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頂

美國怕的是中國?俄羅斯?還是沒辦法再當世界老大?

文 / 李建興    
2022-01-25
瀏覽數 22,700+
美國怕的是中國?俄羅斯?還是沒辦法再當世界老大?
Line分享 articlefont

跨年煙火的殘影都還沒全然淡出,世界就呈現「前庭歌舞,後院失火」的窘境。除了前有極端氣候的埋伏,後又有變種病毒的追兵,再加上通膨來襲、美中僵持、俄國侵擾、北韓蠢動、哈薩克動亂……一連串的外掛,都讓全人類新年才過不到1 / 10,就疲於奔命。

偏偏在這個左支右絀的時局中,烏克蘭危機這個陳年宿疾又看準世局最脆弱的一刻,一把抓住華府與西方國家軟肋,迫使以美國為首的北約國家得放下其他正事,槓掉所有待辦事項,讓「抗俄」擠到最優排序。

於是1月中,北約30 個會員國、歐洲安全合作組織58 個代表團,還有烏克蘭高官及莫斯科各層級國安幕僚,一連數輪的談判,地點從瑞士日內瓦拉到北約總部布魯塞爾,再大隊人馬殺到奧地利首都維也納,從勞師動眾、焦頭爛額的程度,足以窺見老美非同尋常的緊張。

其實,華府之所以會「焦頭爛額」、沈不住氣,最主要是向來習慣扮演世界警察的他,赫然發現,中國「崛起」、俄羅斯的「東山再起」,以及許多民主盟友不願意「在一起」,使得自蘇聯解體後,獨自當家30年的美國,開始沒了號令天下的驅動力、少了美式信仰的價值優勢。迫使他得敲鑼打鼓、四處召喚。而試圖喚回的,不只是美國視角的世界秩序,更是逐一凋零的國際地位。

就拿這幾場穿梭談判來說,儘管外交如牌局,不到最後、不掀底牌,誰都不會把話說死,把對手逼上梁山。但幾場下來,不管是正式記者會還是私底下放話,公諸於世的除了場面話之外,也只有軟綿綿的承諾,和輕飄飄的威脅。足以見得,美國項莊舞劍、意在沛公。

姑且不評論美式價值的是非對錯,其實「美國危機」早非警訊初鳴,關於「美國哀敗」的論述,更是汗牛充棟。但30年來,華府總是將許多危機,視為不可預期的「黑天鵝」,殊不知,其實是一場場既存的、顯而易見,卻被視而不見「灰犀牛」,等到數噸重的巨獸衝之而來,才猝不及防、

長期觀察企業關鍵指標,篩選百大長青家族股   

西漢有名秀才邀客前來觀賞新居,一位客人建議要將筆直的煙囱重新砌得彎曲些,並移開灶門口的成堆的柴禾,以免祝融造訪,但偏偏秀才視之為二百五、烏鴉嘴。孰料,真的失火了,幸賴鄰舍相救,才得以脫險。為此,主人殺牛買酒,奉那些救火而焦頭爛額的鄰居,卻獨漏當時的勸建之人。

後來,「曲突徙薪無恩澤,焦頭爛額為上客」成為後世對「洞見癥結、防微杜漸、修正策略」最經典的警世寓言。對此,德國似乎比美國深闇此理。

當全球都出現了議會失能的同時,尤其美國的兩黨之爭更留下歷史鏡頭時,德國有著截然不同的風景,去年大選,在9月23日選前最後一場電視辯論裏,幾個黨還火力全開,孰料,只花了三個星期,10月15日,他們卻能一起並排出席記者會,從彼此競爭的政敵轉身變為成敗與共的政治夥伴。

社民黨的黨揆蕭茲,與綠黨及自民黨合作,最令人佩服的是,中間偏左的綠黨和親商自民黨,各自位於政治光譜的兩端,但他們深知定要異中求同,只有黨際聯手,才能扭轉乾坤。

這樣的民主素養,源自於他們在「威瑪共和國」時期,黨際之間互扯後腿的苦果,後而促使希特勒上台,造成世界浩刼,因此,德國人記取教訓,在二戰之後,迅速崛起。

其實上述的國家興衰寓言,亦可套用在企業與個人。以企業來說,或許應接不了前所未有的戰爭、天災……等黑天鵝,但若亡於距離尚遠,但其實可見,奔跑而來的灰犀牛(如產業、市場的變化)豈不是太冤枉?

本期的封面故事《加碼優質家族企業股》,本刊與長期研究台灣家族企業的中山大學陳世哲老師團隊合作,針對台灣30年以上的上市櫃家族企業,透過調查分析連續21的各項關鍵經營績效指標,推出台股史上首分〈台灣百大長青家族股排行榜〉。

表面上,這是個股市投資題,事實上,從這些市值翻轉、ROE鉅變、獲利轉折的家族企業中,可以洞悉到在世代轉換、環境變遷的關鍵時刻,路線的選擇、決策的方向,都造就著企業帝國的截然不同的命運。

總之,儘管「人定不能勝天」,但當天象頻顯,卻茫然不為,卻是最不可原諒的過錯,畢竟黑天鵝傷害,沒有保障名額,但灰犀牛衝撞的,往往是麻木不仁的人。

接班傳承大調查傳承接班俄羅斯美國烏克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