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我為什麼不入法國籍?

餐桌外的哲學
文 / 江振誠    
2018-08-30
瀏覽數 30,750+
我為什麼不入法國籍?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去年10月,我的料理生涯滿30年,當時我決定結束在新加坡的餐廳Restaurant André,並宣布回到台灣。很多人不了解我為什麼做這樣的決定。也有非常知名、有地位的餐飲人打電話問我:「André,你知道你如果再撐一年,明年你就是亞洲第一、排名就進世界前十!你為什麼不再等一、兩年(結束餐廳)?」

我就說,如果再等一、兩年來得到這些的話,表示我真的很在乎,不是嗎?那幹麻要close咧?當我覺得這個時刻已經完整,我就已經達到想要的,而不是去在乎別人眼中的那個完整,或是完美。

我一直告訴自己要回歸初心,傾聽自己真實的聲音,在這個階段,我希望可以多留一點時間給台灣,讓新一代的廚師有機會站上國際舞台。

背景是否為優勢 取決於自己的觀點

常有人問我,台灣孩子到國際上有什麼優勢、劣勢?我來講一個故事。我23歲就旅居海外學料理,當時我在法國雙子星主廚的廚房中,35個廚師只有我一個是亞洲人,其他都是歐洲人,雖然我長得比較高大,但在那環境,我覺得自己非常渺小。很有趣的是,當時不管我做什麼,我都是第一個被發現的,因為我是亞洲人,大家對我充滿好奇。所以當做錯一件事,在35個人中就第一個被發現,但做好的事情,也是第一個被發現。大家跟我都一般年紀,但我可能更會被注意到,所以優勢或劣勢,端看我們用什麼樣的角度去看。

有人覺得「容易被注意到」是劣勢,但我覺得那是優勢,而且我有別人沒有的,例如中餐的技巧,與對香菜、薑、八角等食材的熟悉度,這就是我的extra(加分),就像the cherry on the cake(錦上添花)。我對自己生在台灣感到驕傲,沒有一天覺得自卑。我在法國十多年,大概有四、五次受邀去換護照,也就是歸順法國籍,但我都說我不需要,我告訴他們,台灣人已經夠少了,不能再少了!

台灣是我情感上、文化上的故鄉,也是我重要的靈感來源。像我家住士林夜市旁邊,我常覺得夜市的料理是最難的,比在餐廳工作、比當一個米其林廚師還困難,為什麼?第一、它必須便宜;第二、它必須快;第三、它要用最少的東西,組合出好味道;第四、它還要能帶著走。所以,夜市料理需要很多創意,可從中看到平常不會出現的組合,這何嘗不是台灣的美食競爭力?

近幾年,我回台灣籌辦「台灣味論壇」,就是為了探討台灣料理的形、味、貌。而且,每一年都安排15~20場演講與台灣年輕人對話,因為「推展食育」這件事在我的人生清單中愈排愈前面。

我希望透過經驗分享,提升台灣年輕人對料理的想法,從根本開始、培養出更多站上世界舞台的新生代廚師。做這些事,比再得一個米其林星星,更讓我覺得滿足,更讓我能回歸「當一個快樂廚師」的初心。

本文出自 2018 / 09 月號

誰Fire了台灣老闆?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評論生活職場生涯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