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成為羽翼下的風

文 / 張曼娟    
2020-06-29
瀏覽數 20,300+
成為羽翼下的風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夜晚將近10點回到家,父母親已經睡了,我打開門,看見餐桌的一盞燈下,外籍看護阿妮正在專心寫字。燈光柔和的照亮她的輪廓,那樣專注的神情。我換了拖鞋走向桌邊,她抬頭看見我,露出歡欣的笑容,與我打招呼。我走到她身邊,問她:「都寫完了嗎?」她的生字本上,工整的寫著中文繁體字,一筆一劃都很用心。

「寫完了,要等老師看一看,有沒有問題?」阿妮的中文能力不錯,聽和說幾乎沒有問題,每天和我的父母談笑風生,聽見我們交談的人都表示羨慕。來到我家即將滿三年的這一天,她突然跟我說,她想去學中文,還給我看了免費教移工學中文的網站和資料。我對她說,那些課程是教移工基本溝通的對話,對她來說應該太簡單了。自從她來到我家,常和母親聊天,成語和俗話都是一串一串的脫口而出,我問她:「妳還想學什麼呢?」

阿妮說:「我想學認字和寫字,將來回到印尼,就可以教中文了。」

她說當初她在印尼準備來台灣工作時,曾經學過中文,後來才發現那些印尼老師教得並不好,錯誤很多,她覺得自己可以教正確的中文,可以教得更好。她32歲,有個12歲的女兒,交給母親撫養,與丈夫先後來到台灣工作,每隔兩、三年才能返鄉探親一次。我已經是她的第四個雇主了,仲介公司對她的評價很高,她來到家裡熟悉一切之後,我覺得肩上的擔子輕了不少,父母的狀況也穩定許多。

「如果妳真的想學中文,我來教妳吧。」我對她說。

許多外籍移工來台後,會趁空檔積極學習繁體中文。遠見資料照圖/許多外籍移工來台後,會趁空檔積極學習繁體中文。遠見資料照

從最實用的字開始學,不避難與苦 

中文課就這樣開始了,剛開始提筆寫中文,她抱怨自己手好硬,寫不出那些筆劃。她也覺得中文四聲發音很難,舌頭很不好控制,但是她從沒退縮與放棄,每晚我把她想要學的字寫在生字本上,讓她練習,她會先在回收紙上練習多次,才慎重地寫在生字本的方格裡。若有寫錯的,或寫得不好看的,她就剪下白紙貼上,重寫一次。有一晚她興奮地對我說:「我的手變軟了。」她的字寫得很漂亮,比起許多台灣人寫得更好。我讓她自己決定想寫的字,她要學「醬油」「酒」「米」「醋」這些購物用得到的字,我對她說:「『醬』很難寫,還要學嗎?」她說:「老師寫大一點給我看,我可以學,沒關係。」她不是小學生學寫字,從最簡單的開始。她要學的是最實用的字,而且不避難與苦。

我的「深夜學堂」是這樣開張的,反覆示範著正確的發音,一遍遍給她看寫字的運筆方式。如果有人帶著夢想準備飛翔,我真的很願意成為他羽翼下的風,模擬一次小小的飛行。

本文出自 2020 / 07 月號

誰偷走我的客人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家庭
您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