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聽見心碎的聲音

文 / 夏綠蒂    
2005-11-01
瀏覽數 500+
聽見心碎的聲音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其實一直不是喜歡看戰爭片的人,甚至跟戰爭有關的電影我都不愛,總覺得這體裁無論怎麼拍都免不了有灑狗血的嫌疑,拿著人性中最殘忍跟不堪的處境與控訴來賣錢,怎麼樣都讓我不舒服。但是不知怎地卻突然被報紙電影看板上一小格黃沙下有著一個老人跟小孩遠景的影像給吸引住了,這部電影叫做《阿公帶我回家》。這陣子老人跟小孩還有小動物的電影特別賣座,這原本也沒什麼,但衝著它是「阿富汗二十年來第一部電影」,我突然好奇了起來。我好奇在那個被戰火摧毀殆盡的遠方國度,漫漫黃沙裡,畫面裡唯一剩下的一個老人跟一個小孩,能為這個被戰火蹂躪二十多年的地方說出什麼故事?有什麼故事會比戰爭這樣一個天生的大事故還更撼人?戰爭已經打過了,對冷漠的世人來說,那個地方的高潮已經隨著新聞而結束,那圖片上留著的那一個老人跟小孩還想跟我們說什麼?又能怎麼說?以倖存者的弱勢姿態再搏取一次眼淚嗎?

我知道這樣想很殘忍,這樣說的我根本就是一個邪惡而無心肝的觀眾,然而事實不是如此嗎?就像現在觀眾寧可為了一隻狗而坐在戲院狂哭藉以發洩心中情緒,誰願意花去寶貴的時間,坐在戲院裡再一次接受繼新聞片之後,殘酷戰爭的影像或意像轟炸呢?不是世人無情,而是戰爭太叫人無力,再如何地感同身受都叫人無言以對、無能為力。那樣的壞情緒太傷人。

但我走進去看了,像在挑戰自己似的。然後我被故事吸引住了,一個簡單到讓有經驗的電影觀眾會不斷替導演擔心故事下一步要怎麼走的簡單故事,然而事實上卻是你永遠不知道故事的下一步要說什麼的好故事。先是一個村莊剛被轟炸過,全村僅存的一個老人跟他5歲小孫子離開村莊要去找在鄰村礦區工作的兒子,告訴他家人死亡的不幸消息。這是故事的開頭,也是故事的全部。他們先來到剛被炸死的小男孩母親的老家找他丈人,想先告知他女兒的噩耗,沒想到老丈人的狀況竟然比自己慘,正瀕臨崩潰,在墓園埋葬自己的親人。老人於是跟他說了謊,隱埋了她女兒的死訊,帶著孫子再度回到車站等待開往礦區的卡車。一天一班的卡車來了又走,一旁調皮的小孫子總是錯過,原來小孫子的耳朵在轟炸中聾了卻不自知,反倒以為是周圍人變啞了,所以看到一旁的廢棄坦克車,一直忙著在裡面要幫大家找回失去的聲音,他以為是坦克車把大家的聲音偷走了。

憂心忡忡的老人一直擔心該怎麼跟兒子說家中的噩耗,又憂心轟炸後兒子會不會想不開也出了事。最後他把孫子留在車站旁,一個人獨自坐上卡車去找兒子。然而他並沒見到兒子,他們告訴他他下坑去了,一直在安慰他。老人覺得不對勁,握著茶杯的手一直抖,他最後決定不等了,因為他害怕這種熟悉的安慰──這種隱埋死亡的語氣,他害怕他最後的希望根本也是個悲劇。最後留了他兒子送給他的煙盒當作信物請他們轉交,然後一個人絕望地走進滾滾黃沙回村莊。

「活著的人比死去的人更痛苦」老人一路這麼說著,因為要不斷說關於死亡的謊, 甚至要面對別人對他說的死亡的謊。就是這樣一個關於戰爭的絕望故事,關於愛跟死亡的心碎過程,沒有曲折複雜的情節,沒有戰爭無情的吆喝與激情指控,有的只是一個簡單,卻詩意豐富到讓你內心百折千繞、滋味複雜、起伏不斷的好故事。短短一段找兒子的路,我們隨著老人內心在希望與絕望中徘徊掙扎,它不一定會讓你哭,但會讓你的眼淚在眼眶中打轉至少五分鐘,遲遲捨不得讓它流下,因為你怕聽到自己心碎的聲音。

好看的電影很多,動人的電影不少,但好故事真的很少,這真的是很久不見的好故事。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輕生活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