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頂

新光鋼二代粟明德攜手三代,要打敗景氣循環

雜誌原標為〈新光鋼二代攜手三代 要打敗景氣循環〉
文 / 王昱翔林鳳琪    攝影 / 張智傑
2022-01-25
瀏覽數 30,350+
新光鋼二代粟明德攜手三代,要打敗景氣循環
57年來,新光鋼從瀕臨倒閉的鋼材買賣商一路轉型,如今變身全台最大鋼板通路商。(圖左為董事長粟明德,右為協理粟有容)
Line分享 articlefont

景氣循環是鋼鐵業難以掙脫的宿命。過去57年,新光鋼遭遇多次危機,一度股價暴跌、差點破產。新光鋼二代、現任董事長粟明德,三度化險為夷,如今還將攜手三代粟有容,打破景氣循環魔咒。

1985年,年僅33歲的粟明德(新光鋼二代、現任新光鋼董事長),正面臨人生艱難抉擇。父親粟照輝一手創辦的新光鋼嚴重虧損、資本額近乎歸零,經營團隊也四散奔逃。他思索,搖搖欲墜的家業,究竟該救還是不救?

「道家,就是知其不可為而為之,亂世平天下,但,成功不必在我。」如今年近古稀的粟明德笑著回憶這段往事,並從書架取下一卷手抄書冊。

裡頭,依照年份、標題分類,密密麻麻寫滿粟明德遇過的危機、決策、心得,當中,也包括當年33歲的他,究竟是如何救亡圖存,走出今日的新光鋼。

粟明德
出生❚1953年
學歷❚國立政治大學企經班
經歷❚五金公會理事長、鋼鐵公會理事、第18屆青年創業楷模、道家學術研究會理事長
現職❚新光鋼董事長

如今,數十卷手抄書冊,儼然是新光鋼一卷卷傳承錦囊,供全公司參閱、鑑往知來。一旁的兒子、新光鋼協理粟有容說,「現在遇到困難會偷看一下,看看以前怎麼處理的。」

57年來,新光鋼從瀕臨倒閉的鋼材買賣商一路轉型,如今變身全台最大鋼板通路商。百大長青傳承股排行榜中,名列鋼鐵產業冠軍,21年市值成長13倍,平均ROE9.8%。

在年輕世代主導下,搶進風電、太陽能、物流等新商機,透過多元布局,打破鋼鐵業景氣循環魔咒。

「公司要不斷成長,人才才不會擠在一起,每個人也能因才適用、各有舞台發揮,」粟明德說。

手抄書裡,藏著半百鋼鐵廠,二代接班,三次轉骨有成的祕訣。

跳脫殺價戰〉穩定供貨、加值服務

時光回到1975年,粟明德的父親粟照輝剛創立鋼材買賣商「新合發」(新光鋼前身)不久,景氣蕭條、經營困難,加上粟照輝驟逝,讓粟明德在退伍第三天,便緊急返家救火。

重組新光鋼後,鋼鐵事業暫時穩住。卻沒料到,1985年,真正的挑戰才要來襲。當時景氣低迷不振,鋼價慘跌,同業紛紛打起殺價流血戰,新光鋼一路虧損,資本額幾乎歸零。

「那時有《票據法》,跳票是要抓去關的,」粟明德回憶,當時經營團隊紛紛跳船逃命。年僅33歲的他,臨危授命,扛下重擔,所幸老員工力挺,共同籌資,暫時穩住公司財務。

為扭轉殺價競爭困境,粟明德展開第一次轉型:穩定供貨、服務加值。他跳過中間商,直接向中鋼採購,掌握穩定貨源與品質。避開價格戰紅海,又進一步強化服務,預估客戶需求,主動送貨到府,解決客戶下單等貨時間差與物流痛點,一舉拉高出貨量及獲利,九個月內就開始賺錢。

1988年,鋼鐵景氣反轉,新光鋼更在市場供不應求、同業缺料時,靠著中鋼穩定料源,打響名氣。

墊高門檻〉整合價值鏈,切入工程承攬

新光鋼趁勢調整體質,掛牌上櫃。但2001年突如其來的廢核四挑戰,再度打亂市場。

當時,全台缺電疑雲密布,市場看壞,工業、鋼鐵需求下滑。新光鋼股價一度慘跌剩4元。

但粟明德沒有坐以待斃,從宏碁「微笑曲線」得到靈感的他,在危機中啟動第二次轉型:整合價值鏈,結盟下游製造供應鏈廠商承攬工程,在景氣逆勢中找生意。這次,新光鋼從貿易商,大步跨足系統服務統籌者。

與台中精機結盟,接下高鐵防震工程大案,是新光鋼第二次轉型的關鍵戰役。近三萬噸、上億元鋼材,粟明德帶領新光鋼精準預測,即時供貨,讓台中精機不用擔心庫存,只需專注加工和組裝。

粟明德解釋,即時供貨看似簡單,背後是一套從採購到物流都很精準到位的供應鏈管理。好比跟中鋼採購,要先備妥上億現金,貨一到,得馬上裁剪,並送到台中精機,每個環節都要分毫不差,才能精準調度三萬噸巨量貨料。

獨特的承攬加值服務,也一步步墊高了新光鋼競爭優勢。

健全體質〉砸36億當包租公,布局新事業

2012年,景氣再度陷入低谷。那年,新光鋼三代、粟明德兒子粟有容剛從英國學成返家工作,他記憶猶新,「那時候,大家都說,鋼鐵是夕陽產業。」

要如何才能擺脫鋼鐵業景氣循環,粟明德決定啟動新光鋼第三次轉型,布局固定收益、事業多角化,以健全體質。

盤點產業趨勢與現況資源,新光鋼從本業優勢延伸,定錨兩大新事業,土地資產活化與綠能。

粟明德同時啟動世代交替,將新事業交付擅長創新的年輕世代,「我們的變革都是走利潤中心、類似內部創業,也盡量授權。」他說。

看準台商回流投資設廠,物流中心需求大增,新光鋼斥資36億,打造兩座物流中心,每年2億元租金穩定收益,成了新光鋼力抗景氣波動的定心丸。

王昱翔整理圖/王昱翔整理

第二步,從鋼材供貨,跨足綠能商機,包括離岸風電水下基樁生產、太陽能支撐架供應及電廠投資等。太陽能新事業交由第三代粟有容及年輕團隊主導。

粟有容透露,當初為了將高端鋼材打進太陽能市場,他仿照父親當年與台中精機結盟模式,串起太陽能下游製造業聯盟,由新光鋼負責研究、統合,再向終端業者提案談訂單。

打群架結盟搶單,讓新光鋼在短短幾年,便拿下太陽能支撐架鋼材市占20%,全台最大;不僅賣支架,粟有容領軍的團隊,更跨足魚電共生電廠投資,深化綠能布局。

看兒子和年輕團隊做得有聲有色,粟明德笑說,道家講「無為而治」,只要人放對位置、因才適用,年輕人比自己還厲害。

退居二線領導管理的粟明德也沒閒著,一步一腳印地傳承經驗、企業文化。粟有容感受深刻,父親傳承的轉型與創新,已成企業DNA。

隨著新光鋼規模日益壯大、子公司漸增,如何像過去一樣有效管理,並傳承企業文化?是新光鋼下一代接班者,將面臨的挑戰。

對粟明德來說,十年後的新光鋼,已是年輕人的事了。現在,他花更多時間鑽研傾心的紫微斗數和道家思想,「道家平定亂世後,只想安適淡泊,成功真的不必在我。」

現在,他持續每天將所見所聞抄入書冊之中、傳承下代。就算以後退休,這一卷卷錦囊妙計、轉型DNA和企業文化,也會成新光鋼最珍貴的永續資產。


延伸閱讀
企業經營與管理企業轉型傳承接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