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光隆第三代呂皇甫 「樂高學」拚轉型

從生產牛排鐵盤,到商用車零件霸主
文 / 王昱翔林鳳琪    攝影 / 蘇義傑
2020-05-31
瀏覽數 9,250+
光隆第三代呂皇甫 「樂高學」拚轉型
光隆精密董事長呂皇甫;圖/蘇義傑攝。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1990年代,光隆精密還是生產牛排鐵盤的傳統鑄造廠。30年後,卻成了跨足風電的台灣商用車零組件霸主。第三代董事長呂皇甫如何以「樂高學」帶領光隆走向世界? 

走進光隆精密董事長呂皇甫的辦公室,最吸睛的便是進門右側茶几上一整桌的機械樂高模型。舉凡風電機、挖土機到重卡車,應有盡有,氣勢萬千。「這裡擺出來的,光隆都有做!」呂皇甫自豪說。

這不僅是光隆的小型Show room,組樂高更是呂皇甫從6歲便養成的興趣,他甚而從中悟出一套私房的「樂高經營學」。

在台灣,一般汽車供應鏈廠大多僅能生產乘用車零組件,為何年營業額10億元的光隆,卻是眾多國際大廠指名的商用車零組件加工廠?客戶包含全球最大柴油引擎供應商Cummins、歐洲汽車零件供應商龍頭Continental等。

就連全球唯一的商用車電動剎車模組廠Haldex,也將最新的電動剎車系統,獨家委由光隆製造。難怪,光隆總經理曾國銑得意說,像光隆這樣專攻商用車零組件,台灣找不到第二家。

事實上,由呂皇甫的爺爺呂國震在1969年創立的光隆,剛開始是從鑄造起家,每年光是壁爐、鑄鐵鍋等就出口三、四個大貨櫃。最為人津津樂道的是,早年台灣西餐廳的牛排鐵板,幾乎都來自光隆,使得第二代呂崇文更有「牛排王子」之稱。

1980年代,日商三菱商事及五十鈴,看中光隆潛力而入股,並移轉汽車鑄造技術,讓光隆成台灣首間跨足汽車零組件的鑄造廠。

身為獨子,呂皇甫卻從未想過返家接班。東海法律系畢業後,他先後任職於鞋貿商與銀行。直到2005年,父親一句:「你回來就買車給你。」讓他欣然返家。

沒想到,說好的車子至今始終沒有兌現,呂皇甫卻一待15年。「現在回想,我是被騙回家的,」呂皇甫自嘲說,回首接班路:「根本就是一部辛酸血淚史。」

樂高學1〉外表漂亮,內部卻錯置卡死

呂皇甫回憶,剛回家族企業時,光隆已年營收上億,但深諳內情的他發現,其實虛有其表:「因為部分產線空有漂亮營收,毛利根本是負的,簡直做愈多賠愈多。」

堪稱樂高達人的他,形容就像有些樂高模型,單從外表看來很漂亮,但內部的齒輪、插栓全都錯置,根本動彈不得:「2005年的光隆正是如此。」

當時,父執輩正致力推動光隆上市,但呂皇甫認為時機未到而獨排眾議:「光隆毛利率不佳,貿然上市,股價難看。」結果,這觸動了父親呂崇文的敏感神經:「光隆都已昭告股東、員工準備上市,又該如何下台階?」

為此,父子倆僵持長達兩年。直到呂崇文最終認清,當時的光隆實在沒有掛牌上市的條件,才打消念頭。

呂皇甫與父親呂崇文(右);蘇義傑攝。圖/呂皇甫與父親呂崇文(右);蘇義傑攝。

呂皇甫三番兩次衝撞父親、推翻前朝政策,也埋下了日後父子倆爭執不斷的種子。「前幾年,我幾乎每天都想離開公司,」他不諱言。

對此,光隆財務長余聖芬尤其有感。當時財務部緊鄰總裁室,三天兩頭就聽見呂皇甫大力甩門。每每父子一有衝突,還得靠她居中傳話。

不過,嘴硬心軟的呂皇甫終究不忍讓爺爺和父親畢生心血就此消失,還是硬著頭皮留下。

直到後來,光隆決定投資數十億元到大陸設鑄造廠,讓呂家父子的衝突,達到最高峰。

當時呂皇甫認為,鑄造廠就像面板廠,高資本、高勞力,「一旦投資下去,就沒回頭路了,而且我們是中小企業,能比得過大陸國企嗎?」

為擋下該案,呂皇甫不惜請出爺爺,「如果要投資,我馬上離開公司,我已預見未來慘況,還要我接班嗎?」強勢的他,直接從金流來源「爺爺」,阻斷父親主導的投資案。

樂高學2〉推階段檢測,決勝關鍵服務

呂皇甫坦言剛回光隆時,幾乎沒一處看得順眼,不但生產沒標準化,品保也沒把關。

但為了替未來的上市之路做好準備,對外,他先是大刀闊斧砍去不賺錢的客戶與剎車底盤等產線;對內,則積極調整公司體質。

「企業就像一個巨大的齒輪組,」呂皇甫說,若不從關鍵小齒輪慢慢改起,想改革,無異緣木求魚。

眾多失能的企業齒輪中,呂皇甫的大刀,率先揮向品保系統,「不良品如果持續流出,公司永遠無法停損、止血。」

呂皇甫說,組機械樂高,最怕組好卻動不了,屆時要拆開重組更加耗時。因此,他習慣每組好一個部件就馬上檢測。

生產線上亦能應用此道理。但對中小企業而言,要自己負擔檢測設備與人力,成本太高。呂皇甫仍堅持添置各種檢測設備,後來證實,除了提升良率,也避免退貨造成損失。

而當呂皇甫優化製程與流程時,也警覺金屬加工技術的門檻不高,決勝關鍵其實是服務。因此在客戶開發新產品時,光隆加碼提供量產前的檢測,依據數據主動提供客戶「客製化建議」。

受國際肯定,今年順利上市 

細膩服務,也讓光隆吸引不少國際大廠合作。「客戶Navistar一試就成主顧,很多零件都指定光隆,」曾國銑驕傲說。

站在國際客戶巨人的肩膀上,光隆同步不斷升級技術,進行轉型與跨域。

呂皇甫舉例,光隆能跨足商用車零組件鑄造,正因為客戶德商SIEMENS VDO讓光隆拿到VDA(德國汽車工業協會)認證,而後又因跟著客戶切入風電零件。緊抓改革契機,老鑄造廠終於逐步轉型為商用車零件霸主。

「這些機會,讓我看見公司未來的曙光,」呂皇甫說,光隆在2018年營收突破了10億元,並終於在今年順利上市,他也「總算有了交代。」

放眼下一步,這位家族第三代心中已有藍圖,包含布局商用電動車、因應「美國製造」政策而設的墨西哥新廠,以及進軍歐洲市場擴充東歐廠等。

儘管目前美中貿易戰和新冠肺炎疫情令局勢晦暗不明,但呂皇甫確信自己已抓住光隆未來的關鍵齒輪。

本文出自 2020 / 06 月號

數據.紅利.階級戰

數位專題
創二代的新傳家學-揭開跨國的五大傳承普世價值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傳承接班企業接班企業經營與管理工業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