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把阿公阿嬤當家人疼,安養中心不再冷冰冰

照顧者心情故事2〉外勞照護員 陳氏秋娥
文 / 王怡棻    
2014-07-31
瀏覽數 13,100+
把阿公阿嬤當家人疼,安養中心不再冷冰冰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阿嬤早安!來吃飯了喔。昨天睡得好不好啊?」34歲、綁著膨鬆馬尾,身材高瘦的越南籍看護陳氏秋娥(TRAN THI THU NGAT),笑吟吟的把70幾歲、一頭白髮的老太太,由床上抱上輪椅,再動作輕柔地把老太太推到餐廳用餐。

在南投「傑瑞老人安養中心」、暱稱「阿娥」的陳氏秋娥,是許多老人家最滿意的外籍看護。雖然在安養中心,一個看護常要負責照顧5、6個老人家,但阿娥總讓他們覺得特別貼心、特別親切。

特別熬粥侍奉、下班後探視生病阿公

「每個看護幾乎都能把基本工作做好,但願意多付出一份關懷,讓長者覺得有歸屬感,就不是那麼容易,」傑瑞老人安養中心護理督導黃姿菁觀察,每當家屬希望阿娥能額外撥空,帶老人家多出去曬太陽、散步時,她也總是二話不說就答應。

有一次一位80多歲的阿公,因為身體不舒服,吃不下安養中心廚房統一供應的制式餐點,又不好意思麻煩廚房為他特別做菜。阿娥一發現,就主動跑去廚房,親手熬了一碗熱騰騰的稀飯給阿公吃,讓阿公感動落淚,不斷地對她說:「謝謝」。

另一次,一位84歲老先生因為病痛去醫院開刀。阿娥知道老先生的子女都在國外,她就用自己下班時間去探望他。老先生看到阿娥非常驚喜,回到安養中心後逢人便稱讚阿娥。「我只是單純覺得他一個人在醫院,一定很孤單,會希望有人關心他,」低調的阿娥淡淡地說。

根據統計,全台灣擔負長照工作的外籍看護多達20萬人,其中有18多萬人是由家庭聘雇,有1萬2000人是在長照機構工作。不論是在家庭或機構,外勞合約都是三年一期,三年一到就得返國。

六年前,阿娥透過人力仲介進入傑瑞,因為第一期表現優秀,第二期又想再來台灣工作,立即就被這家安養中心延攬,並被拔擢為外籍勞工的領班。除了日常照顧工作,還負責協調全中心26個外勞的排班,並作為外勞與護理長間的溝通橋樑。

看到現在能講流利中文,甚至會用中文打字的阿娥,很難想像六年前她剛來台灣時,中文只懂幾個簡單字彙,就像半個啞巴。「剛來時什麼都聽不懂,話也不會說,根本沒辦法溝通,」阿娥回憶,自己在越南是縫紉師,有兩個小孩,然因越南薪水太低,為了養家,才離鄉背井來台灣討生活,之前對於長期照顧工作並沒有太深了解。到安養中心後,才發現看護是勞力勞心的工作。

從早忙到晚 還得忍受無理責罵

從早到晚,一連串餵飯、幫忙洗澡、協助翻身、擦藥、協助上下輪椅、清理臭氣薰天的穢物等勞力密集、重複性高的辛苦任務。遇到脾氣暴躁或是性子急的長者,如果沒聽懂、或誤解需求,常會被罵到狗血淋頭。就如大部分外勞,剛來台灣的阿娥也歷一段「適應黑暗期」,語言不通,文化隔閡,繁重的工作,緊繃的壓力,加上強烈的思鄉,讓她時常忍不住掉眼淚。

然而,外在環境給的挫折並沒有擊垮她。「為了我兩個寶貝,再怎麼苦,也要撐過去,」她常這麼想。為了賺錢養家,阿娥拚命學中文,在中文能力與日俱進下,工作也愈來愈得心應手。阿娥發現,在她大起膽子開口說中文後,老人家就會卸下心防,不但愈來愈「聽話」,互動也愈來愈正向。

比方,一位阿娥照顧幾年、過去曾擔任公司社長的老先生,聽到她的先生和小孩都在越南,立即拍胸脯保證,如果她先生來到台灣,他會幫忙找工作。「雖然只是一句隨口的承諾,但他這樣說,已讓我很感動,」阿娥微笑地說。

今年11月將做滿第二期,已和傑瑞約定好再回鍋的她,不諱言長照工作雖不輕鬆,但是看到被照顧者感謝的神情,疲累也就一掃而空,而台灣不知不覺成為她第二個家。 隨著社會老化,如何培育如阿娥般熱情又認真的外勞照護員,是台灣迎接不老世代一大挑戰。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職場生涯評論生活健康醫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