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xa
置頂

寶鴻堂逆向操作 不畏疫情開新店

頂級手錶40年老店 重返台北東區
文 / 蕭玉品    攝影 / 池孟諭
2020-03-04
瀏覽數 13,650+
寶鴻堂逆向操作 不畏疫情開新店
寶鴻堂忠孝店為了吸引年輕客群,光是裝潢,就和其他分店做出區隔。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全台正為防疫傷透腦筋,上街消費的人潮也銳減,但台灣頂級手錶專賣店寶鴻堂卻反其道而行,在成立滿40年之際,重返台北東區大手筆展新店,為什麼?

2月12日,在震天響的鑼鼓聲中,今年成立滿40年的寶鴻堂鐘表忠孝店,在忠孝東路上熱鬧開幕。

這不是寶鴻堂的起家店,卻具有「重返東區」的重大意義。

從民生東路起家的寶鴻堂,位列台灣三大鐘錶公司之一。過去,創辦人暨董事總經理陳秋堂,便曾在台北東區延吉街上,開過一間賣錶、筆、打火機等小東西的複合店,後來因為想成為專業的鐘錶店,才搬到民生東路上,開了如今看到的台北創始店。

因此,這次在忠孝東路上、國父紀念館旁再度開店,可說是重返東區。

時值新冠肺炎疫情延燒,不少企業的活動、春酒紛紛取消,寶鴻堂忠孝店卻在此逆風時刻,堅持如期開幕。

寶鴻堂當然知道疫情險峻。陳秋堂的女兒、寶鴻堂行銷總監陳怡臻透露,每天上午10點,陳秋堂會召集擔任副總經理暨業務總監的兒子陳俊賓,以及她和妹婿,在陳家客廳裡開會,快速檢視前一天的業務。

寶鴻堂鐘表創辦人暨董事總經理陳秋堂(右二)攜手大兒子副總經理暨業務總監陳俊賓(左一)、二女兒行銷總監陳怡臻(左二)和小女婿北區業務經理蕭學儒(右一),帶寶鴻堂重返東區。圖/寶鴻堂鐘表創辦人暨董事總經理陳秋堂(右二)攜手大兒子副總經理暨業務總監陳俊賓(左一)、二女兒行銷總監陳怡臻(左二)和小女婿北區業務經理蕭學儒(右一),帶寶鴻堂重返東區。

自家房產難出租 乾脆自己拚

今年大年初三,是寶鴻堂年後開工第一天。按照慣例,10點一到,家庭會議上討論的第一件大事,就是忠孝店的開幕活動要不要延期或取消,結果,陳家人一致同意,忠孝店要如期開幕。

東區沒落,加上此刻狀況未明的疫情,寶鴻堂打的究竟是什麼算盤?

寶鴻堂忠孝店位於忠孝東路上的精華路段,前身是速食店漢堡王,曾在這裡佇立超過十年。18個月前,漢堡王因為想另覓更大空間,告知退租。

反正是自家房產、景氣差也難租出去,當時,一家人一樣是在家庭會議上,取得共識:不如就讓寶鴻堂重返東區吧!

「當初根本沒想到大巨蛋會復工,別說現在又蹦出個新冠肺炎,」陳怡臻說,陳秋堂的經營哲學,向來是快狠準,速度夠快,才有時間爭取調整的空間。「決策做完後,我們可以再花時間慢慢修正。」

其實,這也不是寶鴻堂第一次在危機中大膽進入市場。

中美斷交隔年的1980年,台灣絕望氣氛濃厚,來自彰化的陳秋堂,當了一陣鐘錶學徒後,因為不想聽爸爸的話回家種田,乾脆咬牙在台北民生東路和中原街口,創立寶鴻堂,堪稱他的背水一戰。

2000年,921大地震隔年,寶鴻堂成立20週年,正是大破大立的階段,即便景氣不佳,陳秋堂仍堅持回到從小長大的中部開設台中店,將好錶帶回家鄉。

陳秋堂始終認為,景氣和經濟總是一波又一波、起起伏伏,一定是逢低入市,「平常做足準備,狂風暴

雨就有能力應付,雨過天晴更能笑著迎接成果。」

再度危機入市 鎖定年輕族群

因此,寶鴻堂將40歲的這一年定調為「準備期」。此次重返東區,正是籌劃跟上最新的消費趨勢,目標鎖定新客,尤其是年輕族群。

從全球範圍看,奢侈品的消費客群正在加速年輕化。陳俊賓觀察,精品對年輕人愈來愈像「剛性需求」。20幾歲的年輕人,辛苦工作一、兩年後,買支會增值的好錶,是對自己的投資。

也有人出於工作需求,必須買支體面的手錶襯托身分。年輕人的平均客單價雖然不高,但隨著年歲增長,挑的錶也會從入門款,品味一步步向上進階。

陳俊賓強調,重點在消費渠道。現在年輕族群看錶多在百貨公司或網路,「我們是通路,年輕人可能覺得要穿名牌、開名車才能走進來,會有心理壓力,」因此,讓更多年輕客群認識寶鴻堂,願意進來消費,將是寶鴻堂的轉型關鍵。

尤其,跟西區不同,來往東區的年輕人多為上班族,是較有購買力、也需要品牌加持形象的商務客,有戴錶的理由與需求。

想在年輕商務客中刷存在感就得投其所好,因此忠孝店大幅調整進駐的鐘錶品牌,改成品牌形象相對年輕的亞米茄(OMEGA)、柏萊士(BELL&ROSS)、萬寶龍(MontBlanc)等,與旗艦店的勞力士(Rolex)、愛彼(Audemars Piguet)等知名大牌不同。

「品牌力對吸引年輕客人很重要,」陳俊賓分析,雖然亞米茄是老牌子,近年找的代言人卻很受年輕人認同,包括主演《怪獸與他們的產地》的奧斯卡影帝艾迪瑞德曼、名模辛蒂克勞馥的女兒凱亞葛柏等明星。

在周邊都是商辦的東區,運動型手錶多的柏萊士、正裝錶多的萬寶龍,也是潮流年輕客的心頭好。

費心裝潢 堅守有溫度的服務

目前看來,寶鴻堂的策略收到不錯成效,去年11月試營運至今,有七成新客過去從不認識寶鴻堂,其中包括近兩成20多歲的年輕客群。而亞米茄、萬寶龍等品牌的銷售占比,也較其他牌子的表現更佳。

確定好地點,裝潢也必須花費心思。忠孝店空間不大,僅約60坪左右,和旗艦店動輒300、500坪無法相比,「但這裡最熱鬧,是很好的門面,能讓更多人認識寶鴻堂,」陳怡臻說。

古早年代的鐘錶店,走進去會先看到神壇,以及一台懸掛的大電視,展示櫃上總攤疊著厚厚的報紙,櫃內則塞滿手錶,看得人眼花撩亂。

陳俊賓堅持,新店自然不能長這樣。目前,寶鴻堂有台北創始店、旗艦店、忠孝店和台中旗艦店四間店。除了忠孝店,其他店已經翻新過一輪,多採用深色木頭裝潢。

這回,陳怡臻打算再升級一次。她認為,沉穩的咖啡色會給人壓迫感,讓年輕客走不進來。因此,忠孝店多選擇明亮的大理石材,搭配細緻金邊修飾。

桌面則用了淺色皮革,陳怡臻透露,淺色皮革成本高、易髒,但摸起來溫暖舒適,客人手上的錶不小心敲到,也不會受傷。

「桌子舒適是成交關鍵之一,」陳怡臻說,桌子高度不對坐不久,椅子太硬又不夠舒服,「都是學問。」

陳俊賓、陳怡臻做為二代接班,持續緊盯現今的精品消費趨勢,為寶鴻堂注入新元素。

但陳怡臻坦言,自她年少時期就在店裡穿梭的經驗來看,給予顧客最有溫度的服務,是陳秋堂不變的信條,也是寶鴻堂吸引顧客的重要原因。

全球最大鐘錶集團瑞士斯沃琪瑞錶台灣區副總經理王晴觀察,即便陳秋堂已把許多事務交給子女打理,仍常見他在店頭看前看後,「我每次到寶鴻堂店頭,只要看到陳老闆,就覺得他會take care(看顧)很多服務的事情。」她就見過,陳秋堂發現有員工忙著手上的事忘記送顧客離開,他會提醒店長,同時再次叮嚀員工。

寶鴻堂的故事像指針繞走了40年,隨著時代更迭,這回,在一家兩代的耕耘下,期待年深歲久,再寫新章。

分享 Line分享分享 複製連結
腕錶精品東區傳承接班產業創新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