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黃秋田 五年種出金牌「美人腿」

黃秋田筊白筍
文 / 王一芝    
2015-01-28
瀏覽數 14,350+
黃秋田 五年種出金牌「美人腿」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穿上有青蛙裝之稱的防水連身雨鞋吊帶褲,跟在黃秋田身後,走入水田,對比他的手腳俐落,第一次下田的人會顯得笨手笨腳,腳下一大片泥濘,就像強大的吸盤,每步都困難,只能像太空漫步般慢動作,加上水深及腰,還不斷流動,一不小心可能栽跟斗。

走沒幾步,就被筊白筍的綠色長葉層層包圍,腰間水面上漂浮著一層綠色浮萍,黃秋田手捧起浮萍說,筊白筍對生長環境的要求很嚴苛,寄生在根部刺激莖部腫大的「黑穗菌」,必須待在溫度17到19度的活水才能長出顏色雪白、質軟味美的筍狀嫩莖。

遠遠還看見幾隻鴨在筊白筍間悠遊嬉戲,原來黃秋田堅持不用農藥,招來了農作物的天敵福壽螺,把筊白筍的細根吃掉。鴨子不但可吃掉福壽螺,還能按摩筍的莖部,讓筍生長更快。

看著水面滿滿被收割過的筊白筍外皮,黃秋田若有所思地說,「五年前剛回來,一天割不到30公斤,現在半天能割150公斤。」

從廚師變什麼都不懂的農夫

1969年出生的黃秋田,本來專長是做料理。15歲北上拜師學藝,學成後曾在六條通擔任廚師,後來在員林開平價日式料理店,請了20個廚師,餐廳月入200萬元。

五年前,長年種筊白筍導致腳踝拉傷的父親,要求他回鄉。為了照顧父親,他和太太就帶著孩子回到老家,學做農夫。

他坦言,剛開始真的不懂。為了讓筍長快一點,他倒了一大堆肥料到根部,沒想到揠苗助長,只要一下雨,筊白筍就整根浮到水面,變成天空水筍,採收下來又短又肥,咬起來口感也過老,成了名符其實的蘿蔔腿。

可以想見,價錢不會太好。別人1斤賣40多元,黃秋田的頂多25塊,全市場最低價,有陣子只要踏入市場,其他筍農都取笑他,「25塊的來了!」這句話讓他難過的不得了,一度跑到後山大哭,那時起,他明白肥料要適量。

除了肥料,他還堅持不灑農藥,這也讓父親看不下去,罵他「憨孩子,這樣根本種沒得吃」。果然,以往噴農藥就可解決的銹病和胡麻葉枯病找上他的田,只好靠人工拔除,以前老一輩站在水裡拔,黃秋田找來一塊保麗龍,包上布袋後,當成水中椅子,坐在上面用腳在水裡移動除草,省力許多。

其他農民一開始覺得好笑,試過後覺得很好,紛紛拜託他幫忙製作,「我沒有比較聰明,只是比較懶惰罷了,」他不好意思地說。

抓準光照 減少公性機率

以前父親每列筊白筍距離3尺6寸,他也改成3尺8寸和4尺,「不要種那麼密,就可以通風,自然不容易得病。」中興大學教授提點他,一定要休耕,因此他開始分梯次種筊白筍,還向農會指導員要來油菜花籽,灑在休耕的土壤當綠肥。

他還笑稱晚上還跟筊白筍「有一腿」。原來他怕半夜福壽螺和小鳥偷吃筊白筍,三不五時跑到水田當警衛,用竹炮驅趕小鳥。

筊白筍需要光,晚上才不會停止生長,為了讓筍快快長大,筍農晚上都使用高鈉燈照射,但他觀察,長時間下來,筊白筍就變只開花、無法結梗的公性。因此每種45天,他每星期就會縮短光照一小時,甚至後來把種苗挖起來,挑選優質的去曬一天半太陽,就能減少變成公性的機率,「現在我的水田裡幾乎都找不到公性的筊白筍,」他驕傲地說。

由於是無毒種植,從水田裡割起來的筊白筍,剝下綠色外皮,稍微在田邊水溝內清澈沁涼的山泉水清洗一下就可以吃了。返鄉三年後,不但拿到吉園圃認證,售價達140元,高於一般80元,別人一年收成兩次,他可以有三次,一年2噸,採收完就被掃光。

黃秋田回鄉三個月開了「黑豆園」餐廳,最厲害的是,以台菜日吃來料理筊白筍,保留鮮甜,美味又清爽,因此囊括兩岸美人腿料理金牌獎、埔里筊白筍創意美食大賽冠軍等獎項,高掛在牆上的「金牌廚師」匾額就是證明。

黃秋田也是埔里唯一讓遊客體驗種植和採收筊白筍的農戶。「當城市孩子把福壽螺粉紅色的卵當成草莓,我才發現這事做對了,」他說,返鄉第二年為了活化農村而開放體驗。從第一年45名,到去年3000名,促進觀光。

黃秋田告訴年輕人,未來台灣優勢是農業,不是高科技業!

本文出自 2015 / 02 月號

百大黃金農夫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農業傳產健康醫療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