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美麗女人的險惡行業

文 / 季欣麟    
1998-12-05
瀏覽數 11,550+
美麗女人的險惡行業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法國時裝設計師可可香奈兒(C. Chanel)常說,時裝不過是個笑話,它絕不是藝術,因為藝術應該永垂不朽,而時裝不是,它不斷在變。

今年十一月《時代》雜誌以「超級模特兒的殞落」為標題,描述時裝產業的變遷。報導中引用了一九九六年出版的《模特兒——美麗女人險惡行業》作者麥可葛羅斯(M. Gross)的說法:「到九五年為止這些女孩已經曝光過度,現在大眾對她們已經生成一道厭惡的牆。」當時《女裝日報》(Women’s Wear Daily)做了一項調查,只有一七.五%的婦女認為紅牌模特兒會使她們掏錢出來購買商品。

果不其然,九八年,《時代》雜誌用「超級模特兒已死」,來描述統領流行時尚界十年之久的六大超級模特兒——克麗絲蒂杜林頓(C. Turlington)、娜歐蜜坎貝爾(N. Campbell)、琳達伊凡潔莉絲塔(L. Evangelista)、辛蒂克勞馥(C. Crawford)、克勞蒂亞雪佛(C. Schiffer)及凱特摩絲(K. Moss),正走入歷史。

摩絲、坎波與雪佛只有在十月份的米蘭時裝秀裡露臉;伊凡潔莉絲塔已經退休;杜林頓現在是紐約大學的學生;而克勞馥在美國廣播電視台(ABC)主持的節目「與辛蒂克勞馥談性」,收視率在同時段敬陪末座。連超級模特兒合開的「時裝咖啡廳」也面臨財務困境,被取笑為「過時咖啡廳」(out-of-fashion cafe)。

一九九二年,因為影星不成氣候而大紅特紅的超級模特兒,現在被新崛起的電影女星及年輕的「街頭小遊女」模特兒搶去光采。

衣香鬢影下的乖張腐化

不像柯瑞奇(N. Coleridge)的《流行陰謀》從結構面批判時裝帝國的虛矯,曾任《紐約時報》流行專欄作家、目前是《風尚》雜誌(Esquire)資深撰稿人的葛羅斯回歸到時尚主角,以寫小歷史的規模,聚焦在模特兒經紀公司與模特兒身上,從二○年代模特兒時薪五美元,到九○年代日薪兩萬五千美元(八十多萬新台幣),鉅細靡遺地陳述知名模特兒生涯的五光十色。

如果將文明區分為理性文明與感性文明,時尚圈所貢獻的無疑是感性文明。時尚的文化形態,從葛羅斯的視角看來,是交織名利情慾、渾沌非理性的肥皂劇,整本書鋪陳如一齣現世懺情錄。

二○年代,缺乏演戲天分的紐約演員鮑威斯(J. Powers)因為失業,靈機一動製作了第一本蒐集四十名模特兒的目錄,成為模特兒經紀行業的始祖。拜一九二九年股市大崩盤後的經濟蕭條之賜,鮑威斯網羅了許多家道中落的社交名媛,並將她們介紹給商業攝影師、廣告廠商、百貨公司和畫家,造就了《時尚》(Vogue)等女性雜誌的空前成功,模特兒行業史於焉開展。英俊的美國總統福特年輕時也曾做過模特兒,籌組過經紀公司。

直須看盡洛城花,始共春風容易別。衣香鬢影下深藏名利情慾的乖張腐化。

義大利導演安東尼奧尼的「春光乍現」,勾畫六○年代倫敦時裝攝影師與模特兒之間的墮落關係;今年上映的「五四激情俱樂部」,則描繪了八○年代紐約時尚圈的放縱享樂。模特兒一直是經紀人、富商名流、搖滾歌手和知名影星的玩物。從鮑威斯時代,他就覺得自己似乎開了一間百萬富翁的婚姻介紹所。儘管辛蒂克勞馥表示,有潛力的模特兒會受到特別的保護,但一位資深時尚人打趣說,經紀人不是皮條客,因為皮條客收八○%的佣金,經紀人只收一○%。六○年代在倫敦崛起的知名攝影師大衛貝里(D. Bailey)則說:「模特兒不是非跟攝影師睡覺不可,但這麼做當然有幫助。」

傲慢難纏的活鈔票

暴利與情色帶來的是一連串的怪誕行徑。六○年代的名模薇蜜娜(Wilhelmina)回憶:「我每週只進食兩次,其餘時間靠香菸和黑咖啡維生。每星期三,我喝一小碗湯,或一點乳酪配一片餅乾。星期天我吃一小片牛排,不加鹽或任何佐料。我完全靠緊張和意志力支7。」後來她發明一種稱之為「蜂鳥飲食法」的節食方式,並用偶發性的大吃大喝宣洩。

琳達伊凡潔莉絲塔向《時尚》的記者坦言:「克麗絲蒂和我有個說法:日薪少於一萬美元,根本就不值得起床。」這番話引起外界的反感,《藝術家論壇》雜誌(ArtForum)將她們描述成傲慢而難纏的「活鈔票」。

十五歲出道,十九歲退休;嗑藥吸毒;性愛關係、性取向複雜,模特兒猶如資本主義供養的現代奧林帕斯神,沈溺於為所欲為的時光。

然而,時尚的變化也讓她們無法掌握自己的人生。從三○年代古典美人、六○年代搖擺倫敦浪潮,到七○年代迪斯可狂熱、九○年代復古風或乞丐族風,模特兒平均壽命只有七年,面孔一再更換。一位時裝雜誌編輯觀察:「除了像洛倫赫頓這樣聰明絕頂的少數,模特兒毫無實力可言。她們的生活漫無目標,每天只是站到這兒站到那兒,聽人家指揮。她們成天抱怨:『人家只喜歡我的漂亮臉蛋。』說這種話才真該反省。」許多模特兒退休之後的生活也很不愉快,有的遭受婚姻暴力,有的則酗酒成性。

葛羅斯蒐羅大量資訊與當事人的說法,透過慧黠筆觸,縱筆側記六十年模特兒行業史,卻未試圖做更深的剖析或觀察,只讓故事、現象自己說話。時尚圈的萬花筒,反映的正是人性的難解吧!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職場生涯生活健康醫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