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魏其南、魏瑞廷 讓大家幸福安心的米

池上禾穀坊 池上禾穀米
文 / 林琮盛    
2015-01-29
瀏覽數 17,150+
魏其南、魏瑞廷 讓大家幸福安心的米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1月初來到這片農田裡,20多隻活力十足的白鷺鷥,正緊跟在轟轟作響的曳引機後面追著飛。當60歲的魏其南開著曳引機翻土時,白鷺鷥尾隨其後,專撿食土壤裡的蟲子大快朵頤。

每天凌晨3點,夜色低垂、繁星點點,魏其南必出現在自家30公頃的田埂巡視。他待在田裡的時間,一天超過14、15小時。

但魏其南低調不張揚、腳踏實地的純樸性格,連要接受《遠見雜誌》拍照時,兒子魏瑞廷都溝通再三,好不容易說服他。

在池上,像魏其南這樣勤奮認命的農民比比皆是;但和魏其南一樣自產自銷,打出「池上禾穀米」品牌,種出1公斤200元有機越光米的農友屈指可數。

Q軟甜性媲美日本米

拍完照,魏其南坐上曳引機,繼續幹活。1982年次的魏瑞廷指著旁邊一塊藍底白字、標著「池上有機專區」的牌子,娓娓道來自家稻米的故事。

家裡種田、又出身農林專業的魏瑞廷原本想當個農業逃兵,只因「種田太累了」。退伍後,他甚至選擇定居宜蘭工作。

但命運就如此奇妙。每次看到父親辛苦種植的稻米,價格被米商刁難,他心裡就充滿不忍和無奈。最後,他決心回鄉工作,實踐「自己的稻米自己賣」的理念。

2009年,退輔會台東農場正巧在池上鄉釋出一塊10公頃、休耕30多年的土地,魏其南決定承租後,一腳踏入有機栽種領域。但有機稻米名聲響亮,實際作法卻極為累人。

不噴農藥、不灑除草劑,任何雜草,魏家一家人只能「雙手萬能」,人工除草。魏瑞廷說,一開始他們常在凌晨4點就到10公頃的有機田拔草,「拔到都快哭了。」但因如此,這塊不受汙染的土地宛如自然無暇的孵育箱。每當翻土、栽種時,不時發現烏龜、鳥蛋、青蛙等野生動物。

對長期種田的魏家而言,種稻已熟門熟路。但栽種有機越光米,一開始卻遇瓶頸。越光米秧苗纖弱,農民多以噴藥的慣行農法為主。有人得知魏家欲栽種有機越光米,無不抱著質疑眼光。

果然,第一年就慘遭滑鐵盧,栽種成功率只有兩成多。但成功的稻米,口感風味卻極佳。有年長客戶曾向魏瑞廷形容,「其米質的Q軟和甜性,和日本米不相上下」。

第一年失敗後,魏家得知,有機田土壤肥沃,未被酸化,養久了,產量自然提高。若肥料灑太多,反因「營養過剩」容易凋萎。隔年,魏家調整肥料作法後,成功率立刻攀升到七成以上。

爽快放送法 建立顧客群

栽種成功了,但收成後,稻米無處可賣。一次,魏瑞廷扛了30多包米去台北參展,首日只賣了6包,「連住宿費都不夠」。索性大放送,客人詢問就贈送,連同行的人都覺得他瘋了。

沒想到,「爽快放送法」發揮了口碑效用。不少消費者吃完後,開始打電話洽詢,因而逐漸建立客群。

不只如此,初生之犢不畏虎的魏瑞廷,還寫好幾封信給當時統一集團總裁高清愿,希望他幫助小農。高清愿回信了。他請統一桃園廠員工和魏瑞廷接洽;幾天後,魏瑞廷扛了兩包自家米到桃園自薦,一度建立和統一的供貨關係。

近年來,有扶輪社和知名高科技公司和魏家直接購買,更堅強了穩定的銷售管道。

魏家香米也是一絕。曾有消費者吃過魏家的香米後,因米飯香氣濃郁,而質疑「是否添加香精」。魏瑞廷大力澄清,從收割到消費者手中,時間不及一個月,稻米的香氣和新鮮度絕對沒問題。若仍有疑慮,魏家願意百分之百退貨。

如今魏瑞廷散發著不服輸的拚勁。每週三下午傍晚,他會千里迢迢,搭火車到台中中興大學就讀森林所博士班,輔修行銷學;週四傍晚再趕車回家,抵達池上已凌晨12點。

農忙時,清晨3點多起床,開著曳引機到田裡翻土;直到上午6點多,趕去工作單位上班。傍晚下班後,再到田裡忙到晚上9點。2015年元旦4天假期,他一個人還放完10公頃的有機底肥。連他朋友都嘖嘖稱奇,怕他會爆肝。

但魏瑞廷認為,即便最簡單的食物,背後仍藏有很多的辛酸。之所以堅持栽培好米,就是希望回到「讓大家簡單吃飯,無憂無慮,幸福開心」初衷,讓民眾體驗小米粒也有大滿足!

本文出自 2015 / 02 月號

百大黃金農夫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農業傳產健康醫療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