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文化/文化怎能炒短線

文 / 阮義忠    
1990-12-15
瀏覽數 6,950+
文化/文化怎能炒短線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在經濟全面性的不景氣壓力下,文化、出版、傳播界和其他百業一樣,步入低迷的度小月時期。較知名的新報紙一下子連倒兩家,大報社也紛紛厲行節約,並停掉一些長久賠錢的關係刊物。大出版社的出書速度放慢了,並把以往大筆大筆的廣告費急行勒住。目前出版界最流行的口號是:生存下去最重要。

台灣的文化界,早就染上了頗為嚴重的惡習,每一時期的大大小小出版社,總是一窩蜂的在趕著生產同一類型、趣味的書刊。文化人早就以市場取向在經營著文學類及非文學類的精神食糧。大家都想趕搭流行的「知飾」列車(知識已變成服飾一樣的成為個人品味身分的標籤)。彷彿是股市中的號子一樣,大家搶著炒作幾家公司的股票。

炒作文化短線

在這種把出版當成短線投機的心態下,無論是賺它幾把或賭個精光,事實上,對整體文化建設而言,都是一種有時呈顯性、有時是隱性的致命傷。就像股票賭博中,無論多少人發了橫財,對國家長遠的經濟是蝕骨的傷害一般。因為一切經濟活動都是「炒」出來的,而非生產出來的。

我們再把台灣股市最奇特的現象和文化出版的長久積習拿來對照一下:那些體質愈是不良的公司的股票,愈是有人炒作;而在文化界中愈是膚淺的、愈是反應社會表象的文學或非文學類的產品,愈是有人搶著出版及購買。

人的文化活動之所以有別於經濟活動、政治活動,最大不同處是:前者乃人之內在--心靈的充實;後者為外在行為的延伸。

但是,十分奇特的是:我們的出版文化產品製造者:作家、出版家卻是個個設法想把他們的情感、智慧、時間、財力全部投入在--一些泛政治、泛經濟化的出版品上。簡單的說,這幾年來,我們的文化工作者,已是戴上一副「政經有色眼鏡」在看東西、想東西、寫東西、出版東西了。

說來也許刻薄了一點,但我們不妨平心靜氣想想、看看:我們的小說家愈來愈想寫那些聳動的新聞事件,我們的散文家愈來愈想發政府的牢騷;我們的畫家也愈來愈想替二二八翻案;我們的詩人愈來愈對環境生態有使命感;我們的舞蹈團愈來愈為無殼蝸牛抱不平;我們的出版商愈來愈對中國統一問題有遠見……,表面看來這豈不是中華民族大大有希望的現象,但是事實上是什麼呢?我們文化界好久以來沒有產生好的小說、散文、詩、畫……。

這也是我們的文化工作者愛做短線的惡果呀!因為老是以為自己看對社會病因,趕快在自己作品中替它開藥方的結果。

文化工作是長遠的,是需要累積的,是心靈的建設工作,而非外傷的跌打膏藥可以派上用場的。文化人再想想、看看吧。

光是生存下去並不夠的,小月度過之後,做做長線的投資,而非短線的投機吧!

(阮義忠為國立藝術學院美術系講師)

本文出自 1991 / 01 月號

第055期遠見雜誌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職場生涯生活健康醫療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