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當老闆爸爸的乖員工 藍家姊妹從衝突中學會接班

四維航業第二代藍心琪、藍心瑩 首度剖析傳承心路歷程
文 / 林珮萱    攝影 / 張智傑
2019-10-07
瀏覽數 41,550+
不當老闆爸爸的乖員工 藍家姊妹從衝突中學會接班
四維航業創辦人藍俊德的大女兒藍心琪(左)和二女兒藍心瑩(右)。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四維航業藍家是國內叱吒風雲的航運大家族,橫跨政商二界,向來低調的藍家後代,藍心琪、藍心瑩雙胞胎姊妹,承接家業成績亮眼,她們接受《遠見》獨家專訪,娓娓道出心聲。

放眼台灣企業圈,姊妹檔並不多,若又要是雙胞胎,更為稀有。

眼前這對姊妹,不說,沒人猜得到她們是雙胞胎。除外型不像,個性更截然不同,小時候還被懷疑是不是抱錯了。

她們正是國內散裝航運界赫赫有名的藍家二代。父親藍俊德是四維航業創辦人,叔叔藍俊昇是慧洋航運創辦人。

有著高挑身形,留著短直髮的是姊姊藍心琪,2000年就進入四維工作,現為藍俊德個人投資事業的藍海海運總經理。

一旁身材嬌小,一頭微捲中長髮的是妹妹藍心瑩,2017年四維轉投資宜蘭綠舞飯店開幕。如今她接下執行長。

姊妹倆生長在台北,老家在澎湖。從爺爺到父親,家族橫跨政商。

爺爺藍丁貴早年留學日本,回台灣後,當過國大代表及兩任澎湖縣議會議長。

父親藍俊德與三叔藍俊昇, 1979年創立東連船務,1985年改名四維航業。藍俊昇後來又另行創立慧洋航運,現為慧洋航運董事長。至於二叔藍俊逸曾任澎湖縣議會副議長,去年由兒子藍凱元接棒,當選議員。

四維航業從事散裝航運,成立初只是船務代理,後來建立自己的船隊,最高峰期有60艘船。航運業景氣10年一個循環,近年進入整理期。去年四維全年營收40億,認列虧了1.5億,主因是轉投資綠舞。

雙胞胎接班 姊讀理工妹文科

這次兩姊妹首度接受媒體專訪,提及父親藍俊德是否刻意培養她們接班?兩人的答案很一致:沒有。

從小父親採取自由開放的教育,兩人一路念公立學校,要讀什麼科系,全由自己決定。

但身高、長相不同的兩姊妹,後來的發展也很不同。

姊姊藍心琪從小愛跟爸爸頂嘴,喜歡課外書籍的她,10歲前就把家中三毛和李敖的書讀完,後來就讀海洋大學商船學系,完全是「誤打誤撞」。「因分數不高,又想選國立的,本以為這是學商的,後來才發現這以前是航海系,畢業後是要跑船的,」藍心琪說。

學生時代,老師把她當男生看,「畢業前要考游泳,全班女生就我一個以男生標準考核,」大學時到船上教學,當所有女生都能坐在旁邊觀看,唯有她被點名做示範,在船上爬高爬低。

大學畢業後,藍心琪曾到丹麥工作兩年,2000年回台加入四維,從助理做起。

起初,公司同事沒人敢叫大千金做事,反而是藍心琪主動要工作,而藍俊德也沒安排師傅教她,都放手讓女兒自我摸索。

以往四維業務東亞為主,尤其是日本,但曾在丹麥兩年,外語能力佳的藍心琪,努力開拓歐洲路線,「歐洲線客戶可說是我打下的!」航運業向來陽盛陰衰,當年藍心琪在丹麥,公司只有她一位亞洲女性,而今全球航運界,她更是屈指可數的女主管。

相較之下,妹妹藍心瑩是典型的乖學生,高中讀北一女,大學是台大日文系:「會選日文系全是受到那年代日劇很紅影響。」

大學畢業後,她到日本工作一年,接著赴美攻讀碩士。回台後,陸續待過到美商業務部門及證券業,沒多久就被父親找回家上班。當時公司正準備上市櫃,便安排她進財務部。2017年再派她到綠舞。

觀念落差 衝突劍拔弩張

儘管非本科出身,對飯店管理從零開始,但員工卻對藍心瑩很佩服,每每看到她親自巡店,隨時用手機拍下缺失,踩著高跟鞋走遍各角落都不喊累。

不過,藍家姊妹的接班之路,看似一路順暢,殊不知藍家兩代間的傳承,有著許多衝撞。

藍心琪指出,父女常因經驗值不同而起衝突。「他最常掛嘴邊說,自己做海運30、40年了,所以要我們就這樣做……」藍心琪邊模仿著父親的口吻,毫不諱言:「三個女兒中,我跟父親共事最久,卻吵最兇,主要是我們想法不盡相同,卻都很衝!」

早年藍俊德都在彈子房和酒家談生意,談訂單不需簽合約,口頭說好就是承諾。現在一切要根據法律。此外,以往船上所有不要的東西都能任意丟進海裡,海洋就是大垃圾場,但現在法規嚴很多,作法就不同。

有天,藍俊德把七、八位高階主管全叫進會議室,當著藍心琪的面,要大家點出她的缺點,著實讓藍心琪既受傷又挫折。直至多年後藍心琪才釋懷,了解爸爸用心良苦:「他大概知道如果是他講的,我不會聽。」

扛起家業後,她對父親更能「將心比心」。藍心琪憶起,讀國小時,有天,一堆員工家屬來家裡叫罵哭鬧,原來一艘船在國外沉了,有船員罹難,當時賠償金之龐大,連保險公司都因而破產,但父親還是勇敢善後。

表面上藍家姊妹看似並非父親手把手地教出來,但其實爸爸的經營方式,女兒都看在眼裡。

金融海嘯前夕,四維出售一艘船給丹麥買主,賺了20億。幾年後,丹麥人經營不善,回頭找藍俊德借錢,甚而希望把將船回售給藍家,籌到多一點救命錢。

當時景氣很差,姊妹倆都力阻父親把船買回,但藍俊德獨排眾議:「當初丹麥人讓我們賺到錢,現在人家有困難,幫個忙不為過……」藍心琪隔了幾年後,才體悟父親在商場上,重情義重然諾的態度。

日本311震災時,一家日本客戶的船廠就位於災區,藍俊德立即去電問候,一得知對方船廠被海嘯衝垮,好幾位工人當地命喪作業船上,藍俊德二話不說自掏腰包匯錢給對方。

正因藍俊德有情有義,為四維留下死忠員工,每逢颱風天,辦公室還是滿滿的擔心公司船隻出狀況,願意留守崗位的員工。

而當兩代衝突時,熟悉藍俊德脾性的老臣還會扮演潤滑劑,「提示」藍心琪怎樣避免跟父親衝突:「你不覺得董事長(指藍俊德)每次嘮叨的話都差不多嗎?下次不管他念什麼,你就附和他一下,不要跟他硬槓……」

有一次,藍俊德又開始數落,藍心琪一反常態:「董事長英明,應該照您的方法做!」這倒讓藍俊德頓時語塞,「他平常眼睛很小,瞬間瞪大眼睛說:『你發什麼發神經』!」

飯店經營摩擦 妹慘遭冷凍

反倒是,原先個性較溫和的妹妹,經營綠舞飯店後,開始和爸爸出現齟齬。

藍俊德想效仿「日本兼六園」的悠活風格打造飯店,吸引住客前來漫遊、賞景。但2017年底接下執行長的藍心瑩,認為徒有硬體無法增加回客率,身為兩個孩子的媽,察覺親子旅遊市場的潛力,陸續推出抹茶、浴衣、手作DIY、小小忍者等體驗活動,規劃為包套的住房方案。

沒想到今年初,公司不按她的規劃,改推不搭配體驗活動的單房銷售模式,藍心瑩無法接受,加上公司又另聘專業經理人,讓她等同「被冷凍」。

沒想到,三個月後,業績明顯下滑,動用姑姑出面調解,7月底藍心瑩才重掌職責,隔月業績谷底反彈,翻升一倍。終於讓父親肯定了她的成績。

藍俊德一如傳統嚴父,從未當面稱讚過孩子,但近來他已會向外人驕傲地說,藍心琪開疆闢土,做到他當年沒做到的事,而藍心瑩很有創意,在競爭激烈的宜蘭飯店市場製造許多話題。

藍家的故事,再度印證,兩代溝通磨合,是家族企業傳承必修的最重要課程。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人物專訪職場生涯創業傳產金融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