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照顧者與囚犯

以我之名
文 / 張曼娟    
2019-11-29
瀏覽數 49,300+
照顧者與囚犯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在一場關於照顧者的演講過後,一位瘦削憔悴,目測大約40歲上下的女子,來到我的面前,她對我說,她也是照顧者,其實,不用說明,從她臉上的疲憊與無助,已經表露了身分。

她說母親輕微中風,復健後行動自如,只是原本不好相處的個性,變得更加難搞了。跟哥哥、嫂嫂翻臉後,搬到姊姊家,不到三個月又鬧翻了,她只好接手。母親到她家時,哭哭啼啼的訴說自己的命苦,兒女的不孝,又說還好生下她這個小女兒,否則就要流落街頭了。

剛開始,母親的需求她盡量滿足,然而,每當她加班晚點回家,母親就賭氣不吃飯;如果休假日她要跟朋友或同事相約出門,母親竟然整天不吃飯。她出門時再也不能開心自在了,總是提心吊膽,回到家還要安撫母親的情緒,好言好語的拜託母親吃東西。

她向兄姊求援,而後得知母親對嫂嫂的態度更為惡劣;姊姊則是冷笑一聲:「妳現在知道了吧?」她只好跟母親攤牌:「媽,我都40歲了,我要有自己的生活。妳又不是小孩子,為什麼不能照顧自己呢?」母親情緒激動:「我就是小孩子!我就是小孩子!妳要像照顧小孩子一樣照顧我,這就是報恩!妳懂不懂?什麼叫做自己的生活?妳的生活就是要照顧我!」

本文未完。雜誌訂戶登入可無限閱讀;加入遠見網路會員,每日可閱讀2篇會員限定文章。 登入/ 註冊
本文出自 2019 / 12 月號

日本社會5.0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家庭人口老化壓力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