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下鄉搏感情 述說台灣在地故事

誠意十足電視人,用鏡頭記錄台灣
文 / 瞿欣怡    攝影 / 蔡仁譯
2007-09-01
瀏覽數 750+
下鄉搏感情 述說台灣在地故事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傾盆大雨從清晨持續下著,三立電視台「在台灣的故事」節目工程車在高速公路疾駛,狂洩的雨讓視線模糊,前方還發生五台車追撞事故;這次的目的地是南投,兩天要拍完越野吉普車達人、台灣酒莊。大雨看樣子暫時是停不了了,但製作團隊趕路的腳步比雨還急促。

白浪滔滔我不怕

「這小case啦!」製作人謝岳龍靠在車上,比手畫腳講起另一次的外景經驗,那次在澎湖出海,七級風狂吹,浪一來把船撐得半天高,浪走船跌,船四周都是高浪。為了拍攝節目,攝影師豁出去站在船的最前頭拍攝,主持人抓著攝影師的腳,導演又抓住主持人;謝岳龍拿著DV拍海景,回頭一看,差點噴淚,因為只要攝影師落海,後面一串人全部會跌到海裡。

對於他們來說,每次出外景,就像上戰場,要全神灌注、克服萬難,不容閃失。團隊老大是人稱「龍哥」的製作人謝岳龍,是團隊裡的愛哭一號,從編導做起,已經在團隊七年,對「在台灣的故事」有很深的感情,這團隊的每一個人都是他的革命夥伴。身為監督者的他,在現場總是會留意小細節,危險時抓住攝影師的腳,等待時就在角落幫受訪者做家庭手工。

人稱「阿斗」的主持人劉亮佐是愛哭二號。生來就特別感性的阿斗,常被製作團隊「設計」,每回都讓他措手不及地在螢光幕前飆淚。在錄「跌倒花王」那一集時,他到現場發現腳本被撕了,他只拿到半張開場白,導演說︰「斗哥,接下來就請你自行發揮,我們不停機。」阿斗不疑有他,傻傻地進了花房,他心想,「跌倒花王」應該是好笑的吧?八成是種特殊的栽種法。

沒想到一進現場,他傻眼了,跌倒花王是個矮小的腦性麻痺患者,當他背上幾十公斤灑農藥器時,沒走幾步就因為過重不小心跌倒在田裡,爬起來繼續做,就這樣在田裡顛倒來去。阿斗看著看著就哭了起來,而導演果真一機到底,錄下真情一刻。

有了兩枚愛哭鬼,總得有人冷靜才行,導演吳建勳才29歲就當上編導,他又酷又冷靜。外景地下大雨,他抽根煙冷靜一下,沒一會兒機器已經開拍,專注地監視著現場的一切。當龍哥感性地講起北港大仙尪仔的拍攝花絮時,導演正巧走過來,丟下一句︰「X!那個公仔根本就裝不起來,瘋掉!」然後突然大笑了起來。

原來,那是一尊已經被遺忘了三十年的大仙尪仔,不知何故封箱三十年。為了請出這尊尪仔,北港朝天宮用古禮迎接,當尪仔開箱時,廟裡敲鑼打鼓歡天喜地;沒想到,要組裝尪仔時,卻因為年代太久,沒人會裝,折騰半天都還是七零八落。這下換導演緊張了,萬一這尪仔裝不回來,不只節目別做了,還對廟方不好意思。幸好,最後找來了一位老師傅,二十分鐘就把尪仔組裝好。第二年北港中元普渡時,大仙尪仔還出現在陣頭中,一年前也在拍攝現場的攝影師感性地對龍哥說︰「要不是我們把祂請出來,祂現在還在箱子裡吧!」

困難重重搞定它

「在台灣的故事」,有太多故事可說。然而這些故事,都是整個製作團隊嚴嚴密密織出的一片網。電視上一小時的節目,光是製作期就要一個禮拜以上,三個編導團隊交錯著做,才不至於開天窗。

找到題材,只是開始。接下來還得開企畫會議討論可行性;確定後由節目企畫透過電話訪問,判斷受訪者是否值得報導;題目底定後,由導演與企畫共同勘景;勘景完要進一步蒐集資料,開始寫腳本,開動腦會議,找出新鮮有趣的角度;最後才是去外景地實地拍攝。

ㄟ,別以為這樣就完啦,還有後製剪接、配音等等,對編導來說,那才是痛苦的開始。十幾個小時的帶子要剪成47分鐘,平日笑嘻嘻的龍哥看片子又嚴格得很,如果被退回去重剪,那可有得受了。

雖然累,節目也做了四百多集,八個年頭,讓人好奇台灣那麼小,哪來這麼多題材?原來還是人情味。每到新地方就開心地像去交朋友的龍哥,跟在地人建立良好關係,到埔里還有「在地家人」可以互相照料。跟一家人熟,就熟了整個村子,想要一條線,就牽起整張網。從以前團隊翻遍雜誌、網站、新聞找題材,鋪天蓋地找線索,現在卻有更多時候,是在地人熱心來報題目。

他們也常會收到很特別的禮物,新鮮水果、成箱彈珠汽水一點也不稀奇,有回,樓下警衛通知龍哥有包裹,下去一看,竟然是一個大匾額,送件者是電音三太子,特地請人提了「寓教於化」,大大的匾額到現在都還掛在龍哥的辦公室裡。

濃濃情感在心上

「累得很值得啦!」龍哥憨厚地笑著說。能下鄉看到台灣的在地精神,用鏡頭保存下美好的事物,比做什麼都快樂。「做我們這個節目,一定要對台灣這塊土地有感覺,」龍哥笑笑說︰「我不要用什麼『感情』啦、『愛』啦,來形容,那樣太噁心了,有感覺就好!」

第一次主持節目的阿斗,不知不覺也主持了兩年多,他是個非常認真的主持人,不只一再看帶子,反省自己的表現,甚至會調其他主持人的帶子跟製作人討論。回想起第一次出外景,是到花蓮要從來沒潛過水的他潛到水底。光是在船上他已經晃昏了,一下海,看到台灣美麗的海底世界,瞬間傻眼,感動到忘了頭昏。那段菜鳥歲月,阿斗想起來都覺得好笑。

但這兩年多來他感觸最深的,卻是全球暖化的嚴重,他說︰「如果我們的努力是為了更好的生活,那我們真的要好好思考了。」他在鄉下跟老農聊天時,聽到老農說「全球暖化」四個字時嚇了一跳,原來暖化的氣候讓葡萄都長黴菌了;以前要拍紫斑蝶只要季節對了,就可以拍到成群飛翔的蝴蝶,但許多攝影團隊都撲了空,當地人也說這一切都是因為全球暖化。他憂慮地說︰「我知道我一個人的力量無法改變什麼,但我在節目中一有機會,就提暖化問題,希望可以讓更多人關心。」

「這一群人真的單純、可愛到讓人家想要保護他們,他們做節目,真的很有誠心,」三立電視台監製王淑娟笑說︰「龍哥就像廟公一樣,對台灣大大小小的故事都瞭如指掌,隨便就可以講古。做這種節目的人,都是在搏感情,用心用情在做事情。」

三立副總蘇麗媚出國時,一定會交代王淑娟︰「不管發生任何事都不要煩我,但是『台灣地理雜誌系列』如果有事,一定要告訴我。」每到颱風天,蘇麗媚會焦急地叫大家都收工回台北,一定要全員平安她才能安心。

這個憨厚又誠意十足的團隊,一點也不像「電視人」,他們沒有浮華味,頭上綁著毛巾就下田「工作」,被公司的人戲稱為坐在廟埕前面的老實人,其實也是一則美好的「在台灣的故事」。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輕生活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