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從尊重自己的人生故事開始

名電視製作人王偉忠談文創》
文 / 林靜宜    攝影 / 陳志亮、關立衡
2011-06-01
瀏覽數 550+
從尊重自己的人生故事開始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我還在找我適合的位置。」坐在金星娛樂會客室的沙發,王偉忠對我們說。

找位置?這個縱橫電視圈35 年,幾乎跟華人影視流行文化劃上等號,陪著一代代成長的「大國民」製作人,頭都頂到了天,還要找什麼?

他要找的是在文創產業裡的位置,找自己的,也找台灣的。

偉忠: 這幾年之內,台灣的文創是有機會的,碰到時機, 速度很重要,因為文創有時就是推波助瀾,這半年還流行這個情緒,下半年就流行那個情緒了,感情需求很快。

碰撞,是創意的起點。他用「電鍋」碰政治 ,惱人的藍綠對立成為配飯的詼諧模仿;他使「素人」變星光,愈不主流愈能紅,人煙稀少的路,經營久了也可以是主流;他讓文青遇上無厘頭,帝王成了節目名,就像慧星撞地球,什麼事都有可能性。未來,還瞄準達人文化經濟,準備摸索出一套新的市場機制。

台灣的文創碰上了有史來的大好機會。過去因為市場小,文創一直無法成為產業,中國的大市場讓華人文創勢力在世界抬頭,王偉忠卻開始焦急。

偉忠: 我急啊!政治綁死官方、媒體商業化,我們只能靠能力,說破嘴,跑斷腿,你看到這條船就在岸邊,可

以過大海,可是知道缺了很多東西,產官學是斷裂的,大家都有這個心,串在中間的很多是個人,像嚴長壽也是

個人在串教育、原住民。我都55 歲了,就算有熱情,再做幾年真的沒體力。

他擔憂大陸磁吸效應太強,主流、非主流的人才全跑去對岸發展,那,台灣要用什麼唱文創戲?

他看到國外成功案例都是用產業帶著文創走。原本是製糖企業的南韓最大娛樂公司CJ 集團,跨足電影、遊戲、電視與音樂產業,在股東LG、三星支持下, 韓國電視、手機、產品都是如Super Junior、 Wonder Girls等旗下藝人代言,強力輸出韓國文創產業。而,台灣還處在單打獨鬥,靠個人帶著文創走,無法創造1 加 1等於「3」的合作效應。

他也知道,發展文創產業,不能只有硬體,要有好的創意種子、肥沃文化土壤、自由空氣以及有力奧援。他指出,台灣文創有「快樂感、趣味感、流行性」的3大味,這是大陸短期間趕不上,而且台灣的種子與自由空間都好,人們重感情、有溫度,有機會發展台灣特色文化。

於是,他從電視框框走出來,加入科技界、創投界合資成立的「台灣文創一號」創投基金,擔任創意總監,投入1/2 的時間參與文創產業。

就他看來, 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定義的文創項目,不見得每種台灣都能做,舉例而言,各界看好的台灣電影,他持保留。

偉忠: 台灣電影像放煙火,豆子(鈕承澤)這麼優秀的導演,放完之後,必需等待機會,再寫劇本,因為不是一個產業,產業是不斷在做,好好壞壞都會做,文創的機率是5 個會中1 個,有時10 個才中1 個,即使在高點,3 個中1 個。華人電影市場很大,看起來是台灣的機會,這值得研究。如果要進大陸,法令跟通路在人家手上, 合作拍攝存在一些問題,題材的意識形態正不正確?對方投資這麼大,幾億元在玩,你能不能跟得上?

他說得直白,我們聽得點頭如搗蒜。今年3 月,我們走訪上海、蘇杭,那裡的文創單位都在找台灣的創意人才,異口同聲,只要人來,大陸市場就能快速幫人才產業化。

有人真的就能把文創產業做起來嗎?王偉忠叱咤流行影視多年,他比誰都懂人性。捧紅了一堆人,他反而悟出個道理,產業不能光靠天才,必須把天才變人才,人才帶產品,集合在一起 。

偉忠: 靠人快,因為人有人性, 周杰倫一個人可以代表台灣1/5 娛樂界的產值,多厲害!這就是天才,天才可遇不可求, 而且都在「人」上頭很辛苦,個人會老、會變化,控制不了,一定要眾多的人才跟產品。以前,10 個小孩中1 個有孫小毛,很可惜,孫小毛不是活在現在,老實樹如果活在現在,全台灣紅就可以紅到大陸去。

孫小毛不會罷工,老實樹沒有情緒,在王偉忠的文創想像裡,一個公仔若能配合賴聲川的舞台劇、鈕承澤的電影、蔡志忠的漫畫,透過排列組合,比較能做大,否則會像《光陰的故事》,就算在大陸銷售成績不俗,也只是一個「啪!」的閃光。

轉瞬的閃光怎麼變成亮眼的星光?煙火般的點子如何變成萬家燈火? 從熱鬧的偉忠幫節目,能看出他所謂的「碰撞」精神。

反諷政治模仿的全民系列,從《2100 全民亂講》、《全民大悶鍋》到《全民最大黨》,他設定政府與人民的關係,就像經紀人與藝人,一個好的藝人需要很強的幻想力,而經紀人的工作在強化藝人的幻想力,所以他用詼諧模仿「丑化」政治人物,讓他們比本尊更

討喜,以黑色幽默解讀新聞時事,創造觀眾的想像力。

從尊重自己的人生故事開始

王偉忠能成為台灣最精彩的文化創意人,是因為他創作的原則都是先感動自己。他認為,不管做任何事或節目,一個人要從尊重自己的人生故事開始,唯有如此,才能用故事感動人。

不過,從感動到創造產值,還要透過排列組合。本來只是回憶兒時生活的《光陰的故事》,讓眷村文化流行起來, 經過排列組合之後,王偉忠讓眷村文化不僅成戲,還成了眷村菜,跟賴聲川合作《寶島一村》 ,在兩岸巡迴公演,《光陰的故事》也在鳳凰台演出,陸客們好奇,拚命要來台灣看什麼是眷村文化。

引起大家的興趣,變成文化風潮,能靠王偉忠的團隊點起這把火,可要延燒成文化產業,創造產值,中間還缺了能把台灣「寶島一村」轉換成中國「喬家大院」的跨界合作平台。這個缺少的平台也是王偉忠焦急的原因。

眷村與大院其實雷同,都是族群融合的大家庭,這何嘗不是文創精神?李家到王家串門子,吳家的獨門醬料加上方家的招牌麵條,混搭、碰撞,排列、組合。

偉忠: 台灣文創特別多, 若有文創園區,大家常在一起,就可以撞了, 觀念如果通了,產業帶文創,像旺旺如果帶著文創走,是有機會的。製造業跟文創業能不能合?注意兩個概念是不一樣的,製造業是降低成本(cost down), 增加收入, 文創是加值服務(val ue added)。譬如寶成是做鞋子代工,我們可以結合產品,塑造運動明星,像曾雅妮、郭泓志,也可以結合偶像劇、舞台劇或是小胖、星光大道,變成一個產業鏈,那就有趣了。HTC若能做HTC Store,科技加文化也可以幫到台灣。

碰撞,才有無限可能,產業帶頭合作,文創才滾得起來。

王偉忠的心願是當抬轎、造勢的「拖」星,用人脈協助年輕人在兩岸發展文創產業、異業合作。

偉忠: 任何東西是從精神開始。我有文創精神,它就是一種「創」,加上熱情,沒有地域觀念,文創精神的人不能完全是屌屌的藝術家,不會關起來自閉,也不會把自己搞得很高調,跟每個人都可以交朋友。

王偉忠的個性雖然急,卻不貪快。他說,現在想做的事太多了,還在摸索,一旦摸索出文創產業鏈裡,最適合他的位置,就會把自己放進去, 專注做那件事。

有為者亦若是,跟電視碰撞了35 年的王偉忠,跟文創產業的碰撞正要開始,「如果真的做對了,搞不好靠一個電視節目,我就可以把台灣文創整個做起來。」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潮人物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