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余英時:恢復人類文明的元氣

文 / 遠見編輯部    
1999-02-01
瀏覽數 11,700+
余英時:恢復人類文明的元氣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我是一個學歷史的人,從歷史看二十世紀,套用狄更斯的話:「這是最好的時代,也是最壞的時代。」

二十世紀初是充滿希望的時代,科學、民主、進化論這些主導性的思想傳到中國,才有辛亥革命、五四運動等一連串的變化。當時中國人深信社會必然不斷進化,民主與科學都將在中國實現,多數人充滿著新希望,這就是所謂的「最好的時代」。

經過百年,我們來看看結果如何。科學的確有偉大的成就,醫療發達讓人類壽命延長,物質生活各方面都改進了。但是,科學也帶來原子彈、細菌、對自然生態的大規模破壞。電腦是傳播的革命,好處是把世界縮小了,但它同時也傳播色情等不健康的事物。什麼事都是兩面的,不能只看到一面。

世界民主化的希望更渺茫。中國搞了近百年,今天大陸上幾乎回到清朝的獨斷制度。去年,大陸的知識分子懷念戊戌政變百年;一八九八年康有為、梁啟超的維新運動,期望藉此促進共產黨改革中國。一百年後中國只回到原點,依舊是對民主改革的渴望。

中國共產黨是一個最自私的權力集團,死抓著權力不放,一切以政權的維持為依歸,人權絕不會得到任何尊重。從這方面來看,民主在中國徹底失敗,二十世紀是一個「最壞的時代」。

以整個世界而言,二十世紀是一個屠殺、破壞、摧毀舊制度的時代。人類因為擁有科學和技術而變得狂妄自大,想把社會消滅、重新塑造文明。納粹迫害猶太人、柬埔寨屠殺,以及毛澤東的文化大革命,都不是無緣無故殺人,而是假借信念、進步、革命之名進行的,這就是人類的狂妄。人類只掌握了不完整的知識,卻自以為找到了歷史的規律,妄想破舊立新。現在許多人開始質疑是不是真的有歷史進化論。

清朝末年思想家章太炎認為「善進,惡也進」,善與惡同時進化。現在看起來,他的話比較有道理。人如果太相信自己,就會產生狂妄的心態。

經過二十世紀,我們知道世界不可能完美,完美只在上天堂的時候才有。人類要不斷創造,不斷一點一滴地改善社會,但舊的困難才去,新的困難又接踵而來,許多問題不停發生。每個時代有每個時代的困難,沒有什麼進化論可以給與我們安慰。

二十世紀終結時的悲哀是理想主義消失了。世紀初有很多理想主義者對時代充滿希望和理想精神,甚至不惜犧牲生命。可是今天所看到的是美好理想的破滅。

二十世紀,以理想主義開始,但以血腥、暴力告終。中國經歷了人類歷史上最殘忍的暴力革命,短期內恢復不了。物質資源毀滅了還可以很快創造,文明秩序、倫理和道德這些精神資源沒了,要經過幾百年的培養才能出現。

下個世紀,人類往什麼方向走是沒有答案的。我認為,中國的變化還沒有塵埃落定,還在尋找當中。二十一世紀是不是會更好,我更不敢說。宗教、種族和文化的衝突都會出現,包括伊斯蘭教和基督教的衝突,美國黑人和白人的種族衝突,種族恐怖主義不會消失。文化衝突是價值觀的衝突,個人和群體間應該如何定位,是人類要面對的問題。

世界複雜得很,我們沒有一定的理由悲觀,也沒有一定的理由樂觀。二十一世紀人類的重要使命就是恢復文明的元氣。二十世紀是大規模的破壞,下一個世紀必須步入重建文明秩序之路。

人不一定能從過去學到教訓;慈禧太后鎮壓康梁改革,國民黨也曾鎮壓自由民主,中共則更嚴厲地鎮壓民主與人權。總之,民主與法治一天不建立,專制或極權的統治者便一天不會從歷史上取得教訓。他們唯恐失去權力與既得利益,對歷史不可能有真正的興趣。我們這些普通人可以從歷史上看到有益的教訓,但卻影響不了歷史的進程。這是人類的悲劇。

(李宛澍整理)

本文出自 1999 / 02 月號

第152期遠見雜誌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