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韋禮安》53分鐘的呼吸

跟小王子學習
文 / 吳思旻    攝影 / 福茂唱片提供
2015-06-29
瀏覽數 4,900+
韋禮安》53分鐘的呼吸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小王子在旅行途中,遇到了一位賣解渴藥的商人,商人說,只要吃一顆藥丸,便可以不喝水,一星期省下53分鐘。

每週多出53 分鐘,你想做些什麼?小王子說,「我想慢慢的向一口井走去。」

沙漠裡,蘊藏著一口等著被小王子喚醒的井,井是小王子心中的渴望、想追尋的夢想,為了這口井,即使是在迷失的荒野中,也有尋找希望的動機。

如果不是53 分鐘,而是3 年,可以擁有什麼?「我會慢慢等,慢慢等,慢慢等,」2007 年因為選秀活動暴紅,歌手韋禮安卻沉潛了3 年,才用《慢慢等》唱出自己的不疾不徐,唱出屬於自己音樂夢的那口井。

不追求暴衝的成長,專注於自己的節奏,難道不怕嗎?韋禮安出道至今7 年,在汰舊換新快速的演藝圈,當舊人離開新人來是種常態時,如何沉得住氣?

有個實驗,人從看到刺激到做出反應,約需500 毫秒。

一般來說,最後的300 毫秒是決勝點,想成功的人必須學會等待,等待球的落點決定了,再用最後的100 毫秒揮棒。

在追求快速的現代,緩慢像是反叛,面對複雜的環境誘惑,慢,卻也是一種等待的藝術。

外表斯文的他,臉上掛著淺淺微笑,看起來是彬彬有禮的小王子,談起話來有種微風輕拂的自在悠閒,然而在暖男形象下,他卻想當隻「會吃人的兔子」,乖乖的,但出其不意。

他是追求完美的雙魚座,從不是容易自我滿足的人。極致完美,隱藏的也許是擔心自己不夠好的恐懼,兩種情緒在鐘擺兩端來回擺盪。渴望肯定,渴望被認同,所以不斷學習,在他身上,可以看見吸收所有生活能量的渴望。

世界愈快,更要慢慢來

紅樓男女欲望的千絲萬縷,在黑色的背景下,舞台上閃爍著細微的點點光影,充滿敘事的歌詞,伴著呢喃又透徹心扉的演唱,舞台下傳來陣陣微微的啜泣聲。

2014 年底,韋禮安在國家戲劇院演出香港導演林奕華的經典舞台劇《紅樓夢What Is Sex?》韋禮安搖著頭說:「很難,很難」,這是他出道以來最艱難的挑戰之一。

啜泣聲,是久違的心靈語言,慢慢的觀察、慢慢的思考、慢慢的琢磨。他把《紅樓夢》小說讀透,再試著理解舞台劇想傳遞的故事,他觀察演員們在每一場表演的細微差異,以調整自己在劇末演出的情感,最後透過口白式的演唱與自然的肢體,和觀眾對話。

用慢來表現快,喜歡思考的他,最近看了《暗處》的英文原著,緊湊的劇情更迭,看似很快,每個細節都彷彿藏著魔鬼,但韋禮安卻放慢速度,仔細在其中探究線索。當所有東西仿若以光速前進時,他反而喜歡放慢,把事情看清楚。

務實的韋禮安,習慣規畫,每丟出一個問題,他會停頓一下才緩緩的回答,一字一句,穩穩的,像早已在腦中思索多次,句句扎實,想好了才說。

現代人講求時效性,流風所及卻什麼都沒有留下。「不是我太慢,是世界太快,」韋禮安說,他喜歡一步一腳印的踏實感,不強求一步登天,而是享受過程中的每個磨難與發現,靜靜的、慢慢的把自己做到最好。

讓自己靜下來

作家米蘭昆德拉在《緩慢》說:「為什麼緩慢的樂趣消失了?以前那些閒逛的人們到哪去了?」

許多人都曾有那種掛在「懸崖邊」的恐懼感,渴望突破困境,卻擔心不如預期,反而墜落崖下。不停擺盪,一天24 小時,8 萬6400 秒,匆忙、慌亂、喧囂成為生活全部,忘了停下來凝視生活。

韋禮安追求完美的性格,曾讓他深受其苦。身處不斷變動的演藝圈,總是擔心自己不夠好,曾經因為給自己太大壓力,退遍所有綜藝節目的通告。

讓自己放鬆,活在當下,是他今年給自己的功課,每天花30 分鐘靜坐,讓心靜下來,試著看見「現在」的自己。

對外在嘈雜很在意,想著剛剛表演不夠好,擔心下一場演出不順利,但此時此刻呢?「仔細看,發現我們花很多時間,擔心未來,遺憾過去,」他說。

戰火讓波士尼亞長期貧窮,市區房子遠看很漂亮,近看卻布滿彈孔。韋禮安連續3 年擔任世界展望會代言人,看見戰火帶來的心靈創傷,在生死和痛苦邊緣掙扎的人們,卻也看見最單純的心靈富足,他說,「世界很不一樣,有時卻又很相像。」

他印象最深刻的是,在亞美尼亞擠牛奶時,一位阿嬤一見他,便給他一個擁抱,直說:「你好像我孫子」,活動結束時親了韋禮安的臉頰。那個瞬間,即使身處遠方,卻讓韋禮安嗅出家的味道。

世界很大,最值得珍惜的始終是生活的片刻,「不用急著下評價,生活會有自己的累積,」他說。

接受不完美

電影《深夜加油站遇見蘇格拉底》,名為蘇格拉底的老人說:「戰士不需盡善盡美,不需常勝不敗,不必刀槍不入,戰士很脆弱,那是真正的勇敢。」

害怕失去自我、害怕不再純真,之前他創作《狼》,藉由嗜血的狼,傳達人類的欲望,隨時要被恐懼與害怕吞噬的不安。今年9 月的演唱會《放開那女孩》,則逆轉心境,述說他的想「放下」。

從不安到願意放下,「女孩」像是韋禮安內心的不安,也是韋禮安對青春的不捨,28 歲的韋禮安,已經開始面臨30 歲的焦慮。

30 歲是人生關卡,社會對30 歲男人有著標準化期待,韋禮安坦言,「我還不想面對男孩變男人的過程」,如果青春的凋零是人生的間奏,接受又是必須嗎?

有乾眼症的韋禮安,去年在貴州拍電影《侗族大歌》時,為了逼出一滴淚,將辣椒水塗在眼角;有懼高症的他,為了專輯宣傳,挑戰4 層樓高的攀岩。「自己的關卡還是要自己過,」韋禮安說,當所有人對恐懼避之為恐不及時,韋禮安像個脆弱的戰士,勇敢接受不完美,面對、解決、嘗試放下。

人生還有許多事想做,韋禮安想到美國讀音樂工程,想要認識全世界最棒的音樂人,他想一直保有快樂玩音樂的赤子之心,他想放下自己的包袱。

渴望完美又要接受不完美,放下堅持、別人對自己的眼光,是很難的課題。「我知道沒人是完美的,我還在學習,」維持自己的節奏,學會靜心享受片刻,放下「應該」的韋禮安,才能擁抱真實的自己。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潮人物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