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頂

威權政治何時了?

文 / 王建暄    
1994-08-15
瀏覽數 17,500+
威權政治何時了?
Line分享 articlefont

台灣四十多年來基本上是在一個威權政治下發展的,這樣威權政治的存在,以自由民主的觀點來看當然是不進步的;但是朝野上下,尤其是高層主政的人,幾十年來耳濡目染的結果,都習以為常,每有「亦當如是」的想法。當有人批評時,別不免有「為甚麼前面的人可以,我就不可以」的反彈與不平。檯面上的一些政治人物。為求自保或獲取政治利益。對威權政治,小則無奈地接受,大則拍馬激化,使威權政治在台灣益發膨脹。

威權政治實際上就是一種強人政治或帝王政治,強人集威權於一身。制度及法律均可隨其意願而變動。人事安排自然更不在話下。因此所謂關愛的眼神。一摟定江山、層峰的意思、等待上面一句話等奇怪的語句就在坊間流行不斷。大家爭相邀寵,等待浩蕩皇恩。

吳伯雄部長籌畫參選省長由來已久,有勢在必得的企圖心,曾聲言台灣只剩下阿里山也要競選到底。同時吳部長在大家心目中也是一位很不錯的政治人才,但可惜的就是一直未能獲得層峰關愛的眼神,最後只得揮淚退出選局。

台北市長國民黨的提名亦復如此,有人想選又退選,原因也是一直等不到上面的一句話。威權政治在國民黨裡幾十年來都是如此,辦黨內提名初選。只是在演一場很彆扭的戲而已。

層峰命難違

政治選舉如此,立法院的立法也是如此。例如核四預算的審查。層峰說一定要通過,執政黨就全力動員使其通過。事實上核四的興建,朝野並無共識。在反核運動全球串聯的情況下,缺乏共識的核四預算,通過後其實並非國家之福。核四預算通過並非表示核四就能順利興建,事實上,核四十年前就已決定興建,並已通過部分預算,最後偶然多災多難,一下子預算被凍結不准動支,一下子又要再溝通檢討。

世界上有好幾個國家如義大利、奧地利及比利時等,核電廠雖建好,卻不運轉發電,形同廢物。核四廠建造期長達八年以上,其間有任何變化,核四所投下的資金都有可能成為浪費。但層峰一句話「務必通過」,給果就通過。台北縣的立委冒著被罷免的風險,在層峰之命難違的情況下,也只好投下贊成票。

全民健康保險法的通過更是如此,層峰召集國民黨立委,說明全民健保法這個會期務必通過。結果執政黨就全力動員,在立法院星期五最後一天院會裡,由上午九時一直馬拉松式地討論到次日早晨六點,共開了二十一個小時的會。大家疲累不堪,很多人是在睡夢中被搖醒投票的。由於投票是用電子表決器,大家按贊成或反對鍵就可以,因此被搖醒的委員常不停的問是按贊成或反對,另外的委員就告訴他們,按贊成!按贊成!或是反對!反對!結果當天國民黨由於鬧內訌,還是弄個大烏龍,全民健保法第十二條居然被刪除了,全民健保性質由強制投保一下子變成自由參加,全民健保幾乎壽終。最後全民健保法在星期一加開院會吵吵鬧鬧中是通過了。

但是可笑的則是,這麼重要的一個法案。居然是如此草率通過的。國民黨的立委敢怒不敢言,有的私下三字經都罵了出來。在野黨對於這樣重大的法案,也只好陪著玩。事實上很多專家都認為全民健康保險法應該再作充分討論,遲幾個月實施並無不可,即使要如期實施,立法院亦可再延會一星期,專門討論此法,亦不致讓此法在睡夢中通過,且留下第十三條的重大瑕疵。

這都是威權政治的結果,因為在上位的要顯示自己的權威,下面的人則賣命演出以邀其功。立法院審預算、立法是如此,國民大會修憲更是如此。

中華民國現在已是自由民主的國家,在經濟奇蹟之後。我們希望在台灣能看到政治奇蹟。我們希望有偉大的政治家,但不希望見到威權政治。一人有慶兆民賴之,大家高呼萬歲、萬萬歲的時代已經過去了。

(作者為立法委員)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