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團員開枝散葉 齊向吳靜吉致意

不褪色傳奇2〉蘭陵啟發者
文 / 陳建豪    
2009-06-01
瀏覽數 32,250+
團員開枝散葉 齊向吳靜吉致意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前不久,北藝大、政大、蘭陵30籌委會、學術交流基金會等,這幾個看起來彼此沒有多大關連的單位,卻一起關起門來協商。

討論的主題,其實是如何「瓜分」吳靜吉教授70大壽?因為每個人都想在吳靜吉生日的當天,獻上滿滿對他的祝福。

事實上,這幾個單位,都曾因吳靜吉的付出而獲益良多。其中北藝大校長朱宗慶更指出,當年學校還在草創階段時,就是有賴吳靜吉到處為他們發言、爭取資源。雲門舞集林懷民則形容,北藝大的成立是「充滿吳靜吉的指紋。」

不過最後,吳靜吉70大壽當天的行程,還是被蘭陵劇坊給積極爭取到了。

「我的父親,給了我生命,而吳靜吉博士,則給了我藝術生命!」從蘭陵創始團員、屏風表演班創辦人李國修簡短幾句致詞中,可看出吳靜吉對蘭陵人的重要性。

於是在5月3日、吳靜吉的生日當天,許多蘭陵人與藝文界人士齊聚華山創意園區,不僅有從蘭陵開枝散葉的優人神鼓、紙風車等劇團代表獻上表演,就連總統馬英九也親自到場祝賀。

而馬英九在頒贈國家文化總會「文英獎」給吳靜吉、肯定他對蘭陵劇坊以及台灣表演藝術的貢獻時,也大聲說了一句:「台灣有你,真好!」更讓台下的蘭陵人,興奮到最高點。

吳氏教法 從解放心理出發

到底吳靜吉的教育方法有多特別?為何能造就出今日許多劇場界的要角?

擁有教育心理學博士學位、也在紐約的前衛劇團La MaMa待過,吳靜吉不僅把最新的劇場概念帶進台灣,更利用心理學技巧,徹底將團員們脫胎換骨。

「30年前,即便已經是在話劇社裡扮演情侶,但只要男女演員不小心碰觸到彼此的手,馬上就會引來全場叫囂、喧嘩,民風是保守到不行,」出身世新話劇社的李國修接著回憶,「但進入蘭陵後,我才驚覺每次上課前,吳靜吉都要求團員互相按摩,女生捏男生、男生捏女生,甚至是男生捏男生!」

未滿18歲就加入蘭陵劇坊的楊麗音也笑著回憶,當時還有一個訓練方法,是男女生都躺成一排,然後大家一個輪一個,從彼此的身上滾過去,也讓當時尚未成年的她曾一度懷疑,「蘭陵是不是邪教組織?」

吳靜吉解釋,類似這樣的課程效益其實非常多,包含演員們會重新認識自己的肢體,甚至是讓他們不害羞接觸異性,而同時團員間的信賴感、向心力也都會大增。

至於在演技的教學上,吳靜吉也傳授「無招勝有招」的獨特法門。當年找吳靜吉來授課的金士傑回憶,吳靜吉當年教學時,上課方式很慵懶、愛聊天,卻又幾乎不談演技,只是一直談如何放鬆身心。看似漫無邊際地上課,卻淡化了這票年輕人急於上台演出的衝動。

磨了銳氣,卻增了不少默契。「一年多後上台,你卻感覺到,大家不是在演戲,反倒像是在玩、在享受,台上每一個笑鬧、眼神都是活生生的,」金士傑指出,就在他們徹底放鬆後,反而學會了最寶貴的技巧。

吳靜吉也回憶,他的教法在當時的確算是前衛,也曾經衝擊金士傑、李國修既有的劇場概念,但所幸蘭陵人有彼此的友情凝聚,才能在長期陣痛後,一起豁然開朗。

吳氏支持 永遠是學生的觀眾

除了獨門教法開啟多人的表演生命外,吳靜吉更常讓蘭陵人津津樂道的,就是他對學生們永不間斷的支持,即便他們竟是要離開蘭陵劇坊。

「我要離開蘭陵去美國念書,吳博士說好;我跑去打鼓(即後來的優人神鼓),他也說好,」優人神鼓劇團創辦人劉若瑀回憶,雖然吳靜吉花長時間把他們調教成材,但當有一天團員要離開蘭陵時,吳靜吉不但不會阻攔,還會動用自己的資源,就是要再推學生一把,也讓他們更有勇氣闖天下。

「當他們會來找我,問我出國念書好不好、或自己創團好不好時,其實他們心中早已經有答案了,」吳靜吉笑著說,這時候自己的身分就應該轉化為鼓掌部隊以及資源中心。

「鼓勵學生百花齊放,我想這是蘭陵最終能開枝散葉的主要原因,」吳靜吉笑著說。

金士傑也透露,吳靜吉也經常會去看屏風表演班、優人神鼓,或其他蘭陵人的演出,而這對台上的演員來說,是莫大的支持。

30個年頭過去,當年的照片顯得有點褪色,金士傑說自己的眼睛有點花、劉若瑀說白絲已經出現在她的頭上了,不少記憶都有點模糊了,但是每當他們的表演生涯受挫時,吳靜吉當年總是笑嘻嘻、瞇著眼、在嘴邊說著:「很好啊!放輕鬆、不要急啊……」的神情與鼓勵,卻總會清晰地在他們的腦海中浮現出來,也讓他們重新站起來繼續挑戰。

儘管學生為他致上「終身成就」敬意,但剛過完70大壽的吳靜吉卻「不安於室」,偶爾會抱怨,「我好想年輕一點啊!因為我還有好多事想做!」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職場生涯生活健康醫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