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人教減壓 4 〉宇瞻科技營運資源總處營運長 羅雪茹

找到你的快樂日記

名人教減壓 4 〉宇瞻科技營運資源總處營運長 羅雪茹

學習腹式呼吸,調整作息「放過自己」

文 / 滕淑芬     攝影 / 賴永祥   2015-07-13

學習腹式呼吸,調整作息「放過自己」


職場上,女性可以不輸男人,羅雪茹一工作起來就如同拚命三郎,直到事業觸礁,她才慢慢學習「放過自己」,找尋工作以外的人生精采。

高科技業是出名的爆肝產業。員工該如何紓壓?一直是個熱門話題。

成立於1997年的台灣老字號記憶體模組廠宇瞻科技,現任45歲的營運資源總處營運長羅雪茹,經過苦不堪言的辛苦工作後,終於也學會紓壓一堂課。

羅雪茹在宇瞻員工編號第五,可見資深。她的工作之一就是精確掌握穩定的DRAM供應,並以合理價格採購,從下單、生產、出貨,都是工作職責範圍,壓力十分龐大。

女人不輸男人 比別人更努力

能在男性主導的科技業擔當重要職務,靠的正是比別人更多的付出。有五、六年時間,她的每一天都是這麼過的:早上8點進辦公室,先和負責亞太地區的業務同仁開早會,了解DRAM的市場動態和客戶意見。開始進入超過16小時的工作時間。

「亞太早會,我們稱為開亞洲盤,下午3點開歐洲盤,晚上8點歐洲收盤,半夜2點美國開盤,」羅雪茹說。

所謂的開盤、收盤,指的不是全球股市行情,而是她每天都要和各地客戶開會,確實掌握亞太、歐美地區的DRAM市場情勢和價格變動,才能做出進料、備料、催料的判斷。

羅雪茹不諱言,自己是女性主義,大學畢業後找工作,她立下三不原則:不進政府機關、不進家族企業、不幫人倒水。

1990年代台灣資訊產業前景光明,羅雪茹進入宇瞻後,就從基層做起,負責行銷,三年後換到挑戰大、壓力也大的採購部門。為了證明女性能力不輸男性,一直以來她都比別人努力。

採購是一門須經營人脈的工作,要和客戶、競爭對手維持良好關係,以交換DRAM市場瞬息萬變的訊息。

她可以把所有客戶的出身、學歷、婚姻狀況記得清清楚楚,生日當天一定寄上賀卡。

更厲害的是,為了和客戶搏感情,她連酒量都特別訓練。「就是回家自己喝,練到打破天下無敵手,」她說,在歐洲就是Vodka乾杯、大陸就是白酒乾杯。最誇張的一次是到德國出差,早上9點半抵達,10點就開始喝啤酒,1公升的啤酒杯,沒有停過,一直喝到半夜12點。這樣應酬換來的代價是,三酸甘油酯不斷飆破高。

「你也可以不喝,但客戶就會覺得你不是我們這一國的,」她說,現在比較進步了,可以不用喝這麼多。

有幾年她的護照本,蓋滿了出入境章,除了全球跑透透,睡覺時間也是被切割的。「終於有一天覺得這真的不是人過的日子,我不是鋼鐵人,即使自己還年輕,但年輕也不能當飯吃,」她在心底呼喊。

追求完美 把自己困在死胡同

壓垮她的最後一根稻草,是2007年DRAM暴跌。市場報價竟從6美元、跌到3美元,所有人都以為2.5美元就是停損點,想不到一路下探到0.5美元。之後英飛凌、茂德支撐不住,相繼退出市場,宇瞻當年度也慘賠。

好長一段時間,羅雪茹陷在自責的情緒中出不來。「我也開始懷疑自己的能力,上中下游的消息都掌握到了,為什麼沒有早一點知道市場會往下探底,」她嘆道,對自己要求苛刻,就是她的壓力來源。

當時,她遞上辭呈,但老闆沒批准,反而安慰她,「我花這麼多時間栽培你,誰會有這麼大的教訓,只有你最清楚。」

但有半年時間她幾乎難以成眠,身心俱疲,不得不去看精神科和心理諮商。個性開朗的羅雪茹說,知道自己真的撐不下去,就要向外求救。「你的問題是不放過自己,」精神科醫師一針見血地說。

「一直相信自己沒有做不到的事,真的不知道要怎麼放過自己?」經過九個月的吃藥、紀錄睡眠狀態和心理諮商,她終於想通了,人生好像不是只有透過工作來證明自己的存在。

她認真閱讀長庚生技董事長楊定一為現代人尋找心靈安定出路所寫的靜坐冥想暢銷書《真原醫》,也聽從心理諮商師的建議,重新學習腹式呼吸。

「現代人的壓力來源,就是身體不動、腦袋不用、心靈不修,」羅雪茹笑說,唯一差別是,她是腦袋想太多,因此她要讓腦袋休息一下,學習把心思專注在吸吐之間,而這樣的練習,對放鬆真的很有幫助。

建立分工制度 練習「關機」

另一招則是她稱之為「暫時抽離」的意念想像法,遇有重要場合,她會先想像結束後的輕鬆狀態,調整情緒。

下定決心對自己好一點、對身體好一點後,她先和老闆討論工作分工,也把部分心力放在讓公司業務更穩健的產品設計、全球運籌上。

她也開始規定自己晚上10點前一定要上床睡覺,有好幾次,她掙扎著12點要不要起來開視訊會議,也一再壓抑自己不要開電腦、開手機的念頭,「結果,沒有我,也運作得很好。」

人生的優先順序調整後,羅雪茹的人生風景變得更開闊。不過,她要求完美的性格仍不改,又發作了。

她挑上「台灣大三鐵」運動,前年去爬玉山、去年泳渡日月潭,今年將挑戰9天自行車環島的行程。不會游泳的她,苦練游泳九個月,去年完成了泳渡日月潭3公里的目標。

至於很難擺脫的工作壓力,她說,壓力本質多來自自己,放過自己、放過部屬,其實工作和生活是可以平衡的。

關鍵字: 職場生涯健康醫療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置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