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我之名

每天工作16小時

文 / 張曼娟      2019-07-31
每天工作16小時


郭台銘在一場科技大學的畢業典禮中致詞,勉勵在場的年輕人,對他們說,只要跟他一樣,每天工作15、16小時,沒有週末休假,堅持45年,每個人都能超越他。這番話若出現在40年,甚或30年前,看著站在台上的首富,或許真能鼓舞、激勵許多年輕人。可惜,今時今日的時空背景已大不相同,在年輕人的社群網路上,引起的是詫異與訕笑。對四、五年級生來說,付出一切努力打拚未來,是理所當然的事,卻令年輕世代感覺極為荒謬。那段時間,我非常深刻的感受到所謂的世代差異與隔闔。

我的五年級朋友心梅對我說:「我也覺得荒謬啊,過去30年來,我真的是犧牲了許多假期,沒日沒夜的投入工作,可是,我並沒有成為首富啊!」她嘆了一口氣,無奈地說:「可是除了這樣,我也不知道自己能有什麼選擇。」我了解心梅奮鬥的過程,她和先生合力經營進出口生意,忙碌的時候,只能和先生輪流睡在公司的沙發床上。大陸開放設立工廠,他們是頭一批勇闖的台商,一起進去的同業,好多都鎩羽而歸,她總說他們是特別幸運的。為了視察工廠,她曾在顛簸的道路上乘車八個小時,上不了廁所,反覆發作的膀胱炎,讓她飽受折騰。而他的丈夫為了應酬與熬夜,更是得了肝硬化,50幾歲便撒手人圜。

四、五年級的我輩中人不僅拚命也很認命,或許因為這樣才共同創造了台灣的經濟奇蹟。有人疏離了與家人的關係;有人毀壞了健康;有人犧牲了臟器,他們上有老,下有小,太多責任與負擔。

世代觀念雖有差異 仍能攜手為夢想奮鬥

台灣週休二日是從1990年代逐漸推行,從七、八年級生以下,覺得一週工作五日天經地義;每天工作八小時是基本權利;不支薪的加班是違法的,「每天工作15、16小時,沒有週末休假。」簡直是天方夜譚。年輕世代可以為了興趣而工作;可以為了理想而工作,更多時候,他們的工作是為了自己而不是別人。這或許就是所謂的世代差異吧!

我依然記得,台灣經濟最榮景的時代,出現了這樣的口號「讓爸爸回家吃晚飯」,那些不能回家吃晚飯的爸爸,都在辛苦工作著;而我也記得,在那些加班加得沒日沒夜的年代,曾經有人問:「這真是我們要的生活嗎?」當時,有人這樣回答:「我們如此辛苦的工作,就是為了我們的下一代,可以從事藝術、文學,過著他們想要的生活。」

年輕世代的工作目的與我們不同;工作態度當然也不同。我想像著在春暖花開的日子裡,我輩中人與年輕世代在沙灘上並肩而坐,面向大海,分享著曾經的奮鬥與挫折,也分享著未來的理念與夢想,該是多麼美好的畫面。

關鍵字: 評論職場生涯經濟

延伸閱讀

專欄介紹
張曼娟
張曼娟

作家、教授、張曼娟小學堂創辦人。

專欄介紹
張曼娟
作家、教授、張曼娟小學堂創辦人。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
置頂