,大舉擊敗主導日本政壇54年的自由民主黨而獲得首次執政權,民主黨黨魁鳩山由紀夫也成為新任首相。

「政權輪替、兩黨政治成形,是這次選舉帶給日本最大的意義與轉變,」本次大選也參與投票的政治大學國際關係中心助理研究員石原忠浩分析。

但為什麼曾帶領日本創下多次經濟榮景的自民黨,今天會遭民主黨打得潰不成軍?為什麼日本人民要將這位50多年老友送離國會議事廳?

「自民黨50多年的執政,形成許多沉痾,也讓民心思變,」淡江大學前日本研究所所長任燿廷分析,「民主黨的政見正好對這些沉痾提出改革,所以百姓想要change。」

根據日本《讀賣新聞》的選後民調發現,受訪民眾認為民主黨能大獲全勝的首要主因是「對前首相麻生與自民黨不滿」,高達46.4%;其次是「對政黨輪替的期待」,達37.4%;「肯定民主黨政見」者為10%;而認為「對民主黨黨魁鳩山由紀夫有所期待」者,僅僅2.5%。

自民黨難革新,不攻自破

換言之,1955年成立、年過半百的自民黨,絕不是因為民主黨太高明而敗北。根本上是由於自己的不爭氣從而打敗了自己。自民黨政治派閥與技術官僚形成保守的利益共同體,宛若活在侏羅紀、行動遲緩的大恐龍,無法快速因應時代變局、與選民期待漸行漸遠,是人們對自民黨大失所望的關鍵。

日本政治長年由文官體系的技術官僚(即公務人員)所主導,他們憑著優異的能力與豐富的事務經驗,往往比來去匆匆的民選政治人物更加瞭解國家政務,甚至政策的擬定也都由官僚來負責、再交付政治人物背書推行。

「日本的官僚權力很大,他們70%~80%畢業於東京大學,官僚中的『東大幫』是最大勢力,」政大國關中心亞太所所長蔡增家指出。

然而,由於技術官僚不需直接對選民負責,而政治人物又基於自己對國家事務不嫻熟、以及官僚集團勢力過大等顧慮而不願得罪官僚,加上派閥利益的矛盾與糾葛,導致國家政策經常不能符合選民期待與需求。

加上過去為自民黨一黨獨大局面,選民即便對自民黨不滿,卻也莫可奈何,也因此造成不少選民漸漸疏遠了政治事務。

官僚政治腐化,種下敗因

「自民黨議員和官僚就好像一個複合體,他們是既得利益者,又因為長期執政,所以一直覺得這種體制非常穩當,」日本中央大學法科大學院教授森信茂樹對此批評,「也因此,他們造就的僅是一系列令國民失望的政策和一連串的政治醜聞,這是官僚體制的弊病。」

終於,改變的一刻到來。日本長年的不景氣與金融海嘯衝擊,造成民生困苦、怨聲載道,加上前首相福田康夫的頻頻失言,民怨終至沸騰,讓主打「政治改革」「以政治主導取代官僚主導」政見的民主黨有了可乘之機。

「這次可以發現,選民幾乎是『選黨不選人』,」特地前往日本觀選的蔡增家強調,就連過去對政治保持冷漠的年輕族群也出來投票了,「他們要用選票表達對自民黨的不滿。」

「過去我們總是把票投給自民黨,」在日本東北青森市經營服飾店的內藤涉說,「但這次我們希望把政權交給新世代,我們決定給民主黨一次機會。我們不能老走同樣的路。」

社福政策脫亞入歐,選民青睞

充滿歐洲福利國家風格的各項保護與補貼政策,是民主黨在景氣寒風中用來溫暖選民的一只暖爐,令對未來缺乏安全感的選民趨之若鶩。

在政治路線上標榜中間偏左的民主黨,看準了過去自民黨長期執政造成社會缺乏安全網的窘境,在這次選舉中對選民大開政見支票,推出各式各樣的社福津貼來嘉惠各階層選民。

舉凡仿效法國推出「中學畢業前每位子女每年31萬2000日圓的教育津貼」來鼓勵生育,以及「退休後每人每月國民年金保障最低7萬日圓」「農產品價格補貼」等,無一不對選民構成強大吸引。

為民主黨提供顧問服務的博報堂廣告公司指出,這次民主黨的政見、口號均抓準選民切身感受到的生活水平下滑、未來充滿不安等真實體驗,「讓選民認為民主黨對他們感同身受。」

然而新手上路的鳩山政府,並沒有太多時間沉醉在勝選的喜悅。眼前困難重重,第一要務仍是經濟景氣與搶救攀至5.7%新高的失業率。

根據日本時事通信社的民調,超過77%的日本民眾最希望新政府優先處理的問題便是「經濟景氣」。

專程飛往日本觀選的英國廣播公司(BBC)資深國際政治記者羅賓‧魯斯迪(Robin Lustig)分析,「日本民主黨面臨的挑戰是既要復甦經濟,又要想辦法為那些失業、無家可歸的人提供基本的社會福利。」

的確,自1990年代泡沫經濟瓦解後,日本引以為傲的終身雇用制已經逐漸由非正式雇用的派遣員工所取代。低收入、低保障的人民,生活上愈來愈看不見未來。

東京大學社會系副教授白波瀨佐和子強調,這個現象以年輕的男女國民受害最深,甚至超過半數的女性勞動者,都只是非正式雇用的派遣員工。

「但自民黨政府對此卻視而不見,」蔡增家表示,「他們仍然深信由大企業、官僚及政治世家所組成的鐵三角,才是日本經濟復甦的動力,這是日本人民決定放棄自民黨的最主要原因。」

振興經濟不易,內需不樂觀

儘管日本在今年第二季出現經濟成長,是過去五季來的頭一次復甦。但一般認為這僅是政府前陣子砸進大筆資金救市的一時藥效,要真正延續並穩定國家經濟發展,勢必仰賴擴大內需消費。

然而,日本的消費市場在過去幾季不僅持續萎縮,加上中產階級流失且收入減少,以及人口快速老化等因素,日本的內需消費,前景並不樂觀。

「薪資水準與失業率仍處於戰後最嚴峻的情況,這對未來的消費支出將出現不利影響,」高齡77歲的財政大臣藤井裕久對此心知肚明,民主黨也在積極尋覓長期解方。

對鳩山政府來說,復甦經濟固然困難,但橫在眼前的另一項迫切又矛盾的難題就是落實各項社福政策。民主黨選前承諾不加稅,又要給予民眾各項福利、津貼,在各界眼中簡直就是不可能的任務。

「民主黨的政策是討好選民,在不景氣的時候確實很吸引人。等到執政後,它必須在財政問題上付出代價,」台灣經濟研究院副院長龔明鑫解釋,「但這些福利政策,對於國家經濟的復甦,恐怕沒有太大幫助。」

財政拮据,政治改革是挑戰

「日本財政赤字是先進國家中最糟糕的。政府負債比例占國家GDP的180%以上,歲入不敷歲出,只好靠發行公債來支付債務利息,以債養債,」任燿廷強調。

究竟錢該從哪來?鳩山內閣表示將在政治改革的過程中重新審編預算、減少浪費,從中可節省約一成的預算經費;此外,公務人員的薪資預算也將刪砍兩成。

但重編預算最後能省下多少公帑?本身即是疑問。

而民主黨所主張「用政治主導取代官僚主導」的政改策略、以及刪減官僚薪資的兩成預算,等於要從官僚手中抽走金錢與權力,果真能順利推行?

又民主黨的308席新科議員中,有46%是首次當選的「菜鳥議員」,是否真有能力改革並監管國家預算呢?

儘管民主黨不像自民黨那樣背負太多政商包袱,但改革過程中牽扯許多勢力團體的利益分配,成效最後將如何?已經成為各界矚目的焦點。

槓桿外交,巧妙遊走中美之間

相形之下,外交事務或許是鳩山政府較有政治資本去行事的領域。鳩山選前提出「疏美親亞」口號,選後親中色彩濃厚的岡田克也出任外交大臣,一度讓美國緊張,日本是否會脫離與美國的盟友關係?

「外交上,自民黨與民主黨其實不會差異很多,基本上都不可能脫離跟美國的同盟關係,」石原忠浩觀察,「這種說詞其實也是一種外交談判的籌碼。」

美國外交關係協會(Council on Foreign Relations)日本研究中心高級研究員席拉‧史密斯(Sheila Smith)也在《新聞周刊》(Newsweek)撰文指出,從選後鳩山立即會見美國駐日大使、以及致電美國總統歐巴馬等舉動,可見「民主黨不可能在外交政策上做出革命性的轉變。」

換言之,民主黨嘗試運用外交權力槓桿遊走在中國、美國兩大強權間,巧妙撐起日本的國際位階。

蔡增家認為,有「鳩山大腦」之稱的日本綜合研究所所長寺尾實郎所說的「親美入亞」才是鳩山政府的外交底牌,也能與他倡導的「東亞經濟體」構想相輔相成。

「日本現在想把外交重心拉回亞洲區域來,」他說,「過去外交上是對美國一邊倒,現在希望跟美國追求一個比較對等的外交關係。」

2009年,日本首次「政權交代」。內政思惟上「脫亞入歐」、外交政策上「親美入亞」成為日本政局的新指南。但更重要的是,這些「Changes」,真的會改變日本?不只日本人民,全世界都在看。

平民化的鳩山如何不負眾望?

新首相鳩山與民主黨是否能有足夠本事、不負眾望?

鳩山原本為自民黨員,1993年因理念不合離黨,並於1996年與現任副首相菅直人創立民主黨。

鳩山出身政治世家,也是豪門子弟。曾祖父鳩山和夫曾是眾議院院長;祖父則是鼎鼎大名的自民黨創黨元老之一、前首相鳩山一郎;父親鳩山威一郎也曾出任前外務大臣;外祖父石橋正二郎更是聞名全球的普利司通(Bridgestone)輪胎公司創辦人。

鳩山家族也因身世顯赫,政商人脈寬廣,被譽為「日本的甘迺迪家族」。

現年62歲的鳩山由紀夫,擁有美國史丹佛(Stanford)大學工業工程博士學位,返國後曾在大學任教。1986年接下家族政治事業,在北海道參選眾議員成功,從此步入政壇。

家世顯赫 作風平實

雖然含著金湯匙出生、成長,鳩山為人處事卻向來低調、平民化;雖被說成「日本政界首富」,但不少人在東京地鐵上見過鳩山搭車。

在這次選舉中,他也仿效日劇《Change》的朝倉啟太喊出「用國民的視線看問題」口號,不僅贏得選民青睞,更與頻頻失言、一派紈褲子弟作風的前首相福田康夫形成鮮明對比。

向來高唱「友愛社會」口號的鳩山,曾在東京新橋街開設居酒屋,酒菜價格相當平價,鳩山本人甚至每週都會前往居酒屋親自為客人端送酒菜。

但也因為酒菜價格過於「友愛」,最後只得關門大吉。

「他其實是個浪漫主義、具有理想性格的人,」石原忠浩笑著說,「很多人到現在還搞不清楚他說的『友愛社會』是什麼意思。」

擁有水瓶座理想性格,主張人人平等、不分貧富貴賤,鳩山願意認真從人民的角度去思考他們真正的需要,繼而推出各式各樣的社福政策願景。

擔心鳩山的過度浪漫而難以成事嗎?別忘了,鳩山背後還有位老謀深算、素有「政壇不死鳥」「自民黨終結者」之稱的現任民主黨幹事長小澤一郎。

從政40年的小澤,最早同樣出身自民黨,歷任政黨與政府多項要職的他,不僅嫻熟國政事務,對選舉更是身經百戰。

1993年由於自民黨派閥之爭,小澤帶領多名議員出走,暗中運籌,造成當年自民黨30多年來首次丟失執政權。

今年初,小澤擔任民主黨黨魁,原本被認為有濃厚希望接任首相,卻因祕書涉及違法政治獻金案件遭到起訴,小澤也在5月被迫去職,改由鳩山接任黨魁。儘管沒能登上首相寶座,小澤卻仍以民主黨「代表代行」(代表代理)身分親自調兵遣將、揮軍長征,最後將自民黨轟下執政舞台。

「沒意外的話,明年參議員大選還是會由他負責選舉操盤,民主黨再度勝選的機率很高,」石原忠浩分析。(黃浩榮)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全球焦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