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拉丁美洲 3金與6億 人口的新興市場

充滿機會與想像的化外之境
文 / 王怡棻    
2012-07-06
瀏覽數 12,150+
拉丁美洲 3金與6億 人口的新興市場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想到拉丁美洲,你會想到什麼?遙遠?陌生?還是熱情?

無論如何,那是一塊崛起的新興經濟體,愈來愈吸引跨國企業的關注。2011年12月初,具有指標性意義的「拉美及加勒比國家共同體」(CELAC)首次峰會,在委內瑞拉首都卡拉卡斯(Caracas)召開。會議上,頂著光頭、身材魁梧的委內瑞拉總統查維斯(Hugo Chavez)興致高昂的預言,「拉美及加勒比國家共同體將取代式微的美洲國家組織,成為區域統合的關鍵。」

自成一格的國家共同體 拉美及加勒比國家共同體的成立,標誌了「拉丁美洲」由概括的地區分類,正式進階為有共同目標、章程的區域型組織。未來可望在區域合作下,創造進一步綜效。

一般定義的拉丁美洲,是在美國以南、以拉丁語衍生語言溝通的34個國家,包括北美的墨西哥,南美十二國,以及中美洲及西印度群島的數十國,總計面積有2044萬平方公里,人口多達5.9億,是廣大的新興市場。對台灣而言,拉丁美洲也是邦交國的集中地。在台灣僅有的23個邦交國中,有12個就位於中南美及西印度群島。其中南美的巴拉圭,更是台灣面積最大的邦交國。

經,拉美在1980、90年代,因為債務危機,陷入「失落的十年」,過著靠國際貨幣基金(IMF)援助才免於崩盤的窘境。然而近幾年,拉美又重新獲得投資銀行與市場的青睞。不但第一大國巴西躋身最受矚目的「金磚四國」。有一億多人口的墨西哥,也被高盛列為「高成長八國」之一,預言它的GDP將在2050年躍為全球第六大。當近幾年歐洲、美國、日本陷入衰退危機中,拉丁美洲異軍突起,成為一片低迷氛圍中少數的投資亮點。

美歐蕭條,拉美國家成投資新寵

「照目前情勢看,美國復甦遲緩,歐洲受債務拖累,未來幾年成長都有限,」政大國際事務學院院長鄧中堅認為,反倒是具資源、人口優勢的拉丁美洲後勢被看好。據聯合國拉丁美洲暨加勒比海經濟委員會(CEPAL)報告,去年全球經濟成長率為3.3%,已開發國家成長率約2%,而拉丁美洲暨加勒比海地區的成長率達到4.7%,明顯高於前者。就個別國家來看,祕魯、巴拿馬、巴拉圭等國更有8%~9%的驚人成長。

全球貿易機會的移轉,同樣嘉惠了拉美地區。外貿協會展覽業務處組長裘汝鈞不諱言,過去台灣人想到美洲,眼睛只看得到美國,但歐美經濟疲軟、外銷機會銳減,必須另覓機會,因此把眼光轉向深具潛力的拉丁美洲。在已開發國家持續蕭條的預期下,不少外商也紛紛將資金押寶在拉美地區。

據拉丁美洲暨加勒比海經濟委員會統計,2011年拉美國家的外人直接投資(FDI)突破以往紀錄,達到1530億美元的高點。包括巴西、智利、祕魯、哥倫比亞等國都創下歷史新高。不但GE斥資2.4億美元在巴西建立研發中心,索尼(Sony)宣布未來三年要在巴西投資1.65億美元,連韓國也加碼耕耘這塊遙遠的市場。

曾任駐巴拿馬大使館經濟參事的淡江美洲研究所助理教授黃任佑回憶,韓國政府的積極,已經到了「當地KOTRA(韓國貿易館)會直接幫企業面試新人」的程度。而鴻海不但砸下80億美元在巴西投資興建面板廠,更挑選前中南美經貿辦事處主任邢治平擔任發言人,「由此可見,郭台銘對拉美有多重視,」政大外交系主任邱稔壤說。

市場廣大,人民熱衷消費

因為就市場來看,拉美蘊含了十足的成長動能。巴西近兩億人口,墨西哥有一億多人口,光兩國相加就是台灣的13倍。據聯合國統計,拉美地區20歲到50歲的消費人口占總數44.2%,人口紅利顯著。加上天主教信仰普及,一般不主張節育,各國人口可望持續迅速成長。

除了人口成長,拉美人均所得也逐漸躍升。根據IMF估計,南美2012年的人均GDP將達到1萬美元,2016年更將突破1.3萬美元。成長的人均所得與拉美一貫的消費傾向,可望創造出顯著的加乘效果。外貿協會助理研究員張為詩觀察,拉美國家大多經歷嚴重通膨,在擔心貶值的心理下,人民都「很敢花」,消費力特強,讓拉美市場充滿想像空間。

富達新興拉丁美洲投資總監馬克‧利文斯頓(Mark Livingston)即明白表示,在巴西實質薪資與就業率雙雙走高的情況下,內需消費已成為基金的重點投資方向。

得天獨厚的豐沃之地

除了市場廣大,拉美更誘人之處,在於它豐富的資源。「拉美地大物博,是世界糧倉、最豐富的原物料生產地,尤其巴西得天獨厚,難怪有『上帝是巴西人』一說,」淡江大學美洲研究所所長陳小雀說。宜人的氣候,肥沃的土壤,造就了南美優良的農牧環境。舉凡香醇的咖啡、肥嫩的牛肉、香甜的玉米,全球的主要生產地都集中在拉丁美洲。 在礦產方面,拉美銅礦占全球儲量高達45%,銀礦與錫礦也占全球25%到30%。就個別國家看,巴西盛產鐵礦砂,玻利維亞擁有全球近一半的鋰礦,委內瑞拉石油儲量在去年超越沙特,拔得全球頭籌。

拉美等於一手掌握「油金」「礦金」「農金」三金,因此當國際原物料價格上漲,拉美身價立時水漲船高,而中國過去幾年對原物料需求龐大,也成為帶動拉美成長的重要推手。張為詩表示,拉美近年最顯著的趨勢,就是美國影響力式微,中國重要性激增。據聯合國拉美暨加勒比經濟委員會統計,2011年中國對拉美的投資額約230億美元,較前一年成長50%。目前中國已是巴西、智利、祕魯等國的前三大貿易伙伴,九成投資集中在礦產資源上。

台灣經營拉美,須克服重重挑戰

雖然拉美的資源、市場優勢顯著,但因為距離與語言的隔閡,過去台灣與拉美的經貿交流一直十分有限。根據經濟部國際貿易局的資訊,與台灣貿易最頻繁的拉美六國(巴西、智利、墨西哥、祕魯、阿根廷、哥倫比亞)即便加總,進出口比重還不及韓國的一半。即便是對拉美最大國巴西,雙邊貿易總和也只占總額的0.9%。2012年1月,台商對中南美洲金額僅17億美元,「還不夠大陸的一省或一地區,」黃任佑表示,台灣與拉美,不管是貿易或投資,都嚴重不足。

原因是,從台灣搭飛機到巴西,加上轉機時間超過30個小時,比台灣飛美國西岸的時間多了一倍。台灣的西班牙文及葡萄牙文人才有限,增加了拓銷拉美的難度。而當地治安不佳、勞工法規嚴格,也是不爭的事實。至於如何在拉美市場取得突破?黃任佑建議,或許可與熟悉當地的西班牙企業合作,共同開拓中南美市場。並應多請教當地台商會及駐外單位,以降低資訊不對稱風險。

至於哪些產業有機會呢?張為詩建議,針對拉美治安需求衍生的安全監控業,以及瞄準巴西2014世足、2016奧運兩大賽事的營建周邊產業,或相對於歐美有價格優勢的工具機械,在拉美都具相當發展機會。展望未來,黃任佑表示,因為拉美經濟仰賴原物料出口,未來成長很大程度受制於外在景氣。若歐洲衰退、美國景氣低落,加上大陸成長降溫,對原物料需求下降,拉美前景勢必會受到影響。

此外,拉美各國法規、制度不同,難以一體適用,匯率及政治時有風險,加上文化與亞洲有極大差異,在經營上仍要步步為營。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