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異議之中,互尊互重

文 / 蔣孝勇    
1993-06-15
瀏覽數 10,500+
異議之中,互尊互重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過去曾以「我內心的千字文」、「永懷、父親」發表過一些心中的感觸,不諱言,我對黨務國事確欲盡一己之心與力。感謝上帝讓我誕生在這個家庭,為此才使我的文字有機會讓讀者參考斟酌。

信神的人就相信靈。父親故世,在移靈的前夜,踱步忠烈祠,天之將明,默禱上帝賜福祖父、父親在天之靈,同時今後續繼引領、教導並鞭策予我,五年多來,家中一連串的變故,內心之「痛」,難以言喻。為人所常知,勸人容易,但不經過自身的體驗,有些事情是無法感受得到的。

身在國外的這幾年,看著國家在政治上因人因事往往爭執不休,囂嚷之情是使我再一次深深感覺應當將感觸表達出來的原因,在宗教上或政治的方向上,信仰的目的原本就是為了真理的探討及對理念的堅持,可是我們也必須承認,沒有一種觀念是沒有不同意見的,僅在不同的時空環境下,其表達的方式也大不相同,由於這個緣故,就產生了各別的立場,但除了一個「私」字(各自的立場),為兩千萬同胞的福祉,大家所希望的目標應當是一致的,又有誰不希望能夠獲得一個真正團結、和諧的祥和社會?自省,在有所為與有所不為的抉擇之間,就是為此情懷努力以赴。

深信民族統一的必然性

五年餘的沉潛,有時仍免不了成為他人用做新聞對象來消遣,何幸之有,去年有本書,其中又提到了一些未經查證但卻關係到我的過程,揣測的內容似是實非,我的沉寂,自問無愧是為了國家的利益前題來著想,何辜,這沉默卻造就了他人的權威報導;唯亂真之言,在真象大白的一天,就是它被唾棄的刻。

十四全會即將在八月中旬召開,自十三全會迄今,由於不善溝通,或者根本沒有溝通的情況下,無數誤解及誤導,在既不信任又不明示中各以自我的角度、標準,不斷地猜度,進而猜疑、猜忌,為有心者所挑撥利用,否則又怎麼會被分化,遭受到如此沉痛且不必要的傷害?

中國國民黨是創建民國的政黨,目前與中共分治於不同部分的共同領土上,但民族統一的必然性我深信不疑,雖然基礎仍然需要靠時間才能漸趨成熟。

反對的人常指稱「不切實際」,可是若不切實際的話,試想八十年前,民風未開,民主為何,少人瞭解,但國父領導革命,成功地建立了亞洲的第一個民主共和國,這個事實在當時看來也是難以置信的--我們不要以土地或人口做比較而自貶,一切只要「精神」仍然存在,終必有成。有人說:「歷史是不會重演的」。但歷史永遠是我們最好的借鏡。

愛之深,慮患也深

十四全會尚未召開,各種不同的立場又在牽扯:「和諧」並不意味著沒有異議,但卻要在異議之中互尊互重。這段期間接觸了不少的聲音,很多人抱了等著看笑話的態度--我們於心何忍?也有人喜見中國國民黨的分裂以坐收漁翁之利--我們難道忘了對歷史的使命?回顧過往,我的體會,每次全會最重要的意義,是為每一個階段訂定國家如何發展的方向;在每一個時期如何進一步為百姓造福。

中國國民黨未來的路要怎麼走?輿論報導認為十四全會是國民黨的權力、生態及體質與制度的調整與變遷,其實批評與檢討是一體的兩面,去年底的選舉已經提醒我們,再也禁不起任何更深的打擊,自己的家更容不得自己去毀!愛之深、慮患也深,為了歷史的延續,所以我的心路歷程,希望能盡一分有益於增進團結、勿忘奉獻的呼籲--古有明訓,眾志可以成城。

(民國八十二年五月二十日於舊金山)

本文出自 1993 / 07 月號

第085期遠見雜誌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