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第一位「君子企業家」—鄭崇華

觀念衝擊
文 / 高希均    
2016-10-28
瀏覽數 17,250+
第一位「君子企業家」—鄭崇華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一)提出「君子企業家」

經濟的繁榮與科技的應用,需要企業家;文明的進步與社會的和諧,需要君子風範的普及與大家的推崇。因此我對「君子」與「企業家」特別地嚮往與尊敬。

當前的台灣,既少君子,也少大企業家。

回顧中華文化,其精髓就是要做君子。余秋雨教授指出:「幾千年來中國文化沒有衰敗消失的最終原因是『君子未死,人格未潰』」;並進一步指出:「儒家對後世的遺囑是做君子,不做小人」;引申來說,更不能做政客,也不能做麻煩製造者。

今年是《遠見》30週年,我要利用這個機會,來連結兩個重要名詞:君子與企業家,組合成「君子企業家」的新概念。

這個新詞是一個高層次的組合。社會上有一些君子,可能是社會清流,不是企業家;社會上同時會有較多的企業家,但不一定是君子。

(二)君子的特質

當君子的特質展現在企業家身上時,他們會比「社會」企業家更懂得經營企業,會比「良心」企業家更能發揮社會責任。

什麼是「君子」的特質?與企業結合時,重要的幾項是:

●利人、利他、利天下。

●求人和、世和、心和。

●與人為善、沒有嫉妒,自我突破。

●成人之美、沒有貶損,樂見其成。

●不走極端、不會硬拗、不做炫耀。

君子的對面是小人。小人在暗處做分裂鬥爭;在明處用花言巧語。君子不與小人為伍。

企業家光明磊落,不需結黨營私;他們靠專業,不需靠關係;他們靠市場競爭,不需靠政治勢力。他們嚮往的是:法治的透明與公平,政策的遠見與穩定。

如果社會有很多君子,當然就不會到處出現麻煩製造者。當前台灣社會的困境是:缺水、缺電、缺地;缺自信、缺共識、缺效率。

(三)當前君子難求

在台灣人才外流的1960~1970年代,政府首長常說:「台灣缺資源、缺技術、缺資金、缺市場;最缺的還是人才。」

21世紀初,普遍的感覺是:「台灣最缺的不僅是人才,更是『人品』」。

沒有人,不能做事;沒有人才,不能做大事;沒有人品,不論做小事大事,都會壞事。「你做事,我放心」的前提是這個人要有人品。

新加坡的前總理李光耀對人才有嚴格的要求。除了教育程度、分析能力、實事求是、領導力、衝勁,「最重要的還是他的品德與動機,因為愈是聰明的人,對社會造成的損害可能愈大。」

儘管半世紀以來台灣在力爭上游,但到處仍是缺少「品」的例子。產品與服務缺少「品質」,消費者缺少「品味」,政商人物缺少「品格」。

「品格」是指:做事有原則;做人有誠信;態度上不爭、不貪,不獻媚;品德上有格、有節、有分寸。擁有這些「品格」的人,正就是泛稱的「君子」。當「人品」喪失時,「人才」就淪於「小人」,小人一旦當道,惡性循環就從此開始。

(四)台達創辦人鄭崇華是第一人選

當自己決定提出「君子企業家」要尋找實例時,就立刻想到了一個名字。他的品德、事業、海內外的貢獻,如排山倒海般地在我腦中湧現。

我心目中第一位的「君子企業家」是台達電子創辦人鄭崇華先生。在他著述的《實在的力量》一書中,我有這樣的形容:「鄭先生的創業歷程,完全符合大經濟學家熊彼德所倡導『企業家精神』的經典定義。它是指創業者具有發掘商機與承擔風險的膽識,以及擁有組織與經營的本領。」走在時代潮流前面的他,還擁有另一個現代社會抱負:以君子風範,承擔企業社會責任;走出台灣,向世界示範。

《遠見》企業社會責任(CSR)調查,舉辦12屆以來,台達已累積14座獎牌,創下無人能超越的高標。有趣的是,獎項設立前五年,由於台達連續三次獲得首獎,評審委員會只好把台達晉升為「榮譽榜」,委婉說明:暫停三年申請。

不只是台灣企業的「高標」,台達集團近五年還連續入選「道瓊永續指數」之「世界指數」,且總體評分為全球電子設備產業之首。

其中,「綠建築」正是台達過去十年積極深耕的領域之一。

鄭創辦人要求集團旗下所有廠房都必須是綠建築,過去十年,已打造九棟綠建築,遍及台灣、中國大陸、印度及美國。捐贈許多教學型的綠建築,包括成大南科研發中心、清華大學台達館、中央大學國鼎光電大樓等。

台達集團還勇敢而自信地擔任全球「示範者」:讓世界看見台灣在環境議題上的成績。在巴黎氣候峰會(COP21)上,以十年打造21棟綠建築經驗,參與聯合國主會場舉辦的「Solution COP21」展會,成為有史以來曝光率最高的台灣團隊。9月又有新著聞世:《跟著台達蓋出綠建築》,記錄了輝煌的「綠歷程」。

在世界動盪中,鄭崇華這位「君子」,再次證實,只要堅持夢想、專注付出、做對有價值的事,「企業家」就能成為人類正向發展的動力。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經濟傳產閱讀生活企業社會責任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