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用30年的光輝 演30年前大戲

不褪色傳奇1〉蘭陵劇坊
文 / 陳建豪    
2009-06-01
瀏覽數 28,200+
用30年的光輝 演30年前大戲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通常,在一部舞台劇的演出中,只會有一、兩位主要演員,能獲得觀眾最熱情的掌聲。

然而今年5月9日、10日在國家劇院演出的《新荷珠新配》舞台劇,卻是每位演員往台上一亮相,觀眾就馬上忘情喝采。

原因無他,實在是因為這一次的演員陣容,個個都是一時之選,早已是各方之霸。

包含屏風表演班創辦人李國修、優人神鼓藝術總監劉若瑀、金鐘獎男女主角的李天柱與楊麗音、金鐘獎導演鄧安寧、如果兒童劇團團長趙自強、郎祖筠等人協力演出,再加上資深劇場人金士傑擔任導演,《新荷珠新配》一劇堪稱是台灣劇場史上卡司最堅強的演出。

然而這些都已各自成立劇團的要角,為何同台演出?

再現劇場傳奇 具多重意義

事實上,《荷珠新配》一劇早在1980年,就曾經由「蘭陵劇坊」演出,並在當時獲得熱烈好評,全省巡迴30多場,還遠征新加坡,為台灣劇場寫下傳奇第一頁。

當年蘭陵劇坊的那票年輕小伙子,正是30年後的重演《新荷珠新配》的大師們,包含金士傑、李國修、劉若瑀等人,而年紀相對較輕的趙自強、楊麗音,其實也是蘭陵劇坊後期培訓出來的人才。

「蘭陵劇坊」出現於1980年(約1977年即開始醞釀),運作約十年、1990年最後一次演出後,便漸漸淡出舞台,連主要的班底也各奔東西。

而就在今年,蘭陵劇坊成立滿30年,再加上劇團指導老師、政大榮譽教授吳靜吉也在今年度過70歲生日,李國修等人便決定要「老萊子娛親」,重演喜劇《新荷珠新配》、為吳靜吉祝壽。

「蘭陵就像是劇場界裡的傳奇,但很多年輕人只是聽說過,現在我們讓傳奇再現,其實也是想幫年輕人打打氣!」蘭陵30活動籌備會負責人、當年的劇團經理陳以亨指出,金融海嘯直接衝倒了表演藝術的生存空間,此刻年輕人需要再被鼓舞、看到前輩們當年的精神。

1齣荷珠新配 孕育15個劇團

「其實蘭陵影響至今不滅的傳奇是,至少有15個表演團體,都是由蘭陵人直接或間接成立!」30年前就曾看過《荷珠新配》、文建會主委黃碧端指出,蘭陵人的開枝散葉,讓台灣的表演藝術得以百花齊放,影響相當深遠。

「大夥兒重新在舞台上聚首,演出著實精采,但真正讓人感動的地方,你用肉眼其實是看不到的……」當年蘭陵劇坊的召集人金士傑回首一路走來30年,有時會沉思好一陣子。

喜劇《荷珠新配》,其實是30餘年前,金士傑剛從屏東農專畢業、為追求文藝大夢來到台北,白天在倉庫裡搬貨,晚上在宿舍裡挑燈所寫的劇本。

故事敘述在酒家裡執壺賣笑的荷珠,碰到一名大富商司機,假扮有錢人裝闊綽,卻也讓荷珠意外得知,這富商有位失散多年的女兒,且年紀和她相仿,於是想要「力爭上游」的荷珠便決定跟富商來場「骨肉相認」,殊不知富翁即將破產,而荷珠的老鴇、繼父也相繼跑出來鬧場,過程中笑鬧百出。

「那個年代,社會快速發展,人人都有發財夢,我也就調侃了一下大環境,」他笑著說。

30年前邊緣人 30年後成大師

金士傑回憶,當年雖然人人想發財,但是偏偏就是那一票在台上的演員,卻很耐得住窮,「我們幾乎就是一群社會邊緣人,」他略帶驕傲的表示。

時光拉回30餘年前,熱愛戲劇的金士傑接任「耕莘實驗劇團」團長,開始對外招募團員,包含後來的金馬獎攝影得主杜可風、劉若瑀等人,都在當時被「抓」入劇團。

隨後金士傑力邀甫從美國歸國、在紐約劇團也導過戲的吳靜吉教授擔任劇團指導老師,每週為團員們上課兩次。

而這票文藝青年在受訓之餘,大多有一份勉強餬口的工作:金士傑是搬貨工、杜可風在補習班教英文、甚至還有的團員白天是在高空修電線,而最糟如李國修,其實是失業的。

「那時候,大家都窮得非常徹底;敢讓自己那麼窮、那麼堅持理想,其實是不容易的,」金士傑回想,這群「低收入戶」,其實都有一身傲骨,聚集在一起後相濡以沫,也從彼此身上得到更多能量。

當時金士傑、杜可風、卓明(後為南台灣表演藝術協會理事長)等幾位蘭陵團員,就共同住在一間小公寓中,甚至還發行電影雜誌《影響》。在那狹小的公寓裡,既是雜誌編輯部、也是演員臨時排練場,更是他們彼此打氣、交流的基地。

一邊打工賺生活費、一邊接受劇場訓練,「邊緣人」的日子一過就是兩年。

「對的老師、好的伙伴,是大家堅持下去的關鍵,」許多蘭陵人都如此強調。

終於,指導老師吳靜吉認可演員們已經水到渠成,能開始對外公演。輕鬆的玩笑戲《荷珠新配》,在那禁錮的年代裡,把觀眾都給逗翻了,蘭陵劇坊也因此一砲而紅,成為1980年代台灣最知名的劇團。

劇團歸零 影響力卻繼續扎根

再看30年後重演的《新荷珠新配》,台下的觀眾一樣笑翻。其實正如吳靜吉所說,「光是看到每天在山上清修、晨鐘暮鼓的秀秀(即優人神鼓總監劉若瑀),居然可以又搖身變回風騷的荷珠,就值回票價了!」

謝幕時,李國修、楊麗音等人也都感性指出,他們其實很怕謝幕,因為下一次能再以「蘭陵劇坊」招牌,不曉得又是幾個十年的事。

不過蘭陵劇坊這次雖然是暌違20年才再次登台,但是蘭陵人開枝散葉的傳奇,至今沒有停過。

其實在蘭陵創團約10年後,就因老班底們紛紛往別處發展,面臨了轉型考驗。當時吳靜吉早已功成身退,金士傑前往紐約唸書、卓明轉而訓練職業歌手、李國修與劉若瑀等人則紛紛成立自己的劇團。

「蘭陵劇坊,就像子宮,是孕育人才的良好環境,但同樣的,你不可能永遠待在子宮中;獲得足夠養分後,他們就會離開娘胎、往外去闖!」金士傑、卓明等都認為蘭陵在歸零停擺後,卻能夠開枝散葉,是因為蘭陵的人才扎根動作。

包含吳靜吉對創始成員的訓練,以及蘭陵從1984年開始,連續五年與文建會合作,甄選、訓練表演人才,也栽培出紙風車劇團的李永豐以及藝人許效舜等。

蘭陵劇坊 不熄燈的招牌

而這一次蘭陵30的活動,獲得許多迴響,《新荷珠新配》的戲票被搶購一空,甚至還是從動輒數千塊的前排票先賣光,這也讓金士傑等人在謝幕後思索,他們這些老骨頭,還可以怎樣幫助台灣劇場界?

「在演出後的慶功宴上,大家其實有討論到,既然觀眾愛看我們聚在一起演戲,那我們是不是能用母雞帶小雞的方式,帶著年輕演員上台,然後逐漸交棒?甚至讓年輕一輩擔任導演、編劇?」金士傑、李國修等人正在規畫。

長年在南部擔任「台南人劇團」「南風劇團」顧問,甚至也前往東部扶植「台東劇團」,蘭陵創始團員卓明也指出,表演藝術要長久,年輕一輩的人才訓練就很重要。

《新荷珠新配》創下台灣藝文史上5個劇團的創辦人共同演出的紀錄,而蘭陵劇坊,也成為了15個劇團的源頭。30個年頭過去,蘭陵的影響性愈來愈大。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職場生涯生活健康醫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